首页 > 新闻 > 世界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美国学者戴博:特朗普现象源于其支持者对未来没有踏实感

第一财经 2016-07-20 16:18:00

现在一部分美国做低端工作的蓝领工人失去了自信心,他们觉得孩子们没有工作的保证。随着经济的全球化和生产的自动化,蓝领工作者没有找到好工作的保证,这个是事实,而且现在美国还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些事实。

美国时间7月19日,美国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决定正式提名唐纳德·特朗普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的出现使得这届美国大选热闹纷呈,希拉里·克林顿和特朗普的竞选较量成为全球瞩目的焦点。

在此前一天,美国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的基辛格中美关系研究所主任戴博(Robert Daly),应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之邀来成都做有关美国大选的讲座。第一财经记者就美国大选和中美关系的一些话题对戴博进行了专访。

戴博是一名中国通。1986年,戴博在美国新闻总署任驻华外交官。1991年,戴博辞去外交官职务,到美国康奈尔大学教授中文两年。随后的9年中,他在多个中国电视节目中(北京人在纽约)担任主持人、演员及作者等职。此后先后担任职霍普金斯大学-南京大学中美文化研究中心的美方主任和美国马里兰大学美华中心主任;2013年任现职至今。

第一财经:最近调查反映,希拉里的支持率继续领先,特朗普的差距在扩大,希拉里最终能否问鼎?

戴博:最新民意调查结果,希拉里的支持率高了3个百分点左右,不过,今天(7月18日)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就要开始了,按照历史的经验,全国代表大会起码会给特朗普短期增加5%左右,再过一个星期是民主党的,希拉里也会增加5%左右。这样的波动会相当多,正式的竞选还没有开始,要等民主党代表大会提名之后,竞选才正式开始,肯定会有波动。

还有另外一个因素,希拉里有可能作为第一个女总统,这个事情我们都给忘了,她已经被看成没有性别的人,她只不过是希拉里而已,我估计在提名民主党的正式候选人之后,很多人会记得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机会,美国会出现第一个女总统,她会恢复她的性别。这个会给她一股力量。我们一直是把她的性别给忘了。而且奥巴马也会更积极的支持希拉里。

所以,我估计特朗普会增加4%左右,希拉里会增加5%左右。共和党和民主党都能保证得到45%的美国人支持,所以他们都要争取中间那10%没有党派的人,这是最关键的。他们所有的立场,所有的秀都是为了说服中间那10%的人。

第一财经:那么,怎么来看待特朗普现象,特朗普的“蹿红”反映美国社会的哪些问题?

戴博:我觉得很多美国人对自己、对美国的未来没有一个踏实感,他们觉得没有保证。240年来,多数的美国人总是觉得,他们儿女的日子会比他们好过,也即是说,美国会一直发展下去的,而且每一代美国人都有这个经验,自己这一代会比爸爸妈妈那一代过得好,这个在中国也可以想象,而且速度更快了。

而现在相当一部分美国人,就是做低端工作的蓝领工人失去了自信心,他们觉得孩子们没有工作的保证。随着经济的全球化和生产的自动化,蓝领工作者没有找到好工作的保证,这个是事实,而且现在美国还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些事实。他们感觉到这几十年来,工资几乎是停滞不前的,贫富悬殊的问题越来越大,所以不只是说他们有恐惧感,他们民族主义,这些肯定是因素,但是最重要的因素是他们的生活最近没有改进。

第一财经:特朗普现象是不是也代表了美国新孤立主义的倾向呢?

戴博:你可以说新孤立主义,也可以说是本土主义,而且特朗普的本土主义有一定的种族色彩。有一部分美国人,觉得美国应该是信仰耶稣教的白人的美国,最起码他们应该是主流,不是说他们不喜欢亚文化。

可是我们看美国人口结构的变动,到2045年白种人再也不是50%以上的,现在已经有加尼福尼亚州、得州、新墨西哥州、夏威夷州,还有华盛顿特区,已经是这样的了,白人已经是50%以下的人。这个变化是非常大的,令人觉得不安。很多自己觉得讲传统的人,觉得他们所熟悉的、他们所爱的美国已经没有了。

所以你说孤立主义、本土主义、民粹主义,都比较合适,但是有另外一个可能,经过这样一个过程,成为一个转折点,美国会醒悟过来,有新的意识,接受多元主义或者多边主义。美国面临的问题很多,但是也善于自我反省,所以我们弹性度、适应力比较强。这是我们的优势。

第一财经:你知道特朗普在中国还挺受欢迎,你认为特朗普在中国受到欢迎的原因在什么地方?

