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评论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陈兴动:要避免8000亿流动性进入房地产市场

第一财经2019-01-22 14:31:12

货币政策、财政政策扩张,钱会不会到房地产去?不可避免,是多与少的问题,不是会不会的问题,所以现在就是让政策打补丁,让房地产合理发展。

1月4日央行全面降准政策宣布后,第一波降准资金于1月15日来临,25日又将来第二波。

央行降准是否会利好股市与楼市?如何避免催生新一轮的楼市泡沫?如何让投资者恢复对股市的信心?法国巴黎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陈兴动表示,目前楼市打击了年轻人购房的积极性,这对经济长期来讲是不利的,应该下决心防止再一轮泡沫。对于过去一年资本市场出现的波动,陈兴动指出,只有在管理层、上市公司、投资者、金融中介、新闻媒体这五种力量共同努力下,资本市场才能长期健康发展。

降息难度很大,降准空间还有100BP到200BP

《陆家嘴》:近日,央行全面降准一个百分点,释放了约1.5万亿元的资金,当下的货币政策也从稳健中性转变为松紧适度,今年是否将偏向松的一边?未来降准降息的空间还有多少?

陈兴动:此次全面降准相比1月3日的定向降准是一个重大的进步,说明现在的决策层对目前经济增长下行压力的担心是巨大的。第二,决策层向市场发来的信号很清楚,就是采取的政策要坚定、有力。因为100个点的降准,可以分成两次公布,为什么一次公布?就是让市场产生一种巨大的冲击,这个冲击力市场应该已经感觉到,换句话讲这不仅仅是一次性的目标,应该把它看成是积极推动达到“六个稳定”政策目标的手段,所以它应该是一个开始而不是结束。

我们相信未来的政策还会跟进,降准一点困难都没有,因为降完准以后,现在大银行的存款准备金率还有13%,中小银行的存款准备金率还在10%以上,存款准备金率的下调,既满足市场的要求和呼吁,也满足金融界、银行对现在中央银行的期待。我觉得今年至少还有100bp到200bp的降准。

至于降息,现在如果说融资难和融资贵哪个更重要?主要是融资难,而不是融资贵,降息难度很大,到目前为止我个人认为,降存贷款基准利率的可能性不大。

理由是:第一,即使金融界的毛利率的确比其他行业高得多,现在他们面临的挑战更大,比如不良贷款的压力在上升,市场利率在下调,也使得他们的利润下降,所以来自于银行和金融界的抵制力量还是很强。

第二,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资本市场,货币金融条件都在收紧,利率在上涨,这样的话,中国可能会出现比较大的压力,如果降息,可能会增加人民币的贬值压力。

第三,我们要考虑到边际效应,边际有正效应和负效应,那么正效应是什么?如果把基准利率降下来,肯定有好处,但是降下来的好处,会不会大于坏处呢?比如对小微企业降低基准利率,银行向中小微企业贷款的时候,一般都高于基准利率,如果基准利率降低,相对来讲,中小微企业得到的资金成本如何降低?

但对中小微企业来讲重要的点是什么?可能不是利率,而是贷款获得的问题,所以正的效应有,但是反过来权衡一下负效应,降准不仅是可能的,而且是必要的,但是降基准利率难度很大。

《陆家嘴》:对于普通群众而言,降准最大的看点在于是否利好资本市场或房地产市场,你是否看好2019年的行情?

陈兴动:首先降准会对资本市场提供更多的流动性,这100点的降准,刨去对原来SLF的置换,至少增加8000亿流动性。8000亿,关键是怎么传导的问题,从政府的角度来讲,央行、银保监会希望这个钱能够到实体经济,但钱到实体经济当中有几种去法?比如说推动资本市场向前走,增加IPO、增加信用债的发行,通过资本市场流向实体经济,所以一定会对资本市场产生推动作用。

但回到根本的问题,资本市场能不能更好地运行下去,取决于中国经济增长的信心问题,所以不仅仅是货币政策,更需要强劲的财政政策、强劲的投资政策跟进来,所以我们期待有新的更多的一些政策合作。

如何避免房地产吸收大量资金

《陆家嘴》:有人担心这些钱会不会又流到楼市,催生新的泡沫,你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陈兴动:的确,这是大家在担心的。当然不同的人站在不同的角度,如果是炒楼客、开发商,当然希望楼市能够进一步往上走,但是站在整个宏观的角度来讲,应该说现在更多的是担心楼市再一轮的泡沫化。

