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商业人文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生活万岁》用15个人的生活经历告诉你,人间没有不值得

第一财经2018-12-07 11:41:22

简介:《生活万岁》是一部以普通人为主角的电影,15个人物的生活片段,是所有人会经历的生活碎片。

湖北荆州,2017年10月,田有学和陈金凤庆祝他们共同度过的第22个中秋节。就着简朴的馒头和鸭肉,他们俩在黑暗中摸索了一小会儿,酒杯艰难地碰在了一起。

田有学和陈金凤,这对盲人夫妇互相搀扶,共同度过20多年岁月。

田有学对老伴儿说:“我没有多少时间了,但只要我在,就不能让你一个人到处摸去,自己弄吃的,我尽量照顾你。”他感慨:“人嘛,有今生没来世是不是?这个世上有好多‘生’,有牛生,有马生,我有的是人生,人生很难得。”

从工厂退休后,这对盲人夫妇在沙市街头卖唱贴补生计。在那里,有很多人听着陈金凤的歌声长大。她爱唱歌,尤其爱唱邓丽君的歌,五十多岁的人唱《在水一方》,声音像少女一样稚嫩甜美,老爷子给她弹琴伴奏。过节了,田有学想换把新电子琴:“伴奏不行,你唱得再好听也没用。”陈金凤乐了。

这是电影《生活万岁》的十四分之一:两个从未看见过对方的恋人,相濡以沫点亮彼此的黑暗,而后触摸爱情最美好的样子。

《生活万岁》电影海报。

拍了很多人,给张祎带来最深触动的还是这对夫妻,张祎是《生活万岁》的副导演。她记得第一次去他们家中,惊讶于它的整洁和干净:“他们把生活照顾得很好,每天打扫房间,买菜、做饭,和我们一样,只不过是以盲人的方式。”跟拍他们的那几天已经是深秋,天气寒冷,老两口家里的窗户破了好几块,摄制组走的时候帮忙换上了新玻璃。

一年过去,她仍然能想起他们互相告别的场景。田有学朝他们挥手:“这一次分别,不知道什么时候见到。”张祎心下特别感动:“你明白吗,他其实从来就没有‘见’到过我。”

“那样的爱情,那样简单的幸福,不是送钻戒,不是名牌包,就只是吃一顿饭,他们的日子比很多情侣和夫妻都幸福得多。什么才是得到,什么才是拥有?物质是有阶层的,可是情感没有阶层之分。”张祎说。

从去年夏天到今年春天,《生活万岁》摄制组辗转北京、广州、重庆、西藏、宁夏多地,寻找想要的人物和故事。他们前后采样了100多个故事,拍下了40个人物的生活片段,最后将14组故事剪辑成一部94分钟的纪录片。“没有设计过的起承转合,没有刺激的悬念冲突,没有完美的三幕结构,只有生活逻辑。”导演任长箴说。

《生活万岁》的缘起要回溯到十年前。2008年,任长箴和程工合作了一部同名电视纪录片。在上海世博会前夕,他们拍下了45个生活在上海的普通人,和他们聊了聊平凡而闪光的生活况味。十年间,他们合作了《舌尖上的中国》第一季、《极地》等多部纪录片,游走于山河湖海,网罗天南地北的美食美景,但内核还是写人,捕捉人与人之间的珍贵情感和日常生活的渺小痕迹。

拍一部以普通人为主角的电影是绵延已久的念想。“这回终于可以拍了,说实话就是因为有人投资了,没有投资你永远做不了。”任长箴告诉第一财经。

《生活万岁》里的主人公非常普通,他们是生活里随处可见的小人物。主人公没必要是可歌可泣的英雄,拍摄目的也不是为了励志或是“感动中国”。影片里那些困顿、徘徊、迷茫、挫败的瞬间,是所有人会经历的生活碎片,他们只是都身处困境之中,却又在逆流中奋力向前——又有谁没有经历过困境,只是迎接它的方式不同。

重庆女孩儿真真失恋了,她故作潇洒却难掩伤心。

女孩儿真真失恋了,故作潇洒却难掩伤心,朋友们劝她放下,她偏执着于本心:“我不信天,我只信我自己,睡醒了又是新的一天,又是一条好汉”。

拉萨蹬三轮维生的老人年纪大了,远一点的路去不了,笑着让客人谅解他的迟缓。三轮车逐渐被机动车代替,疾病让他不得不回家。他没有去过布达拉宫,却结识了用佛法疗愈他的兄弟,在离开的前夜,他们都喝得烂醉。