戴博:特朗普只是作为一个商人,要谈生意一样讨价还价,这样做总统的话,我觉得中国会喜欢,会接受,因为特朗普这样的作风,中国很熟悉,他们要谈生意,这些他们都很清楚,他没有那么多价值观的色彩,他不怎么讲普世价值。

第一财经:对于中国人说,美国大选的关键词往往都是黑人、同性恋、中国、枪支等等。

戴博:其实同性恋的议题不是非常大的议题,枪支管制理论上是一个非常大的议题,但实际上不是,虽然有不同见解,但是多数民主党员也不主张出台大规模管控的新法律,贫富悬殊和经济是最大的问题,就业问题第一。

美国是有一些种族摩擦,也有自己的人权问题,最近的种族冲突,黑人遭枪杀事件肯定会影响美国全国的情绪。虽然两个候选人用很多话语来形容这个问题,比如不要失去理智、信心,我们的共同点比我们的差异大得多,可是没有一个主体政策和新的法律方面来解决。所以这些问题会影响到美国的大环境和气氛,可是不能说是这次选举的最大议题。

希拉里不怎么提起中国,她现在说反对TPP,很多她自己的政党的人都不相信,很多人怀疑她受桑德斯的影响她才说反对TPP。希拉里在经济和就业方面,不怎么提起所谓中国的不公平竞争的行为。而特朗普提起这些没有很详细的讲,他只不过有些信口开河,比如说中国把美国人的工作偷走了。

第一财经:美国对中国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态,是敌是友?

戴博:没有一个完全合适的名词,因为是无先例可循的情况,中国和美国都没有面临过这样的挑战,从来没有中国规模这么大,速度这么快的一个崛起,美国从来没有过有可能威胁到或者影响到美国的主导地位这样一个挑战,所以我们都是没有蓝图的,中国和美国都是摸着石头过河。

第一财经:希拉里主张对华强硬,如果她当选,对中美关系会带来哪些影响?

戴博:总的来说,希拉里上台会延续奥巴马的政策。从中国的角度来讲,奥巴马逐渐变得越来越强硬。他没有在竞选当中拿起中国作为一个靶子,说我们要对中国怎么怎么样,他刚上台时还说,人权不会导致中美关系的一切。西太平洋的问题是最大的矛盾,中美关系变得越来越不顺,而且现在互相怀疑,缺乏信任的气氛越来越突出,这是非常大的遗憾。

第一财经:你认为中美关系变得越来越差的根本原因是在南海问题上?

戴博:有这些原因,不是说都是这些,当然还有美国的一些问题,有美国自我意识的问题,任何一个国家一做“世界第一”就认为这是应该的待遇和身份,而且应该是永久性的,就像中国觉得自己是天下,世界上最优秀的国家,鸦片战争之后,中国失去了这个身份,对中国心理的伤害非常大,到现在为止中国还没有恢复,百年国耻就是说这些的。

中国肯定要恢复世界第一的身份的,这是任何国家都会有的反应,那现在美国怀疑自己是不是会失去世界第一的主导地位,有这样的恐惧感,这是中国应该最清楚的,因为中国经历过。有一部分可能代替美国的是中国,如果是印度的话,美国会对印度有所担忧。现在是中国。

第一财经:除了前面所说的议题外,今年美国大选还有哪些新的议题?

戴博:当然,现在美国的种族摩擦,这是非常大的问题,而且是美国一个根深蒂固的历史文化、价值观、人权的问题。贫富悬殊和种族问题有很深的纽带的,美国还没想好怎么去解决,美国追求平等和自由,可是美国还没有给出最起码的平等的保证,很多人的生长的条件,可以上好学校的条件不平等,他们没有就业机会,没有自由平等的机会,这些问题共和党和民主党都同时很关心。

2008年金融危机发生后,所有的政客都没有承认美国有必要进行基础性的结构的改革,没有人敢用改革这个说法,他们都是说这个只不过是幅度比较宽的,正常的经济周期的波动,而已,其实不然,金融危机来得就是因为经济全球化和自动化,但是这些政客都没有实话实说,所以美国的选民对华盛顿的政客厌恶的感觉一直在增加,这是美国最关心的问题,中国的问题是次要的问题。这个对美国选民不会起决定性的作用。

第一财经:在移民政策方面会不会更加严格管控?

戴博:共和党在输给奥巴马以后,做了一个研究报告,他们就是看美国人口结构的变动,他们意识到,如果美国的有色人种,尤其是墨西哥、拉美、非洲裔美国人,还有增加最快的亚裔美国人,还觉得共和党不欢迎他们,那么共和党就死定了,肯定要改变,要让这些人觉得共和党不排斥他们,也欢迎他们做美国人。

这是共和党给自己开的药方,特朗普做的跟这个恰恰相反,妖魔化新的移民,包括墨西哥的,信仰伊斯兰的,所以美国总统的选举归根结底是美国是什么,我们是谁的问题,我们会成为继续欢迎多元化,包括移民在内而且发挥他们作用的国家,还是要变为排外的封闭的本土主义的国家?我觉得最关键的就是这些,可是多数那一天去投票的人会做出什么决定呢,我也不敢说。

责编:缪琦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