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民生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透视东北人口”之二 :四大根源致东北生育率低下

第一财经 2016-09-12 22:36:00

工业化起步早的东北付出了另一种代价:独生子女比重高,老龄化少子化严重,整体生育意愿更低。比数据更加严峻的是已被破坏的人口生态。

东北三省总和生育率排名全国倒数,仅仅比北京和上海略高;生育意愿调查中,东北人生育意愿全国最低,而且是最不愿意生二胎的。这样的生育现实,直接导致了东北人口结构更加突出的高龄少子化,并进而影响到经济的发展。

先来看两组数据:根据 2010 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的结果,将全国各省级行政区按总和生育率从低到高排序,辽宁、黑龙江、吉林三省仅次于北京市、上海市,列三到五名,总和生育率分别仅为0.74、0.75、0.76。而根据《社会蓝皮书:2016年中国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华中南地区育龄人群的平均理想子女数为2.08个,西南区、华东区和华北区都在1.94-1.95个,而东北地区的生育意愿仅为1.76个,显著低于其他地区。

那么,到底是哪些原因让东北人如此不乐意生娃呢?

生育政策的压力

在北京大学人口研究所教授穆光宗看来,东北人生育意愿低下的重要原因之一是东北工业化早、计划经济比重大、计划生育推行力度大,从而导致微观生育行为国家化、一致化和管制化。

东北作为“共和国的长子”,工业化比全国其他地方早,程度高。遍布东北三省的大型国企给东北人提供了令人羡慕的铁饭碗,也带来更加严格的生育管制。58岁的哈尔滨出租车司机老朱告诉第一财经,当年在国有企业工作收入相对高,福利相对好,很有面子,找对象都比大集体的更有底气。大家都很看重在国企的工作,极少有人会愿意为超生而丢了“铁饭碗”。

“这么多年,我的同事、亲戚、朋友里面,没有一个超生的。超生了就得失业,谁敢?”老朱说。

除了生育政策外,城镇化水平较高是压低生育率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根据研究,生育率往往与城镇率水平呈反比,城镇率越高,生育率就越低。

东北的城镇化率比全国要早几十年。根据统计,1975年全国的城镇化率只有17%,而东北已经达到35%;1990年全国城镇化率只有26%,东北为48%;2010年全国城镇化为50%,而东北已经达到58%。

人口学者郭志刚、王丰、蔡泳等在《中国的低生育率与人口可持续发展》一书中提出,在现行户籍制度及管理体制下,不同的人口在城镇化进程中表现出很强的选择性。当前人口城镇化速度最快的是农村青壮年人口。而农业户籍的流动妇女不仅生育第一个孩子的年龄大大推迟,其生育率也明显低于非流动妇女。

这可以部分解释为什么东北人口的生育率随着城镇率的提高而明显下降,也跟第一财经所做的实地调研相符合。

在黑龙江、辽宁等不少乡村,空心化程度已经非常严重。留在农村靠务农为生的青壮年人口已经非常稀少,出没在村头的更多是留守老人和儿童。

问题:生不起和不想生

压低东北人生意意愿的第三个因素是相对收入水平来说较高的养育成本。有媒体在今年初所做的《二孩生育意愿调查报告》,不愿意生二孩的理由中,高达44%是时间精力不足、经济状况不允许。

“养不起”的问题在全国普遍存在,但就东北来说,还存在一些特别因素。东北尽管城镇化水平较高,但是经济并不算发达,尤其是近年来,东北经济整体疲软,经济增速下行明显,在全国各省市居于后列。

东北整体的工资水平不高。根据智联招聘的在线监测数据,2016年春季全国32个城市的岗位招聘平均薪酬中,长春位列倒数第一,其次是沈阳、哈尔滨。

哈尔滨市80后独生子小陈告诉第一财经,全面二孩政策放开后,他心里明白自己应该再要一个孩子,但是实在不敢要,因为养不起。

“过去养四五个,也就这样了,用老人的话说不就是添张嘴添双筷子吗?现在怎么就两个都养不了了呢?我觉得啊,时代变了,现在养孩子太贵了,尿不湿、奶粉不说,一上学,又是补课费又是课外班,钱哗哗地流走!”小陈说。

东北人生意意愿不高的第四个原因是传统生育文化传承较差。“闯关东”使得东北成为“移民社会”,东北人整体宗族意识非常淡薄。相比较南方和中西部地区,东北地区人们重男轻女、养儿防老的观念不强烈。尤其是80、90后人群,不仅普遍结婚更晚,而且生育意愿更低。

《2013-2014年中国男女婚恋观调查报告》显示,东北人最不想要二胎。2014年底,吉林省87000余对符合单独二孩政策的夫妇中,仅有6225对提出再生育申请,仅有7%左右。

针对东北地区离婚状况的社会学研究则表明,城镇化、饮酒和低生育率三者共同推高了东北地区的离婚率,反之又进一步压低生育意愿和生育率。

穆光宗认为,要振兴东北经济,最关键地是要重建已经被破坏的人口生态。而重建东北人口生态任重道远,要重建人口和生育的价值,跳出超低生育率陷阱;要重建生育的文化和环境,倡导2-3个孩子的合适之家;要调整生育政策,鼓励和奖励生育。同时,要打造聚集人才、人尽其才的包容性经济环境,为东北经济振兴提供持续动力。

责编:计亚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