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全球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法德在亚琛搞了这件大事情,能震慑欧洲民粹势力么?

第一财经2019-01-23 20:38:01

法德同心的窗口期最迟可能会在2021年和2022年的两国家下次选举到来时关闭。

对于欧盟而言,2019年注定将是一个多事之秋。

法国驻华大使黎想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由于三个原因,今年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首先英国脱欧。这是我们尊重同时表示遗憾的一个决定;其次是民粹主义和批评欧盟的声音在多个欧盟国家抬头;第三是从今年开始,欧洲议会将直接参与欧盟委员会领导的任命。”

在此种形势下,德法选择正面迎上: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马克龙22日在德国西部城市亚琛签署了《德国和法国关于合作和一体化的条约》(下称《亚琛条约》),条约重申德法两国将联手应对当前共同面临的挑战,在民粹主义日益增长的时候,签署这个条约十分必要,而选择在曾经查理曼帝国的首都亚琛签署这项协议,也是意味深长。

不过,外界认为,此次法德签署《亚琛条约》多少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欧洲工商管理学院(INSEAD)政治科学教授韦伯(Douglas Webber)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指出,2017年5月法国选举出了一位非常亲欧的新总统马克龙,同年默克尔方面也在柏林继续当权,为重振法德“双雄”创造了机会窗口。然而,这个窗口最迟可能会在2021年和2022年关闭,届时两国分别都将举行大选。鉴于欧盟内渐长的欧洲怀疑主义浪潮,尚不确定两国政府能否把握好这个机会,也很难预判,它们是否会成功。

法德将永不放弃建设欧盟

《亚琛条约》的基础是两国56年前签署的《爱丽舍条约》。

1963年1月22日,法德两国领导人在巴黎爱丽舍宫签订法德合作条约,史称《爱丽舍条约》,两国由此实现战后全面和解,欧洲一体化的“法德轴心”建立。

黎想指出,1963年1月22日,当时的德国总理阿登纳和戴高乐将军共同签署的《爱丽舍条约》是两个敌对国家之间的和解协议。

“大家可以想象,在我们签署条约之前的70年里,德国曾三次入侵法国,这让整个欧洲甚至整个世界陷入战争。”黎想表示,这也导致了犹太人大屠杀,并波及了很多亚洲国家。

然而当下,法德两国认为应该超越历史包袱,和平共处。民主、开放、团结、繁荣的欧盟就是诞生于法德和解的基础上。黎想表示,“回顾历史,我们也可以注意到,欧盟诞生以来,我们见证了欧洲从中世纪以来时间最长的和平时期。所以法国和德国永远不会放弃对欧盟的建设。”

在签署《亚琛条约》当天,默克尔亦指出,现在的欧洲已经不是56年前的欧洲,两国应该首先为肩负的欧盟责任做出承诺。

马克龙说,法国和德国必须为欧洲肩负起责任,并发挥引领作用。他还表示,欧盟现在遇到的威胁不只是来自欧盟外部,也来自欧盟内部。

黎想指出,“一定不要低估欧盟各国人民对一起和平共处的愿望。”

据悉,此次《亚琛条约》的内容十分具体,譬如其中指出高级别政府官员每个季度至少出席一次对方国家内阁会议,并在两国边境地区成立“共同经济区域”以推动水电和交通设施融合,相互承认对方小学至中学学历,并鼓励两国公民学习对方国家语言,等等。但这样的融合程度让法国的极右翼势力非常不满,指责马克龙在“卖国”。

黎想:“虽然抱怨但其他国家并无意退出”

不过,英国脱欧和民粹主义势力对欧盟一体化的攻击始终是法德同盟绕不过去的话题,且目前的攻击目标已经扩散到法德同盟本身。

近日,对欧盟委员会多有不满的意大利副总理萨尔维尼(Salvinii)指出,法国和德国长期支配欧盟,他想要改变这一点。

“有些时候某些人为了竞选一定会说一些话的,但是我们的经济、金融、政治的关系一定比这些要重要很多。”黎想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譬如在最近意大利和欧盟委员会发生分歧的时候,意大利并没有决定退出欧盟,他们是通过谈判解决的。

