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欲组稀土集团 整合全产业链

第一财经日报公司曹开虎2011-09-22 01:59

评论0

中国五矿集团、中国铝业公司试图在江西分食稀土资源可能无望了,江西省希望由省内的企业独自整合全省的稀土产业。

在生意社昨天主办的“中国稀土市场投资发展论坛”期间,江西当地稀土管理部门一位官员向《第一财经日报》透露,江西省政府目前正在做规划,大规模整合省内的稀土产业,可能会以赣州稀土矿业公司(下称“赣州稀土”)为首,整合中下游企业,形成一个大集团。

势均力敌下的整合思路

赣州目前是全国离子型稀土最主要的产区,由于离子型矿中的中重稀土比北方的轻稀土资源更加珍贵,全球都将目光聚焦在赣州地区。

今年以来,稀土价格的大幅飙升让江西省加大了对稀土产业的重视力度。今年1~8月,江西稀土工业产值仅分离冶炼环节就实现了147亿元,销售收入172亿元。仅今年上半年的产值就超过了去年全年的产值。

赣州稀土副总经理赖兆添告诉本报,目前南方离子型稀土矿区拥有104个稀土采矿证,仅赣州稀土就拥有88个采矿证。

2000年,稀土市场还非常低迷的时候,江西省就曾经试图整合全省的稀土产业,也一度有所动作,但因为各种原因,最终未能如愿。“不过这恰恰也促进了江西稀土产业的竞争多元化。”上述江西稀土管理部门官员说。

今年5月19日,国务院正式公布《关于促进稀土行业持续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随后,江西省稀土学会和江西省稀土协会的几位专家到南方几省做了稀土产业的调研,考察各省区稀土产业发展的现状和思路。

他们发现,江西与广东、广西、福建等稀土产区的竞争格局完全不同,“江西省内的稀土竞争格局是势均力敌、群雄并起,各个企业连相对竞争优势也没有。”

江西省稀土产业的第一股势力是五矿。2003年开始,五矿开始大规模进入稀土市场,当年斥资4.7亿元与老江钨集团组建了新江钨集团。2008年7月25日,五矿又联合江西民营稀土冶炼企业定南大华新材料资源有限公司和赣州红金稀土有限公司,共同组建了五矿稀土。

第二股势力是老江钨集团。老江钨集团也拥有1个稀土采矿证,资产位于江西省吉安市。第三股势力是包钢稀土(600111.SH),去年包钢稀土宣布斥资约2.32亿元入股信丰新利、全南晶环科技、晨光稀土等江西三家稀土公司,旗下包钢稀土国贸公司赣州分公司也正式开业。

第四股势力是赣州稀土矿业公司。赣州稀土占据了稀土资源的绝对优势。第五股势力是广晟有色(600259.SH)。去年,江西省万安县将其下属企业万安稀土矿交由江西广晟稀土有限责任公司托管经营,期限三年。同时广晟有色拿出12.2亿元在当地投资发光材料项目。第六股势力是民营企业,如虔东稀土今年1~8月的产值已经达到了24亿元。

“面对国家的大政方针,江西省该如何做,必须走自己的路,走一条符合自身产业地位的道路,虽然难度很大,但是必须走下去。”上述江西稀土管理部门官员说,整体思路是,组建的稀土集团将上游矿业、中游冶炼分离和下游深加工整合到一起。

对于五矿在江西的稀土资产是否会入股,该官员表示:“是有可能的,现在还不好说,赣州稀土矿业公司掌控了资源,如果中下游企业想发展,必须与矿业公司合作,否则可能拿不到矿。”

据他介绍,目前赣州稀土正在与中科三环(000970.SZ)、安泰科技(000969.SZ)、宁波韵升(600366.SH)、烟台首钢磁性材料有限公司等四大磁性材料生产企业谈判,可能组建相应的合资公司。

两央企无奈转战其他省份

五矿和中铝或许早已清楚自己在江西可能难以获得稀土资源,所以被迫转移到其他省区投资稀土资源。

在广东省,广晟有色控制了全省仅有的3本采矿证,同时拥有中游和下游完整的产业链。不过中铝还是与广东省清远市签署了战略协议,五矿则与河源市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这两个地区是广东最主要的稀土资源集中区。另一家央企中国有色矿业集团在广东也正在建设产能高达7000吨的分离厂。

在广西壮族自治区,今年7月,中铝与有研稀土、广西有色集团组建了中铝广西稀土公司,控制了广西稀土资源;在江苏省,今年6月,中铝收购了5家稀土冶炼公司;在福建省,去年年底,五矿集团控制了三明稀土公司;在湖南省,今年8月26日,五矿集团公司控制了湖南稀土资源;在山东省,今年中国钢研集团则控制了山东稀土资源。

四大央企几乎在中重稀土主要产区各自占有了一些稀土资源。唯独江西不愿意将稀土资源拱手让给央企。“稀土整合,中央与地方的矛盾是突出的。”中国稀土学会副秘书长孟庆江告诉本报。

央企参与稀土行业的整合是否有利于整个行业的发展,引起了广泛的争论。一种观点认为,稀土是战略资源,应由央企控制。也有一种观点认为,不应该让央企过分整合。

孟庆江就认为,稀土行业整合和集约化发展,应该是行业自身运行规律的必然,不应该由政府主导的大型国有企业集团进行垄断性经营,“因为这不符合稀土行业运行的特点。”

在他看来,事实上,稀土行业以国家计划主导的计划经济模式已实施多年,实践证明效果不佳,因为指令性计划与市场严重脱节,指标下达与生产实际严重脱节,从而使计划外开采和生产成为一种必然。

孟庆江说,稀土行业的整合应该以已经形成的行业优势企业为龙头,以推动地方经济可持续发展和提升发展质量为前提,以推进稀土应用领域的快速发展为目标,才是稀土发展和整合的正确选择。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编辑:群硕系统

评论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