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科创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富士康工业互联网“闪电”过会,引发资本、业界新期待

第一财经APP2018-03-08 20:33:00

简介:富士康工业互联网公司拟把上市所募资金,用于提升智能制造水平,加快由代工厂向工业互联网服务商转型。它的闪电“过会”,释放了证券市场对传统制造业转型的支持信号,代工企业备受鼓励。

作为全球最大电子代工企业鸿海精密的控股子公司,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准备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其IPO方案以“闪电”速度,于3月8日在中证会发审委的“过会”中获得通过。

富士康工业互联网公司拟把上市所募资金,用于提升智能制造水平,加快由代工厂向工业互联网服务商转型。它的闪电“过会”,释放了证券市场对传统制造业转型的支持信号,代工企业备受鼓励。

华兴资本集团董事长包凡认为,目前 A 股市场仍以传统行业权重股为龙头,产业结构偏传统。对A股市场来说,新经济企业的参与,有助于优化A股产业结构。

代工巨头的转型

在3月8日开幕的2018AWE(中国家电及消费电子博览会)的高峰论坛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副总裁陈振国表示,做品牌与做产品之间,最不对称的是富士康。今年是富士康在中国大陆发展30周年。以往,富士康制造了许多家电、3C产品,“但我们不了解市场的脉动、消费者的行为”。

2017年,富士康占中国大陆出口总额的3.9%。陈振国感叹说,“我们要生产多少产品,而我们对品牌的理解才刚刚两岁”。2016年,富士康收购了夏普,开始做品牌、做渠道。

除了延伸到品牌端,富士康转型的另一个方向就是由代工厂向工业互联网服务商转型。

据招股书,富士康工业互联网公司2017年营业收入3545亿元,净利润162亿元。其从2015年到2017年的营业收入复合年均增长率14%,净利润复合年均增长率6.32%。净利润增长速度低于收入增长速度。其2017年综合毛利率10.14%,比2016年略有下降。

这家在境内外分别有31、29家工厂的代工巨头,显然面临成本压力。它的主营业务收入主要分为通信网络设备、云服务设备,以及精密工具和工业机器人三类,占主营业务收入90%以上。

富士康工业互联网公司计划本次上市所募资金用于八个部分,包括工业互联网平台构建、云计算及高效能运算平台、高效运算数据中心、通信网络及云服务设备、5G及物联网互联互通解决方案、智能制造新技术研发应用、智能制造产业升级、智能制造产能扩建。

这八部分项目,涉及深圳、南宁、天津、郑州、济源、晋城、鹤壁等地多家富士康工厂。如,工业互联网平台构建的项目,总投资约21亿元,由深圳富桂、南宁富桂、天津鸿富锦分别实施,希望2018持续优化工业互联网云平台,2020年推动实现智能化生产与决策应用成果。又如,深圳富华科将投资6.3亿元,开发基于5G通信的新一代工业互联网解决方案。

一直做出口代工的中山市乐途电器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黎明阳向第一财经表示,富士康是一个榜样,做好加工环节,也可以成为代工界的“劳斯莱斯”(意指高端品牌)。富士康虽然有很多工人,但是其制造业务已经规模化、自动化,自动化程度比较高。

黎明阳说,代工厂自己做渠道、做宣传,费用很多,产业有分工,有人做制造,有人做渠道。“富士康上市给了我们信心,不一定做成品、品牌,制造做好,也有前景。”证监会对富士康上市的支持,给传统制造企业有正面影响。

目前,黎明阳在中山的工厂也采用了机械臂,推进制造的半自动化,减员增效。他告诉第一财经,东莞有一家上万人的电器厂,原来的工厂卖了10多亿元,转型为工业互联网服务商,已服务包括乐途电器在内的上百家小厂,从下单、交货到船运等环节,全部用互联网控制。

不过,另一家代工企业的相关人士则保守地说,他不认为富士康工业互联网公司闪电过会,就意味着资本市场对代工制造企业有倾斜,企业发展更多要靠自己努力。

“我们未来的目标,不仅是在富士康内部使用我们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也将在更多中小型企业从传统制造业向工业互联网企业蜕变中扮演合作伙伴的角色。”郭台铭说。

证券市场“吹暖风”

站在风口是富士康的优势。根据IDC数据库统计,中国工业互联网市场2015年的市场规模为641亿美元,2017年的市场规模增长至919亿美元,预计2020年的市场规模可实现1275亿美元,2015-2020年年均复合增速约为14.7%。

明势资本创始人黄明明此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从资本市场层面鼓励智能制造、生物医学、人工智能,云计算四个行业的发展,和我国经济转型中的政策导向是密切相关的。这四个是真正有技术壁垒的行业。

相比之下,富士康的审批流程更加让市场兴奋。今年2月1日,富士康招股书申报稿上报,2月9日招股书申报稿和反馈意见同时披露,2月22日就进入了“预披露更新”状态,相当于是跳过了排队时间。

此前,360私有化回国到最终登陆A股花了两年时间。期间市场也经历了IPO审批大幅放缓等变化。直到2017年的最后一个交易日,360借壳江南嘉捷顺利过会。

而小米将选择何处上市也在此时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一种说法是A+H的方式,也有认为在港股+CDR的模式。

洪泰资本控股管理合伙人汤迎旭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目前不拆VIE架构直接国内上市有一定难度,先报后拆可能性较大,毕竟《公司法》、《证券法》的框架短期内无法突破,而已经在境外上市的互联网巨头市值很大,股权也比较分散,退市再回来也不容易,CDR将是最快、最简单的方式。

谈到近期这几起市场关注的案例,汤迎旭分析,360借壳回归是按照IPO的标准在审核,基本上没有太多的突破。而富士康的“跑步上会”是典型的特事特办,无论是从公司成立时间还是财务数据来看,都突破了此前的门槛。

3月6日,全国政协委员、证监会副主席姜洋在“两会”的小组发言中提到,下一步证监会的工作重点包括“以服务国家战略和现代化经济体系为导向改革发行上市制度,深化主板和创业板改革,有力增加制度包容性,加大对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和新模式的支持力度。”

汤迎旭认为,中国资本市场已经错过了第一代的互联网巨头,但是这几年移动互联网发展得很好,“四新”公司如果能在国内上市,就像是新鲜的血液,对整个A股市场的活跃度有非常好的提升作用。既能为投资者创造原本就应该拥有的国内优质企业的投资权利和管道,同时,中国A股市场的影响力也会进一步提升。

编辑:宁佳彦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