“而且恕我直言,这些可能会想到要离开欧盟的国家也可以认真地看看已经决定要离开欧盟的这些国家发生的情况。这对我来说是不能拿来开玩笑的一个问题。”黎想表示。

而回到英国本身,黎想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英方的决定让他们感到悲痛。“英国会继续和法国保持十分紧密的合作关系。英国是我们重要的贸易、政治的合作伙伴,同样英国也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是拥核国家,所以未来英国和法国会继续保持友好的关系,会继续成为我们重要的合作伙伴。”

“我们也不会忘记在20世纪的时候,曾经有几十万个英国的士兵为了解放法国而丧失了性命。”黎想表示,但是你也注意到了,我们和英国开始进行脱欧谈判的时候,27个成员国之间并没有分歧,对于那些主张脱欧的国家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发出自己的声音,但是它们并没有这么做。

法德同盟恐怕仍不够

需要看到的是,虽然法德有推动欧洲一体化的强烈决心,然而欧盟出于历史原因大量东扩后,法德目前在欧盟中的权重也进一步下降了。自马克龙上台以来,即指出欧盟必须拥有统一的欧盟预算和欧盟军队,然而此次《亚琛条约》中并不涉及相关内容。

其原因在于,目前法德斡旋空间有限:在欧盟通过任何决定,都须最少获得16个国家支持,而且这些国家人口数须占欧盟总人口65%。目前法国和德国人口总数只占欧盟总人口的30%,且法德均面临人口老龄化问题。

简而言之,为稳定欧盟和欧洲一体化进程,法德需要团结更多欧盟国家。

韦伯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迄今为止欧洲的团结依赖于德国与法国关系所提供的稳定霸权领导。

德国的领导力及其承担着更高的成本,并与此同时通过软硬兼施成功获得其他成员国对其危机策略的支持,使得欧盟能够较为顺利地度过了上次金融危机。韦伯指出,然而,随着在其他成员国盛行的欧洲怀疑主义在德国也日渐抬头,而且这种势头就算是没有在其他地方加速扩散但也持续至今,欧盟的未来将在于出现一个能够对关键决策施加影响的新的、更广泛的霸权联盟。

韦伯并提出了三种可能的选择:第一种是重建的法德联盟;第二种是法德联盟加上波兰作为中东部成员国的代表;最后一种可能性则是法德波兰再加上其他五个来自北欧的小型富裕且自由贸易导向的成员国。

韦伯也认同,即一个重新焕发活力的法德联盟将是三种情况中最有可能实现,也是最有可能“起效”的联盟。

不过,除非柏林和巴黎的领导人利用现存的机会窗口将欧洲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否则新的危机的确会加剧欧盟政治解体。韦伯表示,譬如,在2017年德国联邦选举中,德国的民粹政党德国选择党(AfD)在选举中的突破也表明,在对欧洲怀疑主义的抵抗中,德国也不再是个例外了,且可能在未来无法再像过去那样乐于推动更紧密的欧洲一体化。

而在法国方面,马克龙被“黄背心”等运动掣肘,其合纵连横的能力也被削弱。韦伯解释道。

韦伯并指出,如果是在平和时期,即便欧盟缺乏稳定的核心霸权领导,对欧洲政治一体化前景而言,影响力并没有那么重要。

但在危机之中,如果欧盟处于“无领导”状态,这就棘手得多。韦伯警告说,如果现有的危机再次升级或者爆发新的危机,那么它们可能导致比2009~2010年欧元区债务危机爆发以来更严重的欧洲政治解体危机。

(实习记者郝爽言对本文亦有贡献)

责编:吴将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