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政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全产业链监管待建立,多位药企老总为中医药行业“开药方”

第一财经APP 2018-03-12 13:31:02

中药不同于化学药,其产业链更长且行业跨度较大,从药材种苗到患者使用的中药饮片和中成药,要历经种植养殖、采集、仓储、饮片加工、制剂生产等多个环节。

近些年的政府报告中,都有涉及中医药的叙述。《中医药法》与《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6-2030)》的发布,意味着中医药发展已上升到国家战略,中医药事业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契机。

但由于《中医药法》相关配套措施未能有效跟进,本应借势加速发展的中医药行业遭遇瓶颈。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多位中医药界全国人大代表呼吁,全产业链监管是中药产业健康持续发展的必要保障。

中药是否只是“辅助药”?

2015年,《关于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发布,明确提出,力争到2017年试点城市公立医院药占比(不含中药饮片)总体降到30%左右。2016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6年重点工作任务》,文件明确提出,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城市要列出具体清单,对辅助性、营养性等高价药品不合理使用情况实施重点监控,初步遏制医疗费用不合理增长的势头。

近几年来,医保控费力度不减,加上国家卫计委控制药物滥用,同时要求医院药占比必须达标等综合因素,促使医院调整用药结构,向辅助用药“开刀”。但这一刀挥向的多数是中药类产品。

“药品在不同疾病不同使用条件下,其作用和意义是不一样的,有些产品在某些科室或疾病治疗中是辅助的,而在另一些疾病治疗可能是临床需求型治疗性用药。中成药特别是中药注射剂是否属于辅助用药引起广泛争论。西医医生使用中药注射剂按照西医理论应用可能是辅助用药,但是按照中医辨证施治理论使用中药注射剂就是治疗性产品。”全国人大代表、陕西步长制药总裁赵超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他表示,“中药注射剂是我国创新型的一种药物,是现代医学与传统医学的碰撞,是传统医药理论与现代生产工艺的结合,它是中国的特色药品,是中药现代化的重要产物。中药注射剂在临床使用中有很突出的效果,生物利用度相对较高、疗效确切、作用迅速。很多时候有着化学药品不可替代的作用。”

“中西医并重”虽然提出有多年,并且在《中医药法》中再次予以强调,但现实中,无论在医疗体系建设、机构规模、资金投入、人才培养等多个层面,都显示出西医为主、中医为辅的格局。在许多中医院和所谓的中西医结合医院,也摆脱不了对西医和西医诊疗模式“创收”维持运营和发展的依赖。

目前,19个省份和15个城市出台的重点监控药品和辅助用药目录中中药品种占比接近40%,其中九成是中药注射剂。

“最近一段时间可以看出中药的使用量在下降。医保数据显示,目前化学药约占医保基金的65%,而中成药仅占医保基金的25%,如果受医保目录中中成药用药范围、以及辅助用药目录的限制, 中成药的使比例就会更低 。”全国人大代表、黑龙江珍宝岛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方同华在3月4日“声音.责任”座谈会上表示。

全产业链监管待建立

中药产业的健康发展需要相关配套政策的鼓励和支持,也需要监管部门的全产业链监管。

中药材兼具农产品和药材的双重属性,其质量的良莠不齐是中药产业遇到的发展瓶颈。从近年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开展的中药材、中药饮片市场抽检结果看,主要问题是性状、鉴别、含量测定、二氧化硫残留量不符合药典标准,同时存在染色、增重、掺假等问题,主要出自药材流通环节,不合格率达20%-30%。

中药不同于化学药,其产业链更长且行业跨度较大,从药材种苗到患者使用的中药饮片和中成药,要历经种植养殖、采集、仓储、饮片加工、制剂生产等多个环节,尤其要经过多个物流环节。中药产业链条横跨农林、食药监、中药局、工商、商务等多个职能部门,对中药行业的监督难度远大于化学药。

全国人大代表、康恩贝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胡季强表示,“中药产业整个产业链当中,从种植,场地加工,饮片生产,到中药提取物生产,到中成药生产,整个产业链监管涉及不同的政府部门。希望国家有关部门对中药产业的全产业链,特别是上游部分进行很好的规划,实行有效的全产业链监管,同时对上游市场的混乱状况,进行严厉的专项整治,使得这个产业能够真正的健康发展。”

全国人大代表、重庆三峡云海药业董事长邹隆琼呼吁,政府部门采取行政措施,鼓励生产优质的药材,结合国家的乡村振兴战略和中药材产业扶贫政策,建立道地药材原产地的保护区,发展中药材的产业经济,希望相关部门能够出台配套的政策措施,鼓励支持中药生产企业,运用标准化,科学化的手段,规模化种植中药材,不断的积累整个种植的经验和种源的改进,这样才有利于持续提高中药材的品质。

一位业内专家表示,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主要负责中药饮片、中成药的生产与流通的质量管理,近年来实施的GMP(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加强对企业生产过程的飞行检查、产品市场抽检等一系列的质量监管工作,大大提高了企业的生产质量管理水平、质量责任意识。但他也提到,中药产业源头的监管仍需提高。

尽管商务部于2009年开始建设覆盖全国的中药材流通追溯体系,但主要侧重于流通信息的追溯,中间缺少第三方质量检验控制,且药材追溯是开放的,没有形成闭环,药材质量难以保障。

此外,中成药的疗效和安全性与原药材的质量直接相关,相对化学药品而言,中成药的成本受药材价格影响更为明显。因此药品“最低价中标”也为中成药的质量和安全性埋下隐患。

“为此我们希望政府建立质量分级制度,引导保护企业质量创新和质量提升,推动提升优质优价的政策采购机制。”全国人大代表、湖南时代阳光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唐纯玉表示。

责编:刘展超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