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A股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管理人失职“萝卜章”现身,ABS再出罚单监管持续升温

第一财经2018-11-06 17:50:09

简介:在警示函中,上海证监局指出,作为管理人,申万宏源存在“未发现‘萝卜章’、存续期管理不到位、基础资产发售大面积逾期的情况”等问题。

各大机构ABS业务鏖战正酣时,相应的监管也在加码。

近日,上海证监局对申万宏源证券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原因是申万宏源在资产证券化业务中,作为资产支持专项计划管理人,存在“未及时发现‘萝卜章’、部分项目存续期管理不到位、个别项目受让的基础资产发生大面积逾期的情况”等问题。这是今年以来地方证监局在ABS领域开出的第四张罚单。

北京一位ABS人士认为,ABS处罚的增多,说明监管机构对ABS的关注正在持续升温,监管力度也在加大、趋严,未来各市场参与主体,特别是中介机构,会更加注重尽调的质量和风险的把控,更加小心谨慎。

六张罚单

日前,上海证监局对申万宏源采取了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原因是申万宏源在资产证券化业务中,作为资产支持专项计划管理人,存在以下几方面的问题。

一是多个项目尽职调查不充分,未能及时发现个别项目担保承诺函所用印章系伪造,存在部分尽职调查成员未在尽职调查报告上签字、未按照项目标准条款和计划说明书约定对循环购买的基础资产进行审查的情形;二是部分项目存续期管理不到位,未对基础资产进行定期检查,未能及时发现部分项目原始权益人未按约定归集及转付资金、个别项目受让的基础资产发生大面积逾期的情况;三是个别项目未按照计划说明书要求披露季度管理报告,未定期披露循环购买情况。

“这里面问题主要分两部分,第一,在当初成立资产支持证券的时候,相关流程把控不够严格,比如说印章造假、基础资产没有核查到位,这些应该是当初做的比较仓促,没有把该履行的程序履行到位;第二个层面,专项计划存续期间,管理人没有真正尽到管理职责,相关流程也没有落实到位,所以像出现‘基础资产大面积违约’这种情况都没有及时发现。”北京一位ABS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上海某基金子公司ABS相关人士则表示,参与机构尤其是中介机构需要起到尽职尽责的作用,可能有些机构在初次发行的时候会比较细致,后续循环购买的过程中,不满足约束要求的基础资产被纳入,中介机构没有尽职尽责地将其“挡在门外”。

10 月 30 日,上海证监局对申万宏源的资产支持专项计划管理人出具警示函,并要求其采取切实有效措施进行整改。截至发稿,未有申万宏源相关人士对此作出回应。

“监管机构这么做至少也是一个警示,中介机构以后做相关业务的时候肯定要尽职尽责,不管是业务部门还是自己的风控团队。过去中介机构偏向于前期的业务,中间和后续的管理可能会有所缺失。”上述上海ABS人士进一步表示。

据不完全统计,这是ABS领域的第六张罚单,也是地方证监局开出的第四张罚单。此前的五张罚单中,两张来自于基金业协会,另外三张则来自地方证监局。

其中恒泰证券在2017年7月底领到了首张ABS罚单。原因是“在专项计划持有人不知情的情况下,恒泰证券与原始权益人、监管银行签订了《监管协议谅解备忘录》,约定‘监管账户中的资金可由宝信租赁用于支付融资租赁业务的设备款或者用于偿还宝信租赁向其他机构的借款’”,并且多次从监管账户转出归集资金。

兴业固收也指出,企业ABS产品条款差异程度大,标准化程度偏低。且绝大多数为私募发行,原始权益人和发行机构信息披露的动力较低。企业ABS产品信息规范性和质量低于信贷ABS,导致风险管控困难、二级流动性偏低。

今年5月份,上海证券交易所和深圳证券交易所分别发布《资产支持证券存续期信用风险管理指引(试行)》和《资产支持证券定期报告内容与格式指引》,建立以管理人为核心的系统全面的信用风险管理制度,并明确了管理人、原始权益人、资产服务机构、增信机构、托管人、资信评级机构等参与机构在信用风险管理中的具体职责,未来资产证券化业务将在更加规范的框架下发展。

“萝卜章”再次现身

在上海证监局的警示函中,“循环购买”的问题也引来业内重视。

“其中提到未按照项目标准条款和计划说明书的约定对循环购买的基础资产进行审查的情形,既然是涉及到循环购买,初次发行的时候,理论上尽职尽责的情况下,资产特征、资产池的情况等需要向投资者人做出比较详细的披露的,后续循环购买的过程中,底层资产需要满足什么样的条件才能入池。如果出了相关问题,我的理解就是说在后续的循环购买的过程中没有按照相关标准严格去执行,所以受到处罚。”上海某基金子公司ABS人士表示。

“尤其是ABS中循环购买的这类资产,不是一次性的买卖,循环购买的过程中需要审核新入的资产是否是合乎要求的。”上述上海基金子公司ABS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进一步表示。

“现在市面上的循环购买产品挺多的,比如小贷公司、京东、或者小米发的消费贷产品,一年期左右的,基本都是循环购买的产品。这类产品的基础资产期限大部分不到一年,而发行产品的期限基本是一年,那这类产品到期后再进行购买。”业内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解释,采用循环机构的目的是为了解决短期资产与长期证券的期限错配问题。

2016年6月28日,九州通(600998.SH)发行了“九州通医院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度第一期信托资产支持票据”,是全国首单循环购买结构资产支持票据。

券商研报分析称,循环结构ABS降低了发起机构的发行成本,发起机构若能通过循环期信贷资产的不断买卖实现短期限基础资产的持续购买,则可以实现“一次发行,多次入池”,从而降低发行成本。

另外,在警示函中,上海证监局也指出,管理人“未能及时发现个别项目担保承诺函所用印章系伪造”,也就是“萝卜章”。

对此,上述北京ABS人士认为,对于私刻印章的行为确实比较难防范,如果设置一个签约仪式,在各方全程见证、录像的情况下签字盖章的话,可能会好很多。

此前,由于流动性要求高、对 ABS 投资限制多等原因,公募基金并不是 ABS产品的主流需求方,但公募基金也越来越多的参与到对ABS的投资中。截止2018年三季度,公募持仓的ABS总规模605亿,环比增长18%;持仓ABS的基金总数为403只,环比增长9%。

随着投资者对于ABS产品认识程度的加深,越来越多的公募基金参与到了风险收益均相对更高的交易所市场中来获取更高的投资收益。

责编:黄向东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