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消费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去哪儿前高管看上了便利店生意

第一财经 2017-02-12 20:43:00

电商冲击和成本高企之下,要靠实体零售盈利并非易事。私庄辰超和张泽瞄准的应该是零售业务带来的终端效应,未来发力供应链金融,发挥新零售经济价值。
转投零售业 互联网大佬算盘几何?丨乐言商业

卸任去哪儿CEO后,曾是去哪儿创始人的庄辰超一度淡出了大众的关注,不过最近,因为一家便利店,其又引发了热议——庄辰超重仓投资的“便利蜂”即将在北京中关村开业,这是其创立斑马资本后进军零售业的实质步伐。

无独有偶,前去哪儿网集团副总裁、去哪儿酒店业务创始人张泽也几乎同步跨入零售界。张泽日前接受第一财经记者独家专访时透露,其已创立杂货铺进货比价平台“货圈全”,以比价平台模式瞄准全国零散的小杂货店。

在没有商议之下,私交甚笃的庄辰超和张泽都从互联网界转投零售业。而在不少零售业界人士看来,电商冲击和成本高企之下,要靠实体零售盈利并非易事。

但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两位曾经的互联网界大佬似乎另有算盘,不论是做便利店还是做比价平台,庄辰超和张泽瞄准的应该都是零售业务带来的终端效应,借此收集大数据,在未来发力供应链金融,发挥新零售经济价值。

集体投身零售业

就在近期,有5家名为“便利蜂”的24小时便利店在北京中关村苏州街附近低调试营业,在现场见过门店的张先生描述,“便利蜂”的门头是橙底白字,标识是橙色蜂巢状的“B”字母,门店面积约为100~200平方米,店内有关东煮等热销品,与一般便利店不同的是,其店内还有较大面积的独立用餐区。据悉,“便利蜂”的创始人团队是以王紫为首的前7-Eleven管理层,离开7-Eleven后,该团队开设过邻家便利店,2016年底,他们开设“便利蜂”。

不过令业界最关注的并非7-Eleven管理团队,而是“便利蜂”背后的投资方是庄辰超创办的斑马资本。第一财经记者现在去翻看庄辰超的朋友圈,几乎大多是与投资有关的各类文章。在庄辰超卸任去哪儿CEO后,其创办了斑马资本。公开资料显示,庄辰超同时也是清流资本和源码资本的有限合伙人,而清流资本则参与过豆果网、爱鲜蜂等项目投资,爱鲜蜂已于今年2月被便利店B2B企业中商惠民收购,后者在去年9月获得了13亿元B轮融资。或许也暗示庄辰超对零售业早有觊觎。

第一财经记者联系到庄辰超,但其表示目前不便接受采访。有接近人士透露,庄辰超其实一直非常关注消费领域的项目,因为消费市场很大,接近民生,有发展潜力。而“便利蜂”就是庄辰超试水“新零售”的入口,“便利蜂”品牌会将北京市场作为起点,至于未来的扩张数字和范围,目前还不好说,有些消息称“便利蜂”未来要开到1万家并不准确。

作为与庄辰超交情匪浅的去哪儿创始人团队一员,张泽也几乎同时投身了零售业。

“我和CC(庄辰超)事先并没有商量过,大家离开去哪儿后都在寻找一些新的发展机会,然后突然有一天大家见面聊起各自准备做的事情,发现居然惊人地一致!”张泽接受第一财经记者独家采访时透露,其创办了“货圈全”,是一个是进货比价工具,对接的是杂货铺、小店(连锁品牌便利店除外),帮助他们进行高性价比货物采购。

在张泽看来,庄辰超采取的开设便利店这种“重资产”模式,而自己采用的则是在现有的小店基础上进行“轻资产”模式对接零售商和供应商。大家看中的都是新零售时代的实体店商机。

便利店不易做

既然两位去哪儿创始人团队高管同时看好零售小店,那么是否便利店这类业态很好做呢?

答案是:并不容易!