我们已经看到楼市已经涨到这种程度,打击了年轻人购房的积极性,这对经济长期来讲是不利的,应该下决心防止再一轮泡沫。

楼市经过这两三年时间的调整,目标就是房住不炒,这个定位已经很清楚,所以中央给各个城市的政策也很清楚,因城施策,稳定房地产,既不想让它降,也不想让它涨,但既然是市场,肯定不会停止不动。

那货币政策、财政政策扩张,钱会不会到房地产去?不可避免,是多与少的问题,不是会不会的问题,所以现在就是让政策打补丁,让房地产合理发展,比如说2018年前11个月,房地产投资还增长了9.7%,2019年的房地产投资我个人估计还是正增长,可能还会在4%~5%的增长,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可能已经过量了,但是一二线城市房地产还需要发展,新型城镇化还是未来,我们中国的房地产发展也没有到期,还需要继续扩张,只是说怎么做、怎么去调节。

所以房地产应该是一种稳定的增长,合理的办法就是要控制房地产价格超涨超跌,温和的增长是可以接受的。

地方政府今年也遇到了难点,这些年一下子让地方政府来一个180度的转弯也难,尽管去年地方政府卖地收入增长已经降到了5%以下,但是地方政府对房地产的依赖还要逐渐减小。

所以我觉得不是钱会不会转到房地产里面,而是要防止房地产吸收大量资金,我觉得应该可以避免,也能做到,比如现在有六七个城市已经放弃了房地产一些行政的控制办法。以前想推动房地产的时候,还对房地产的贷款利率进行补贴,现在这些政策要小心使用。

五种力量共同推动资本市场发展

《陆家嘴》:过去一年,包括资本市场在内的国内市场出现了一些波动,引起了上到监管层,下到普通民众的关注,在你看来,一个好的资本市场应该具备哪些条件?如何让中国投资者恢复对股市的信心?

陈兴动:所有的人都希望资本市场好起来,什么叫资本市场好与不好?好的资本市场肯定是整体估值能够稳定趋升,投资者能够在这个市场上得到投资回报。

那怎么能做到这一点?首先,它要跟外部整体的宏观经济相连接,所以要让资本市场涨起来无非三点:第一,我投资的股票、企业盈利不断增加;第二,中国经济信心提高,由于信心起来,看到未来中国经济的增长、新一轮的政策起来,对现有的股票进行重新估值;第三就是溢价,不仅是股票的估值回到正常合理的估值,还可能比其他市场的估值更高,这需要什么力量?需要国际的力量。比如说中国更加开放,全世界对中国都有信心,美国的股市开始往下走,欧洲开始动荡了,很多国际资本在寻求一个新的投资机会。

那现在看看这三个条件有没有?政府能做得到吗?政府首先做的到是稳定经济增速,增加信心。另一方面,中国的资本市场要起来,取决五个重要参与者:第一个是管理层,这个市场需要讲公平、公开、公正,管理这个市场也要讲规则,你要对市场上的违规者坚决打击,不能够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如果你的犯罪成本很低,这样市场没有信心,大家都去搞投机,不会去搞价值投资,所以管理层要回归到监督者(Watchdog)的概念,这么多年,这太难了,现在似乎在往这个角度转。

第二个是上市公司,上市公司一定要为投资者服务,要让投资者有回报的可能性,不能够像铁公鸡一样从上市到现在从来没有分过红,也不管理投资者关系。

第三个是投资者本身,我们现在由于个股的力量太大,所以机构投资者的机构行为跟个股一样,因为机构投资者怎么赚也赚不过个人投资者,所以个人投资者的行为成了这市场上的决定性因素,机构投资者成为不了理性的力量。

第四个是金融中介,券商、评估公司、律所的共同目的是为了投资者能够在资本市场上有所回报,可惜现实不是,你会发现金融中介在作报告的时候会按这个讲,可是到具体工作的时候,就把东西放一边去。

最后一个是新闻媒体。这五个力量是不是往一个方向走,我们观察过去一段时间以来,这五个力量不是往一个方向,所以中国需要解决一个金融生态的问题。

第一财经获授权转载自“陆家嘴杂志”微信公众号

原标题:《陈兴动:降准是否将改变楼市下行趋势?股市信心如何建立?》

责编:任绍敏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