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突出“省会引领” 省城为何跑得更快?

第一财经宏观林小昭2017-02-09 15:53

评论0

作为所属行政区域的政治、经济、文化、交通中心,省会城市往往具备了该省最好的教育和医疗等公共资源,在新一轮的发展中,省会城市的引领派头作用日益凸显,多个地方均提出要突出省会引领作用。

多地突出省会引领

2月6日,福州市创新发展大会在海峡会展中心召开。会上,福州市发布推动新一轮经济创新发展十项政策,包括49条措施。

十项政策包括加快福州市总部经济发展的八条措施、扶持企业技术改造的五条措施、扶持企业技术研发的四条措施、扶持工业企业创建品牌的两条措施、扶持企业上市的五条措施、鼓励引进高层次人才的七条措施、加快现代职业教育发展的五条措施、扶持“双创”工作的七条措施、加快物联网产业发展的三条措施、加快大数据产业发展的三条措施。

会上,福建省委副书记、福州市委书记倪岳峰说,只有以更高的标准来要求,进一步鼓足精气神,才能在全省发展中继续发挥引领作用。福州要当好带动全省经济社会发展的排头兵。

此间的一大背景是,改革开放以后,福建经济重心一直在闽南泉厦地区,省会福州在经济总量上不如民营经济发达、重商主义氛围最浓厚的泉州,在城市影响力和辐射力方面,又不如作为经济特区和副省级城市的厦门。再加上与闽南三角洲紧挨着的闽西龙岩,福建经济“南重北轻”的格局一直颇为明显。

厦门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丁长发对第一财经分析,改革开放后,福州的商业氛围一直不如闽南的泉州、厦门,计划经济思维比较严重,“比如以前福州当地很多高校毕业生,毕业后首选是从政,思想相对保守一些。”

在这种背景下,这几年福建省正在下大力气发展闽江口经济,通过福州新区、自贸区建设带动闽江口乃至福建中北部的发展。这几年,省会福州的经济也保持较快增长。

与福州相似的还有济南。在山东省内,省会济南的GDP总量多年来一直排在青岛和烟台之后,仅位居第三。济南的GDP总量占山东省的比例仅为9.73%,是27个省会城市中最低的。

据山东媒体报道,在日前召开的山东两会上,山东省委常委、济南市委书记王文涛说,从区位上看,济南北面是京津冀城市群,南面则面临着南京、合肥这些城市的强劲压力,西面的郑州不久前被确定为国家中心城市,是个很大的刺激,以郑州为核心的中原城市群还包纳了山东两个市。“山东没有形成‘峰’,中间就会形成塌陷。”

王文涛认为,资源向大城市集中是区域发展的阶段性特征,要先集聚再产生辐射带动作用。未来各省间的竞争,就是城市群的竞争,或者说是核心城市的竞争。因此,他建议举全省之力推进“省会战略”,对山东的发展,对解决山东“群山无峰”的现状来讲至关重要。

在广东,日前广东省省长马兴瑞提出,要让广州这台全省最大的“发动机”开足马力,必须让广州拥有与副省级城市相配套的审批权限、监管权限和责任权限,真正把全市各区联合联动起来,变成一个并联的“发动机”,进一步提升城市综合竞争力,把广州打造成为华南经济中心、科技创新中心和国际枢纽中心。广州要做大做强国家重要中心城市地位,努力在全省发挥“龙头”作用。

省会占比不断提高

在中国经济进入到新阶段后,省会城市所拥有的各种优势正在凸显。省会城市的发展也较普通地级市更快,多数省会城市在全省的比重也日益提高。

以福州为例,数据显示,2016年福州市GDP总量突破6000亿元,在福建省内仅次于泉州。从近三年来的数据看,福州市GDP与泉州市差距由2014年的564.19亿元缩小到2015年的519.63亿元,并进一步缩小到2016年的448.86亿元,差距缩小幅度加快。

在江苏, 2006年,南京GDP只相当于无锡的82.6%,相当于苏州的57.6%。但到2016年,南京已经超出无锡一个身位,是苏州的67.87%。

此外,相比2010年,2015年武汉占全省比重从34.9%提高到36.9%,成都从32.85%提高到35.88%;贵阳从24.42%提高到27.53%,合肥从22.04%提高到25.72%,省会城市明显跑赢了非省会城市。

为何省会城市的占比不断提高,为何省会城市的发展空间更大?有几个方面的原因,一是在2008年以后的4万亿投资大潮中,基建投资占据了很大的一部分。贵州省社科院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胡晓登说,在近几年的基建大潮中,直辖市、省会城市具有天然的优势,比如高铁,一般都是以省会城市为中心展开的,很多重大投资项目也都会选择在省会投资。

随着高铁、城际铁路、城市轨道交通的建设,省会城市对周围人口的吸引力也越来越强。例如目前武汉到周围的咸宁、鄂州、孝感等城市均有便捷的城际轨道相连。来自鄂州的杨先生说,一到周末,大量的鄂州人会跑到武汉来消费,周日下午坐城际列车回去。“这对我们鄂州的商业消费产生了较大的冲击。”

不光是基建投资,在产业发展过程中,一些大企业在全国布局的时候,也往往会选择进入省会城市。尤其是中西部,只有省会城市才拥有便利的大型机场,而便利的交通对大企业的发展十分重要。

另一方面,在经济发展进入到转型升级新阶段后,省会城市所拥有的科教文化、地理交通等各种资源优势逐渐显现出来。

江苏省社科院区域现代化研究院副研究员王树华认为,省会城市的科教文化资源雄厚,各种高端生产要素在省会城市的聚集度比较高。在经济转型升级的过程中,产业、价值链由低端向中高端迈进的过程中,一些高端要素资源必须要配套,在这个过程中,省会城市比非省会城市往往更有优势,省会城市的服务业占比也会比较高,具备了更强的辐射周边地区的能力。

不过,丁长发也提醒,省会城市不能只有服务业,而忽视了相应的产业链打造。因为如果周边地区没有发达的制造业体系,那么生产性服务业也就没有服务的对象。

以福州为例,丁长发说,福州以前的东南汽车、冠捷电子等都一度发展不错,但后来整个产业链没有并做起来,生产性服务业发展也受到影响。他认为,福州的土地面积很大,所以未来福州的土地价格能否维持在相对合理的水平,降低融资、物流成本及各种隐性成本,为包括福耀玻璃、东南汽车等在内的实体制造业的壮大创造良好的营商环境十分重要。

编辑:汪时锋

评论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