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A股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任子行傍上估值千亿京东金融?科创板蹭热点背后又见投资疑案

第一财经 2018-11-21 12:14:11

科创板蹭热点来一波。

任子行(300311.SZ)又任性信披了。

任子行11月19日在互动易平台称,公司投资设立四个产业并购基金投资了京东金融、北森云、宝宝树、猎聘网等项目,并称上述项目都非常优质,不排除未来登上科创板的可能性。

话音一落,任子行任性涨停。当晚,深交所发函,要求任子行说明,在互动易平台上披露该信息的目的和动机,是否存在主动迎合市场热点、炒作公司股价的情形。

任子行所指四个产业并购基金,是指九合信息安全、九合文化创意、创稷投资和富海永成。第一财经记者调查发现,任子行所称通过产业并购基金投资上述四个项目,只涉及其中一个产业基金,即创稷投资,但创稷投资的股权和份额却与任子行没有关系。至少是,任子行公告中披露的信息,与可查询到的工商信息相悖。

任性也是一种惯性。2016年12月,任子行也曾因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调查结果是任子行被警告,并处于30万元罚款。

任子行到底有没有投京东金融?

那就一个个拆解来吧。

四个产业并购基金中,第一家九合信息安全,是指深圳九合信息安全产业投资一期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启信宝数据资料显示,该企业于2016年11月注册成立,注册资本1亿元。任子行作为LP(有限合伙出资人)占股50%,其所投资的三家公司—深圳前海中电慧安科技有限公司、北京上元信安技术有限公司、湖南合天智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并没有上述所称四家公司。

第二家九合文化创意,是指深圳九合文化创意产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也注册于2016年11月,注册资本也是1个元,任子行认缴出资也是占股50%,其所投资的只有一家公司——海南揭鼎科技有限公司。

第三家创稷投资,是指上海创稷投资中心(有限合伙),这家公司注册于2015年6月,资金认缴规模20亿元,共投资25家企业,其中就包括任子行在互动易平台上所提到的京东金融(北京京东金融科技控股有限公司)、宝宝树(北京宝宝树市场顾问有限公司)、北森云(北京北森云计算股份有限公司),以及猎聘网旗下一个经营实体——万仕道(万仕道(北京)管理咨询股份有限公司)(猎聘网已于今年6月在港交所上市)。

投资占比分别为:京东金融0.58%、宝宝树4.18%,万仕道2.02%。北森云投资比例不详,但任子行公告信息显示,上海创稷投资向北森云的投资金额为1.29亿元。另外,上海创稷投资中心还拥有北京链家0.47%的股份。

任子行公告信息显示,2015年7月,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参与投资上海创稷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的议案》,同意公司与上海昶创投资管理合伙企业及其他有限合伙人共同发起设立的上海创稷投资中心,公司缴纳出资人民币2500万元。在任子行的年报中,上海创稷投资中心,一直作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核算,共账面余额直2018年半年报,仍为2500万元。

但是奇怪的是,无论天眼查、企查查还是启信宝,以及国家企业信用公示系统均显示,上海创稷投资与任子行并无关联,其持股99%的出资人,是一名叫徐莉的自然人,基金管理人是上海昶创投资管理合伙企业。

不知何故,任子行在上海创稷投资的2500万元投资,并没有在工商信息中予以显示。是否存在由自然人徐莉代任子行持有份额的可能?

对此,第一财经记者致电任子行,董秘李小伟告诉记者:“不存在代持。应该是对方(上海创稷)嫌麻烦没有去工商变更,我们还需要联系相关人了解情况。但是投资(上海创稷)这件事肯定是有的,我们一直有公告包括董事会审议信息,以及年报里,都有(上海创稷的信息),我们每年也收到(上海创稷)的投资情况报告 。”

但任子行仍然没有解释清楚的是,2015年就向上海创稷投出去2500万,三年多后仍然没有作为LP体现在工商信息的合伙人名册上,任子行却一直没有发现。

抛却这宗悬案不谈,即便任子行确有上海创稷投资2500万投资份额,以上海创稷投资基金总规模20亿元,任子行的2500万元,在其中占比不过1.25%。

就以京东金融为例来算笔账。截止2017年12月,上海创稷投资占京东金融投资比例不过0.58%,那么摊到任子行头上,任子行占京东金融的最终权益,为0.58%*1.25%=0.00725%。

最近,京东金融宣布,在2018年第三季度又进行了新一轮融资即B轮融资,京东金融引进中金资本、中银投资、中信建投和中信资本等投资人,融资金额约为130亿元人民币,京东金融B轮投后估值达1330亿。

根据任子行公告,上海创稷投资投入京东金融的股权资金为2亿元。按任子行占上海创稷投资的1.25%份额计,任子行间接向京东金融投入的初始投资成本应为250万元。

按京东金融B轮融资投后估值1330亿元计,B轮融资总额130亿元,相当于京东金融B轮融资放出的股份额度是10%,因此,任子行的初始投资成本250万,在京东金融B轮融资后的市场估值,应为0.00725%*1330亿元*90%,大约为867万元。

如此看来,即便京东金融成功上市,任子行占其中的权益比例也是微乎其微。

投资战绩可圈可点

任子行所称第四家并购产业基金富海永成,指扬州市富海永成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企查查数据显示,其成立时间为2014年5月,注册资本金3.56亿元。任子行持有其中份额7.02%,对外投资了22家企业,这22家企业不包括上述提到的京东金融、北森云、宝宝树、猎聘网等项目。

在任子行的账面上,富海永成也作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核算,核算的期初和期末账面余额皆为2500万元。

创投业内人士表示,从上海创稷投资和富海永成两个并购基金的投资的项目数量来看,这两家股权基金的打法还是“蜻蜓点水”式“撒胡椒面“打法,即投资项目家数很多, 但每家所投金额都不大,未来的投资回收还取决于”钓到大鱼“的概率如何。

不过任子行是“钓到过大鱼”的。

任子行迄今较为成功的一笔对外投资是中新赛克,该公司2017年11月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公司在中新赛克上市前,以自有资金4,898.135万元出资,截至2018年10月19日,该部分出资合计市值为2.65亿元。该部分股份将于2018年11月21日解除限售。

为补充流动资金和兑现投资收益,任子行董事会授权管理层择机出售这部分中新赛克股权资产。

中新赛克之后,任子投的产业投资是否后继有人?2017年年报,任子行称,公司参与的产业投资基金进展为:信息安全产业基金已投资3个项目,文化创意产业基金已投资1个项目,累计投资总额5600万人民币;创稷投资累计已投资28个项目;富海永成累计投资23个项目。

由于任子行对九合信息安全和九合文化创意两只基金持股比例都在50%,公司将二者纳入合并报表范畴。2017年,九合信息安全和九合文化创意,分别均亏损80余万元。2018年上半年,两家基金均略有盈利。

任子行于2012年4月在创业板上市,是一家涉及为网络监管提供解决方案的企业。2018年前三季主营业务收入8.4亿,净利润1.1亿元。2017年实现净利润1.52亿,但该年非经营性损益占比突出,扣非后归属净利润为-4580万元。任子行若抛售中新赛克,又将有一笔非经常性收益收入囊中。

蹭热点也要有节操。20日晚间,除深交所对任子行在互动易平台的言论提出关注外,上交所也对引力传媒董秘张蓓在互动平台上披露与“抖音”业务合作的信息予以通报批评。业内人士表示,这说明上市公司在披露重大敏感信息时应当慎重,至少应当考虑在中国证监会指定媒体进行真实、准确、客观地披露。

责编:杜卿卿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