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商业资讯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大象起舞,6万亿体量的中信集团如何转型为数字企业

第一财经2018-10-16 19:57:25

简介:横跨50多个行业的中信集团,要转型数字化企业。

当人工智能(AI)、区块链经历估值疯狂到繁华落幕,潮水逐渐退去,无数“创业者”与“创投机构”面临泡沫挤出。而这场喧嚣背后,“国家队”在新一代互联网技术领域的布局却早已悄悄展开。

数字化转型,并不是一个新鲜词。但是对于资产规模超6万亿的中信集团来说,转型为数字企业似乎是个不可能的挑战——它真的太大了。

“中信集团从2016年开始大力推进互联网+转型战略,以开放共享的经营理念,运用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和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互联网技术,重构集团的商业模式和组织模式,积极推进集团从一家传统产业为主的企业向一家数字化企业转型。”中信集团互联网+转型工作小组常务副组长张波上周(13日)在“走进中信——人工智能与产业融合”沙龙上表示。

据他介绍,中信集团转型的第一层是要围绕“中信云”搭建一个产业互联网平台,每一个成员企业以及内部员工,都能从这个平台简单便利地获得 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一代互联网技术。

不过,船小好调头,大象难起舞。大型企业集团的技术转型,必将面临层层挑战。中信集团方面也表示,技术转型绝不是中信“互联网+”转型的瓶颈,而真正的挑战来自于组织转型、制度转型与管理转型。

让技术服务像水、电一样方便

作为一家大型综合性企业集团,中信集团覆盖金融业、资源能源、制造业、工程承包、房地产等相关50多个行业和领域。

到2017年年底,中信集团总资产达到6.33万亿,营收4100多亿,连续10年进入世界500强财富排行榜。2018年中信集团位居美国《财富》杂志“世界500强”企业排行榜第149位。

中信集团不参与子公司的日常业务管理,和子公司的关系是品牌加资本。但是在网络时代,集团层面开始重新思考,这种模式是否依然具备创新活力与可持续性?

根据总体规划,中信集团希望转型为平台公司,子公司转变成创新型公司,中信云则是扮演赋能平台的角色。通过开放与共享的云平台以及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与区块链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加速业务的创新,衍生新的服务与创收来源,并创造新的商业模式与平台模式。

2016年2月,中信集团设立“互联网+转型”领导小组和工作小组,8月底中信集团在京发布“互联网+转型”战略,并宣布采用开放共享的理念打造的“中信产业云网”平台正式上线,之后中信系丰富的产业资源逐步向云迁移。

张波告诉记者,中信云就是中信集团的产业互联网平台,在这个平台汇集了新一代的互联网技术,包括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等。同时,集团将这些互联网技术尽可能服务化,让旗下成员企业可以向获取水、电一样方便。

“现在很多子公司在开展数字化转型的时候,不需要再去建机房,再去买硬件设备、购买系统,建很大规模的服务团队、维护团队来维护这些系统,而是只需要像在淘宝上一样购买这些服务,然后服务也可以做到即时交付。”张波称,平台获得了阿里、腾讯、微软等科技企业的技术支持,两年来已经有50多家企业在平台上提供了新一代互联网技术,同时,子公司和合作伙伴当中有将近200家企业在使用这些技术。

风险还是远见,人工智能的考验

人工智能是新一代互联网技术当中不可忽视的一股潮流。据中国人工智能学会副理事长蔡自兴教授介绍,当前人工智能已经进入产业化阶段,企业数量大幅增加,投融资规模逐年扩大,各国加紧出台国家级发展战略,抢夺高端人才,力图在新一轮科技竞争者掌握主动权。

中信集团对人工智能技术也是“情有独钟”。去年6月,中信集团董事长常振明出现在第38届世界业余围棋锦标赛上,代表国际围棋联盟发言并宣布开幕。因为,他的另一个身份是国际围棋联盟主席。他在发言中说,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围棋的下个时代就是AI时代,但人类的情感是机器替代不了的,AI永远代替不了人类。

