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产经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起底华兴FA+投资模式:从资本幕僚到百亿基金操盘手

第一财经APP 2017-07-05 14:31:00

作者:江旋    责编:刘佳

FA机构做投资,两块业务如何协调,如何进行利益隔离,甚至于如何防止基金变成FA的托底侠,都是值得关注的问题。

即便是金融行业的从业者,对于华兴的投资业务细节也知之甚少。成立之初的10年间,华兴一直以精品投行的身份活动,最近几年,他们开始了向全业务投行的转型。其中之一就是成立基金自己来做投资。

从2013年至今,华兴先后成立了两只美元基金,三支人民币基金,基金总规模将达到140亿人民币(以当前的汇率估算)。

摩拜,滴滴,奇虎,途家,车和家,链家,京东金融,英雄互娱,这些公司都是华兴私募股权基金的投资案例。当然,这里面很多也是华兴FA的客户,比如摩拜,就和华兴签下了两年的长约。

一年多前,华兴资本私募股权融资业务负责人杜永波将FA业务全面交接后,开始主导私募股权基金的业务。他的任务是,带领华兴的投资业务进入国内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第一梯队。

把投行做成投资

杜永波在华兴工作了10年,一直负责华兴的FA业务。他是创投圈里的人脉王,你跟他讲话,5分钟之内就能感觉到,这个人确实是做FA的料。在投资人眼里,没有杜永波谈不下的项目;在创业者眼里,没有杜永波找不来的钱。

“到2010年左右,在新经济的私募融资顾问领域里,华兴的位置和领先程度就已经非常稳固了。”近日,杜永波在接受包括第一财经在内的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FA的客户估值增长得非常快,开始觉得可以尝试自己做一些投资。

在创投圈里,FA机构做投资并不少见,毕竟做FA的天花板就在那里,而做投资回报空间、想象空间都更大。比如像老牌的易凯资本,新玩家光源资本等等,都是FA+投资的运作模式。但是,两块业务如何协调,如何进行利益隔离,甚至于如何防止基金变成FA的托底侠,也都是值得关注的问题。

做FA也有一个项目选择、决策的过程。当然,从赚钱的角度来看,FA干的是中介的活,只要资金供需双方走在了一起,FA的钱就算是赚到了,之后就算双方闹矛盾也没有FA什么事了。

杜永波认为这是投机之法。他说到,华兴从第一天开始就把投行的事情当成投资来做。选择项目考虑的角度不是这一单能赚多少钱,而是它是不是个好项目,我们相不相信这个企业家、这个企业未来在它所属赛道领域是不是最好的。

成立初期,华兴其实就尝试了将FA的佣金转成股权,相当于兼职做起了投资,当然股份占比都非常小,回报也有限。直到2012年底,开始搭建专门的基金团队,次年年中成立了第一只美元基金,6160万美元,投资了20多个项目,都是当时华兴FA的客户。

这支基金参与了滴滴的C轮融资。根据当时的信息,2014年1月,滴滴完成C轮1亿美金融资,中信产业基金、腾讯集团、其他机构分别投资6000万美元、3000万美元、1000万美元。华兴的基金就隐藏在了“其他机构”里。

杜永波回忆,当时华兴给滴滴这一轮融资做得非常艰难。商业模式有争议,政策风险大,还面临uber的竞争。但大家判断共享出行是一条巨大的赛道,滴滴也是一个优秀的团队,未来的网络效应该会很强,便同时参与了直接投资。

此外,基金当时还参与了美团的C轮投资。

对于一个刚刚成立的基金来说,这些案例无疑是非常高的起点。当然,明眼人也能看出,这一定程度上是借了FA的光。

那么,从2013年到现在,华兴是否已经形成了自己的投资逻辑了?

杜永波用投资美团的案例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百团大战的时候,我们看了一圈赛道,最后之所以选择美团,除了看中王兴这个人以外,更认同王兴对市场的判断。比如说团购产品的盈利能力,大家都知道这个模式来自于美国的groupon,当时它的毛利率有40%到50%。我当时见过的所有其他的团购网站都跟我说,毛利率可以做到跟groupon一样的,只有王兴第一天就跟我们讲不可能,因为他觉得光一个单纯的产品不会给商户创造那么大的价值,所以不可能有那么高的利益。其实那个时候,大家都在烧钱补贴,团购的利润率是非常低的。

“做FA时,更胆大,看到更多企业的优点,如果企业有一个优点特别明显,就觉得肯定有适合的机构愿意做。但做投资后变胆小了,更多的要从华兴私募股权基金的角度来看待、选择合适的企业,时常会感觉如履薄冰。”

大赛道、高天花板

接下来的2014年,国内资本市场开始出现了很多的新的变化,中概股回归的声音越来越多,整个金融圈的从业者都在谈新三板、战略新兴板。

华兴业务也随之转向。过去,他们把中国的互联网公司送去海外上市,彼时,又开始着手准备把这些公司迎回来。为此,华兴还专门搭建了A股团队,为此后开展券商业务打基础。

如果说精品投行时代的华兴干的只是产业链一环的活,在向全业务投行转型之后,就已经早、中、晚、上市全覆盖了。

对于投资来说,这无疑也是一个筹码。这就意味着,对于创业公司来说,你无论在哪个环节拿了华兴的投资,都可能和华兴一直捆绑到最后。

第一支10亿规模的人民币基金于2015年1月成立。基金规模大了之后,就意味着投资的灵活度增加了,华兴也正式酝酿着从试水到全面介入转型。当年的10月,又成立了第二支54亿的人民币基金。

从此后的项目可以看出,华兴正在逐步寻求领投的地位。领投不仅意味着未来可能的高回报,也是投资眼光的直接检验。2015年时,领投了找钢网的D轮,2016年,领投了链家的B轮融资,并且成为奇虎360私有化的牵头财务投资人。在找钢网刚刚完成的5亿人民币融资中,华兴再次领投。

目前,基金30~40%的资金投在了成长期,60~70%的资金投在了中后期。看得出,华兴目前的投资策略还是偏稳健型。

在募资方面,除了少量的自有资金,华兴私募股权基金多数的钱都是来自外部。对于正在募资的三期人民币基金,杜永波表示,希望能有更多的金融机构能够参与进来。

百亿规模的人民币基金在市场上仍然是稀缺产品,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人民币基金的LP多为个人投资者,这一点和欧美市场恰恰相反,在欧美这些成熟的风投市场里,来自机构的钱占了绝大多数。

当然,想要打动金融机构的心,基金们需要有更好的投资理念和成绩展现出来。在整个华兴确立了全力投入新经济的方向后,基金也将接下来的投资方向聚焦在了新经济上,包括技术创新,消费升级以及产业变革。

不过,对于基金来说,如果要跻身国内私募股权投资的第一梯队,华兴的“地基”固然重要,在基金规模迅速扩大后,接下来要考验的就是管理团队的投资眼光了。

杜永波透露,目前基金有30~40%的投资投在了华兴FA业务范围外的公司,“我们还是希望投到大赛道里天花板很高的公司,这跟FA还是有点不一样的。”

目前基金的管理团队由包凡、杜永波、吴斌、辛耀州四人组成。其中,吴斌在加入华兴之前曾于2004年创立了阿尔卡特贝尔创投基金,对于TMT和娱乐领域有深厚的运作经验。辛耀州此前先后任职于高原资本、英特尔中国投资部、华晶创投,参与了对新浪、looksmart、途牛网等项目的投资。

而包凡和杜永波的牵头也足以看出华兴对于投资业务的看重,未来,投资也将成为华兴的第二条核心主力业务线。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