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调研:大豆播种面积大幅增长 非转基因加工或迎转折

第一财经其他何安2017-05-19 22:05

评论0

东北大豆玉米春耕接近尾声,在大连商品交易所组织下第一财经记者来到东北三省进行了一轮春耕调研,旨在了解今年东北农作物播种情况。

东北三省是我国农业大省,中国大豆主产区也就在这里,这次调研我们先后走访了北安、海伦、松原、大连等地的农场以及大豆玉米的深加工企业。

东北大豆播种面积大幅上扬

在调研中记者了解到,由于去年政府取消了玉米托市价格,玉米价格出现了大幅下挫,不少农户在玉米上基本没有赚到钱,有些甚至赔了钱。相比较而言去年大豆价格较为坚挺,种植大豆政策也有所倾斜,因此今年农户普遍认为大豆种植还是存在一些利润。减少玉米种植面积,增加大豆种植面积的现象较为普遍。

黑龙江龙江粮油(工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宋胜斌表示:“因为今年国家政策的支持,国家对种大豆的农民进行‘直补’,对玉米改种大豆的农民,国家每亩地补贴150元,这样促进了农民种大豆的积极性,现在有很多适合种大豆的区域,农民种大豆的积极性非常高。我们认为今年的大豆种植面积,应该是大幅增加的,预计黑龙江地区增加30%都打不住。”

黑龙江农垦总局北安管理局赵光农场场长王宏忠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赵光农场有耕地50万亩,去年60%种植玉米,20%~30%种植大豆,由于国家出台了镰刀湾地区要减少玉米种植的相关政策,今年玉米种植面积调整至30%,大豆种植面积调整至50%,其余种植一些经济作物以及杂粮。”

海伦市也是黑龙江大豆的主产区,这次在海伦市大豆种植面积的调研中,海伦市粮食局副局长朱中颖告诉记者:“今年海伦地区预计大豆产量增幅比较大,而玉米产量可能出现大幅缩水。去年我们大豆种植面积是220万亩,玉米种植面积是156万亩,今年海伦市经过结构调整之后,预计种植大豆260万亩,预计种植玉米80万亩。”

从记者调研的几个地方来看,黑龙江大豆种植面积有了较为明显的提升,而这可能对于未来大豆价格形成压制。

非转基因大豆加工困局或迎来转折

高企的大豆价格刺激着农民的种植,而另一方面,对于加工企业而言则是另一番景象。由于收储价格相对较高导致不少加工行业买不到便宜的大豆来生产豆油,这也导致近几年东北非转基因榨油厂开工率连续下滑。随着播种面积的上扬,加工企业对于下半年的市场充满希望。

转基因大豆主要用途就是压榨成豆油,因此转基因大豆与非转基因大豆的主战场就在豆油市场打响了。一般而言非转基因大豆价格高于转基因大豆,在转基因大豆冲击下,非转基因豆油压榨利润薄得有限。

理论上非转基因大豆价格高于转基因大豆,那么非转基因豆油价格也应该高于转基因豆油。然而事实上这样的博弈却并不成立,在整体供大于求的市场下,价格博弈还是遵循着“木桶定律”来运行,即一只水桶能装多少水取决于它最短的那块木板高度。豆油市场定价如何取决于成本最低的豆油定价情况。当非转基因豆油供大于求的时候,多余的那些非转基因豆油价格自然会往转基因豆油价格上面去靠,然后逐渐拉低非转基因豆油与转基因豆油的价差。上游政策扶持挺价格,下游市场定价,与转基因豆油做竞争,这是东北压榨企业面临的尴尬。

据哈高科大豆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全国告诉记者:“2016年大豆的总消耗量约为9500万吨,其中8000多万吨是转基因大豆,而非转基因大豆仅消耗了1000多万吨。哈尔滨地区的油厂生产的主要是非转基因豆油,因此生产没有积极性,一时半会还很难开工,如果将来,老百姓对非转基因认可度越来越高,也许能好起来。”

宋胜斌告诉记者,这几年东北大豆每年的种植数量都在下降,加上中储粮高价收购,这样导致下游企业所需的大豆严重不足,现在农民手里的大豆很少。 “中储粮手里有一部分大豆,但是到现在还没有拍卖出来,我们希望中储粮抓紧拍卖,我们也能早日开工。”他说。

目前,黑龙江不少非转基因榨油厂像宋胜斌那样因为没有利润,或买不到合适价格的大豆而处于关停状态。而另一些则选择转型,往深加工方向谋求出路,张全国就选择了转型深加工。

张全国认为,只要有转基因大豆存在,非转基因豆油厂很难开机。于是他将目光放到了大豆蛋白粉等深加工产业上去,经过一年多时间的努力,张全国的企业实现了减亏,他告诉记者,今年有望扭亏为盈。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编辑:杜卿卿

评论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