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政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陈刚:“千年大计”的执行者|人物

第一财经 2017-06-27 21:43:00

作者:邵海鹏    责编:宁佳彦

今年52岁、专司雄安新区具体执行工作的陈刚,被赋予了新的历史使命。

今年52岁、专司雄安新区具体执行工作的陈刚,被赋予了新的历史使命。

这位在京任职23年、南下外派贵州省不足4年的北大博士,如今又领命北上回到距离北京100多公里、将来修通高铁后纳入“环京津一小时经济圈”的雄安新区,参与到由国家领导人担纲“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组长的京津冀协同发展这盘大棋中来。

65后的“博士常委”

“我是土生土长的扬州人。”作为扬州大学的知名校友,陈刚一直以“毕业于扬州师院,是扬州大学的学生”而自豪。

1965年4月,陈刚出生于江苏省扬州市下辖县级高邮市,15岁考上扬州师范学院化学系,随后考取哈尔滨工业大学应用化学系高分子材料专业硕士研究生,3年后又赴北京大学化学系无机化学专业攻读博士研究生。至1990年8月学成归来参加工作,他读了10年的化学。

从北大博士毕业后,陈刚到北京玻璃研究所步入工作岗位,并担任晶体室工程师、副主任,彼时他刚满25岁。工作4年后,陈刚被提拔为北京玻璃研究所副所长,进而跃升至北京一轻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兼北京玻璃研究院副院长。由于北京一轻总公司的局级配置,也就意味着29岁的陈刚已经迈入了局级干部系列。

2012年十八大召开之前,7月3日,中共北京市委完成换届选举。值得关注的是,朝阳区委书记陈刚是那一届唯一的“博士常委”。这一年,陈刚47岁。“北大博士”、“博士常委”、“65后”成为他这个江苏扬州人身上颇为引人注目的标签。

从1987年9月,陈刚到北大攻读博士学位,到2013年6月离京赴黔进行跨省交流,他一共在北京学习工作了26年。在这么长的时间跨度内,其主政朝阳区的9年工作履历更被人所熟知。

2012年,陈刚离开朝阳区升任北京市委常委,分管中关村的工作。当时他曾给中关村管委会提出课题,内容为如何推动中关村实现大循环,在全国的大循环当中来实现自身的发展,同时也为全国的创新驱动发展做好服务。

从百度、小米这些互联网企业的成长中,陈刚逐渐了解到一个互联网企业如何推动技术的应用,推动产业的发展。这些企业成长的速度,也让他对互联网技术企业的“野蛮生长”,有了最直观的认知,为陈刚理解互联网、理解大数据奠定了基础。

远赴贵阳打造“大数据之都”

“65后”的年龄、博士学历,让陈刚的晋升颇具优势。2013年,陈刚“空降”贵阳,担任“一把手”。甫一到任,他即开始寻找贵阳的发展机遇。

早年间,陈刚参加了世界著名实验物理学家丁肇中先生组织的一个核子中心的国际合作项目,由于工作需要,开始使用互联网,成为了中国前100个登录互联网的用户。那时,电脑还是286,操作系统还是DOS。据媒体报道,也正是在这时,陈刚开始与互联网、大数据结缘。

多年后,陈刚认为,大数据给了贵州一个千载难逢的窗口期。鉴于发展的基础,贵阳要形成全面的创新驱动很难,就像要推动一头大象,根本推不动,“于是我们找了一把锥子,用尽全身力气,在一个点上刺痛了大象,大象走起来了。而这个锥子,对于贵阳而言,就是大数据。”

2014年接受凤凰卫视访谈时,陈刚提到,到贵阳工作一个月后,他回北京见柳传志,想在贵阳建中关村贵阳科技园。但是柳传志给他泼冷水“这么高端的东西,和这么落后的贵阳,能有什么关联?”陈刚磨破了嘴皮,还是把柳传志请到了贵阳,最后把他成功地从怀疑者变成了支持者。

得天独厚的自然和资源条件是贵州发展大数据产业的底气,也是吸引三大运营商入驻的重要原因。比如,大数据中心存放的服务器,必须确保恒温恒湿,贵阳市平均气温仅15摄氏度左右,温度适宜,空气质量良好,是数据中心空调最节能的地方之一;同时贵州有着丰富的水电资源,可以为数据中心提供充足稳定的电力供应。而且作为国家“西电东送”的重要能源基地,开出了远低于现行上网价的低廉电价。