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发布的“2016中国城市便利店发展指数”显示,全国便利店区域发展不平衡,各城市便利店发展差距较大。一线城市除了上海、深圳便利店发展水平较高以外,北京、广州便利店的发展水平与日本等市场仍有一定差距。南方沿海地区便利店发展较好,西北、西南内陆地区便利店发展还较为落后。全国便利店品牌已达到262个,其中上海、深圳、南京的便利店品牌均超过了10个。便利店在保持高速发展的同时,竞争压力也在进一步增大。

“一家便利店每月电费约1万多元,租金视地段而定,但至少2万多~3万元,按倒班看,一个店需7名员工,即使不计算折旧,单店总成本至少5万多元。商品+香烟的综合毛利率一般在20%,该数字这几年逐年下滑。以此计算,一家便利店如要收支平衡,则至少每天的营业额要在6000元,其实很多便利店是达不到的,行业盈利压力不小。中关村地理位置优越,便利蜂的租金不会便宜。”曾在日本品牌便利店工作多年的龚斌分析。

“业内信息显示,目前经营便利蜂的7-Eleven管理团队主要是管理前方的区域市场,开店和经营应该比较有经验,但并不一定熟悉公司后台运维,所以不排除便利蜂会面临一系列挑战。”零售业资深人士沈军分析。

图为:庄辰超

醉翁之意不在酒

庄辰超和张泽都是理工科天才,前者毕业于北京大学,后者是美国康奈尔大学酒店管理硕士,两者年少时都在各种数理化类竞赛中频频获奖。

这样的天才会不会看走眼?

“在便利店这个看似传统的零售业态,过去少有互联网和资本联手跨界大举进入市场的举动。面对传统的零售市场,在电子商务的冲击之下,大卖场作为零售的主战场之一在15年首次出现负增长。相比之下,便利店及街头小店增长迅速、接近消费者,兼具社区服务功能,提供便民服务的零售终端正随着科技发展,在日常生活中发挥愈加重要的作用。这是零售行业吸引资本进入的原因之一。”张泽认为。

据不完全统计数据显示,当前国内至少有560万家杂货铺,一年的销售额差不多是10万亿,其中有3万亿是烟草销售,还有7万个亿是非烟销售。市场巨大且杂乱,杂货铺甚至没有统一称呼,在广东一带被称为士多店、福建一带叫甘仔店、上海叫烟纸店、,在北方,杂货铺就叫小卖部。而在一二线城市大家熟识的便利店品牌,实际都有区域性限制,与全国覆盖强大的杂货铺相比,其实数量就少了很多。

“基于这样的零售市场状况,随着中国城市化的日益迅猛,零散生长在各个角落的杂货铺急需转型升级。传统的杂货铺行业,没有标准化也没有品牌,但它们需要信息透明化和标准化。”张泽表示,“货圈全”作为杂货铺一站式比价平台,旨在打破零售行业进货价格信息不透明的状态,以互联网切入传统市场,做标准化信息服务。

图为:张泽

但这些或许都不是庄辰超和张泽的最终目的。

“说到底,我们需要的是通过传统零售业态来接近消费者,到达零售终端,整合资源。大家都认为实体零售店不行了,其实不然。实体店的未来不仅是一个卖货的店,其作用可以延伸为渠道、平台、快递收发点、生活方式服务站等。到达零售终端,就会有其他生意可做,比如整合供应链。”张泽接受第一财经记者独家采访时透露。

记者多方采访获悉,如果可以获得连锁店的高度合作粘性,则能得到零售商和供应商大数据,甚至开发平台交易,零售业流水很高,以此可发展供应链金融,且品牌商还有大量促销预算,也可成为收益来源。庄辰超和张泽所做的零售业思路在根本上有一致性——通过零售业务来掌握终端,抓住客户粘性后开发其他衍生业务获利,只不过庄辰超做的是自己投建零售店的“重资产”模式,而张泽则是依托现有小店开发业务的“轻资产”模式。

值得注意的是,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提出“新零售”概念,越来越多在线业者“杀入”实体零售。资本的进入使零售终端的发展愈发迅速。除了阿里零售通、京东新通路等巨头,其他还有惠民网、店商互联、掌合天下、96订货网、易订货、哆啦订货、进货宝等等。《快消品》最新发布的《2017中国快消品产业年度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11月,市场上共有70多家较大的快消品B2B平台,这些平台在2016年获得总计超过50亿元投资。

零售行业作为像庄辰超、张泽这类互联网人离场后再次出发的阵地,更多BAT开始涉足零售市场。“新零售”肯定了线下零售的必要性与必然性,在互联网的大势之下。如何打通零售线上线下环节是零售行业新的命题。资本的进入能否解决目前零售行业的痛点,互联网大佬的入场能否激发新的思路,或许还需拭目以待。

责编:彭海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