“过去两年有两场举世瞩目的围棋‘人机大战’,把人工智能这个概念真正带入了大众视野,AlphaGo从深度学习算法升级到了加强学习算法,赢得了两场比赛的胜利,展示了AI 极其强大的运算与学习能力。”张波告诉记者,常振明本身就是围棋职业选手,他一直关注“人机大战”的比赛,认为人机大战更重要的意义,是让人们重新认识了人工智能的魅力。

人工智能技术已经在中信集团旗下多个板块引入实践。在上周这场“人工智能与产业融合”沙龙上,中信集团控股种业公司隆平高科副总裁邹继军,向记者展示了自动化实验室在基因测序上提升的效率,他称,通过测序平台的芯片系统,结合在巴西等地获得的种子基因信息,可以快速进行全基因组分析。

中信湘雅生殖与遗传专科医院院长林戈则向记者展示了手工分离比对染色体,与自动化系统“一键点击”获取分析报告的技术差异,在图像识别、超声影像、病例大数据分析等环节中,通过人工智能对海量信息的处理,进一步实现精准医疗目的。

但是,也有人担心,很多企业的探索本质上是“为了技术而技术”,并非真正的人工智能技术发展?中信集团的技术转型,又是不是真转型,且划算、有效呢?

“这个问题挺难回答。中信产业这么大,我们不可能把所有的都进行测算。但是,这背后关联的其实是另外一个深层问题——企业决策层应该如何看待人工智能在自己企业的应用?是一定要算好投入产出再行动,还是看好方向之后就去探索和尝试?”张波认为,有远见的企业家应该是后者。

在他看来,企业决策层如果没有足够的远见,而是在事先不停研究论证,等到把投入产出、实施路径、风险问题都想清楚再去行动的话,可能这家企业就会成为被市场淘汰的那部分。

“互联网+”转型下半场

2017年以来,中信集团已经重点开展了四个平台型项目。

一个是“中信联盟大消费平台”。目前中信在消费端已有比较广泛的业务布局,涉及个人金融、医疗健康、文化休闲、电讯服务、餐饮贸易等。中信银行、中信证券、中信书店、中信出版集团、中信医疗等子公司覆盖大量的终端用户,基于中信云, 建立开放共享的用户联盟平台。

二是“重工物联网”,在重型机械设备上安装传感器,进行数据采集,传输、并存储到大数据平台。物联网平台已可以实时采集数据, 并基于大数据和预测模型,提供预测性维护,降低运维成本,拉动营销。未来,中信重工将尝试接入非中信重工生产的同类设备,关联中信其他相关子公司,打造工业服务平台。

三是“仓储物流云平台”,中信金属集团、中信云网公司、信银投资等和外部投资者组成运营公司,三方结合各自优势,确保实体仓库仓单签发的真实、可靠性,解决仓单在质押融资环节的信用问题,以及交易环节标准化的问题。

四是“智能建造平台”,通过互联网技术聚合投资方、设计方、施工方、运营方入驻,实现建筑数字化、智能构建库、云商招标采购、工程金融服务与云技术支持。

“我们正在制定2020年的规划,希望到2020年中信集团能够转型成平台化、数字化驱动的集团企业,子公司能够转变成数字化创新型企业。”张波表示,未来3年将围绕5个重点生态展开,即智慧金融、精准农业、健康生命、数字制造、美好生活。

目前,中信银行、中信证券、中信金融已经合作,利用区块链技术等在大宗商品流通领域,开始实践“可信仓单”机制。

“将仓库中的货物,通过物联网收集数据,登记在区块链平台上,并且通过区块链分布式账本技术把可信的数据复制给银行、复制给证券公司、复制给货主,机构能够在可信的体系下看到这些货物、仓单。”张波介绍称,在这个区块链系统里面,银行可以基于可信数据提供质押融资,证券公司则可以提供大宗商品的风险对冲。

从2016年成立互联网+转型小组至今才两年多时间,中信集团向数字化企业的转型仍在推进过程中。不过,中信集团也认识到,作为一家大型、多元化集团公司,转型的最大挑战来自于新旧体制、新旧动能之间的冲突。子公司信息化水平参差不齐、信息系统与数据资源跨平台分享还不充分等等现实问题都摆在眼前。 中信集团表示,还将从制度、组织、技术、流程、标准等多维度共同发力以谋求破局。

责编:黄向东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