“历史给了贵州一个机遇,历史给了贵阳一个机遇,历史也给了我一个机遇。”

后来,陈刚又找时任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要“嫁妆”——“郭书记,我算不算北京嫁出去的女儿呀?我不要钱,我现在想要中关村这个牌子。”他主导了中关村与贵阳市政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共建中关村贵阳科技园。

随着2013年7月,富士康科技集团决定在贵安新区投资建设第四代产业园;2013年底,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三大运营商数据中心相继落户贵安新区——至此,大数据中心基础框架初步形成。

2015年6月份,习近平总书记到贵州考察时,曾专门参观了贵阳大数据交易所,并留下一句话:“贵州发展大数据确实有道理。”

如今贵阳这个偏居西南内陆的三线城市,已是“大数据之都”,获拥多个“全国第一”的称号:成为全国第一个大数据战略重点实验室、第一个WiFi公共免费全覆盖城市、第一个块数据大数据公共平台、第一个政府资源开放的先进示范城市、第一个大数据交易所。

对房地产说“不”的“陈十条”

除了大数据,更让外界印象深刻的是,陈刚对房地产业的“强硬”态度。

在贵阳建设“中关村贵阳科技园”的签约仪式上,陈刚表示,“贵阳与中关村的合作,不是简单的产业转移,不是‘乡下人’攀上城里的‘富亲戚’,而是一场优势互补、互利共赢的选择。”

彼时房地产业正高歌勇进,陈刚明确提出所有项目必须是高新技术产业和现代制造业,不许房地产项目参加,宁可资金少点,不借机圈地发展房地产,搞个几百亿来凑数。只要是实打实的项目,只要质量精,少一点不怕。

在贵阳市委常委会上,他直言,贵阳要建的不是一个简单的产业园区,也不是简单地追求GDP和税收。贵阳将效仿北京的做法,把全市的高新技术产业全部纳入中关村贵阳科技园这个框架,做好产业规划和空间布局这篇大文章。

陈刚操盘贵阳大数据这四年来,哈工大毕业、教授级高级工程师的背景让他更关注创新的技术原理是什么,他说只有懂了技术原理,核心创新点在哪,才知道它的价值在哪。此外,他还谈到在和贵阳的干部“磨合”,并感慨自己由“陈三点”变成“陈十条”。

在北京时,他自称“陈三点”,讲话讲三点,这件事为什么要做,怎么做,最后提什么要求,到贵阳陈刚开始自称“陈十条”,布置一项工作,不仅仅是提要求,要提十个环节,让下属按照提到的要求从一做到十,然后按照这十条来验收。

之所以这样,在于陈刚到贵阳后,发现自己布置的事,一次落实不了,布置二次还是落实不了。开始,他认为是下面的干部干活不努力,“后来发现错了。” “其实,下面的干部都非常敬业,只不过他们没有经验、积累。”

雄安新区第一任书记的难题

今年5月31日,陈刚由黔入冀,转任河北省委常委、雄安新区临时党委书记。陈刚是河北省委常委班子中最年轻的一员。而担任省委常委班子班长的河北省委书记赵克志,亦是陈刚2013年交流至贵州任职时,贵州省委常委班子的班长。两位由黔入冀也有着相同经历的领导干部将再度共事。

产业中国研习社创始人张五明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雄县、容城、安新位于保定东北部,在保定市乃至河北省县域经济版图中属于特色产业发展很好的区域。雄县的气球、避孕套等塑料消费品,容城的服装、毛绒玩具,无论产能还是企业数量,都在细分行业中做到翘楚。安新坐拥白洋淀这个最大的旅游IP,近些年在休闲度假类产品的开发和打造上进展很快。

他认为,雄安新区成立的背景下,三县既有产业调整不能一刀切,需分类对待。高污染、低效益的产业不可避免需要退出该区域,而一些无污染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和旅游服务业需要引导升级。

张五明认为,雄安新区生态环境问题主要是水域治理和大气治理。水域治理主要是白洋淀流域的整治。中国在大流域水域治理的技术、标准、流程方面已经比较成熟,核心是需要资本和人才支撑。大气治理非雄安一地所能为,甚至非京津冀三地之合力所能根治,要做好长期攻坚的准备。

由于雄安新区管理委员会同时接受国务院、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指导。肩负着“千年大计”具体执行工作的重任,陈刚开始迎来历史所赋予其的新使命。他需要面对的,是“万丈高楼平地起”的白手起家。

这一次,陈刚将交出一份怎样的答卷?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