混迹广州多年的明哥,每夜游走于夜排档卖炒螺,远近食客们都认识他,尊重他。他陪他们喝酒助兴,他赚钱以给女儿更好的生活,可女儿却有意疏远。他带着哭腔唱《顺流逆流》:“几多艰辛我都默默接受,不相信未作牺牲竟先可拥有,只相信是靠双手找到我欲求。”

等待心脏移植的病人虚弱地倚在丈夫的怀中,丈夫说:“坚持了这么久。你一定要坚强,任我多坚强都无法替代你,孩子需要你,整个家庭很需要你”。她知道自己即将面对生死考验。在推进手术室的那一刻,她轻声承诺:“我会回来。”

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生活万岁》承载着人世间各种各样的困境。14组人,14种悲苦。他们凭着那份对生活浓烈的热情,在沼泽中挣扎求索,以勇气、责任、爱,踏过命运铺设的路障。他们的故事比精心编排过的剧情都要动人,“演技”比伟大演员更加精湛。他们“演”的就是真实本身。

命运有很多种写法,通向不同的结局,在永不相交的故事线里,很多人看见了自己。一位观众给导演组留言,“几乎每个故事都能感同身受,他们告诉同样挣扎的我,要一直热爱生活”。盲人夫妇让他想起自己同样失明的父母,坚守深山的乡村教师让他回忆起了支教的经历,照顾病重父亲的护林员让他重新思考自己的未来。他想要用心去爱,想要大喊一声生活万岁,也希望生活可以对所有人温柔一点。

任长箴形容《生活万岁》是进窄门,走远路,见微光:“窄门是艰苦、是不容易,远路意味着层出不穷的问题,可是我们不能因为门很窄,路很远,我们就不玩了。人间还是值得的,很多努力值得做,很多信念值得有,很多幸福值得争取。微光是生活中小小的信念,不是伟大的理想,而是一个个小小的盼头,支撑着我们往前走,把一道道坎儿迈过去。”

“即使你不知道一切是不是会更好,可是你就是抱着这样的信念活着,这就是生活万岁。”这是张祎理解的“生活万岁”:“也许很多人没有信仰,可是他有信念,信念是对未来的希望,也许你运气没有那么好,有时失意,可是你相信明天太阳还会照常升起。这是一种人的本能。”

“人生的本质当然是苦的,可是真正的本质是克服苦难。”任长箴认为,对个人而言,有些困难已是灭顶之灾,对于整个人世间来说,都是人间疾苦,是普通的疾苦。“人一出生即入苦境,人穿越一生的过程就是不断克服苦难的过程。有的人面对困境,是抱怨、逃避、抑郁、沉沦,有的人克服、吞咽,继续有盼头,这是我们想和观众说的:要生活下去,要积极一点。”

在大片集中上映的12月,《生活万岁》在夹缝中生存,商业院线排片之外,影迷通过“大象点映”的方式争取更多的放映场次。这个月底,影片也会在优酷上线。多位观众被片中的故事所温暖,所鼓励,对于创作者而言都是一种支持,他们会将《生活万岁》系列继续下去,通过讲述克服苦难的故事,帮助更多人穿越人生的困境,在流行文化之外,提供一种观察世界的角度,用非虚构的影像讲一些主流媒体忽略的故事。

“我完全不想这么表达了,我想换一种表达方式,我不是那样的人,我也不想那样拍了。”这位从体制出走的女导演有着罕见的坦荡,接受采访时思维跳跃,一个字一个字连珠炮似的往外蹦,毫不迟疑。

对话任长箴:我们没有贩卖苦难

第一财经:怎么看待“人间不值得”?

任长箴:安逸的时代,人需要的反倒不是物质,而是精神。丧,人间不值得,是价值观沦丧的外化,是一种愚痴。我想说,人不能这么活着,给自己找逃避、找舒服,该迎接的痛,该吞咽的苦,都是人必须要去面对的,懒散、原谅自己,遇到困难绕过去,遇到坎儿就往回走,这是不对的。何况那些说人间不值得的人都是成功者,他们都成功了,跟你说不值得,听了你就上当了。

第一财经:为什么这种说法会被很多人认同和推崇?

任长箴:努力、奋进是费劲的,励志多难,躺着多舒服。但是这些都解决不了幸福的问题。你躺着抱怨生活,吐灰色空气,可是没有春华哪有秋实,你不种地就说人间不值得,人家这么不容易还在努力地活着,到了秋天丰收了,你内心还是一片荒芜。最后谁获得快乐,谁实现梦想呢?

第一财经:环境和氛围出了什么问题?

任长箴:娱乐至上、娱乐至死。因为这些东西迎合人的愚痴,迎合人的贪欲,那是资本砸出来的,那是梦。大家愿意放松一下,暂时逃避一下,看看美食,满足口腹之欲,那是一种暂时的满足,可是让人去思考、反省的东西又有多少。我们的投资人是不是疯了,他为什么不去投那些,那些卖得更好,他还是想做一些有意义的,对精神或者心灵有帮助的东西。

相信勇气,相信尊严,相信友情,仁义礼智信,我们讲得太少了。我们可以挣很多钱,物质上满足了,花钱更自由,可是获得物质并不能彻底解决幸福的问题。人生还有许多需要面对的东西,怎么克服自己的脆弱、沮丧和嫉妒,平衡人的关系、情绪,这些和物质都没有关系。我们的价值观缺乏一种养料,帮助我们心灵穿越苦难,缺乏营养的时候大家就没有出路,在心灵和情绪没有出路的时候,那只能说“我们就丧下去吧”。

第一财经:有观众认为《生活万岁》是描写底层,贩卖苦难。

任长箴:他们不是底层,我不同意这种说法。他们也不罕见,他们很普通。只是我们长时间没有把镜头对向他们,我们没有拿笔去书写他们,大家常见的东西其实是罕见的,罕见的其实是普通的。你觉得是我们每天走在马路上碰见的人罕见,还是电视上看到的人更罕见?为什么总觉得别人在卖东西,我们为什么不卖点别的、更赚钱的东西呢。

在大学路演的时候,一位大一的学生说,看这个电影毫无感觉,所有故事都是一样的,情绪是一致的,就是怜悯,拍这个电影还有什么意义?我说,当你走向社会的时候,才能真正知道什么是生活,回过头来看反馈的情绪可能就不一样了。这个电影不适用所有人,只适用于和故事里的人同呼吸、共命运的人,是吞咽过苦难,迎接过自己信念的人。

责编:李刚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相关阅读

凡·高成了一只猫,塞尚化身水果商,这个漫画家比大画家们更疯狂

凡·高变身的猫在某种程度上很像是漫画家斯穆贾本人,他和女儿伊万娜联手创作了两册大开本绘本小说《疯狂艺术史》,参与到西方艺术史名家大师的生活片段之中,从另一个的角度观察他们。

2017-09-19 15:25

【中国梦微电影】《剪爱》:淮阳姐姐放弃高考街头卖剪纸救弟

2016百部中国梦微电影征集活动评选阶段圆满结束。《剪爱》等百部网络微电影、微纪录片成功入围。本次活动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网络新闻信息传播局指导,中国电影资料馆、北京国际微电影节、中华慈孝节组委会、永畅传媒协办。活动旨在通过网络微电影展示各行各业普通人为实现中国梦的奋斗故事,以及青年人爱国爱家乡的情怀。

2017-01-26 15:23

【中国梦微电影】《漫长的冬日》:苍凉大地上的一曲藏地悲歌

2016百部中国梦微电影征集活动评选阶段圆满结束。《漫长的冬日》等百部网络微电影、微纪录片成功入围。本次活动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网络新闻信息传播局指导,中国电影资料馆、北京国际微电影节、中华慈孝节组委会、永畅传媒协办。活动旨在通过网络微电影展示各行各业普通人为实现中国梦的奋斗故事,以及青年人爱国爱家乡的情怀。

2017-01-25 15:43

【中国梦微电影】《书香依旧》:她孤身苦等70年盼重逢,终留遗憾

2016百部中国梦微电影征集活动评选阶段圆满结束。《书香依旧》等百部网络微电影、微纪录片成功入围。本次活动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网络新闻信息传播局指导,中国电影资料馆、北京国际微电影节、中华慈孝节组委会、永畅传媒协办。活动旨在通过网络微电影展示各行各业普通人为实现中国梦的奋斗故事,以及青年人爱国爱家乡的情怀。

2017-01-22 19:43

【中国梦微电影】《二娃竞选》:大学生村官竞选村支书,踏实真干才是路

2016百部中国梦微电影征集活动评选阶段圆满结束。《二娃竞选》等百部网络微电影、微纪录片成功入围。本次活动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网络新闻信息传播局指导,中国电影资料馆、北京国际微电影节、中华慈孝节组委会、永畅传媒协办。活动旨在通过网络微电影展示各行各业普通人为实现中国梦的奋斗故事,以及青年人爱国爱家乡的情怀。

2017-01-10 15:37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