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金融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易会满接棒证监会主席,资本市场能否迎来春天?

第一财经 2019-01-26 15:39:07

一位接近易会满的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祖籍温州的易会满业务能力强,市场经验极其丰富,学习能力也很强。

1月26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决定,任命易会满为中国证监会党委书记、主席,免去刘士余中国证监会党委书记、主席职务。

非名校毕业、从基层干起、深耕工行30余载、一步一个脚印稳扎稳打,从易会满的履历来看,这位大行董事长的脱颖而出,成功演绎了“逆袭金融大佬”的传奇故事,然而这并非易会满的职业顶点。

历届证监会主席的位子都犹如烫手山芋。证监会主席肖刚任内,A股行情跌宕;刘士余任内,大起大落,刚过去的2018年,中国股市更是经历了大幅波动。如今易会满接棒证监会主席,资本市场能否迎来春天?

两次逆袭

1984年,易会满从国家级重点中专浙江银行学校(现已升格为浙江金融职业学院)城市金融专业毕业,进入中国人民银行杭州市分行,担任计划处计划员。但随后伴随着中国银行业专业化改革,易会满几乎与工行改制同一时间来到工行,可以算是开山鼻祖般的老员工。

1985年,易会满从杭州市分行计划处副处长做起,从最基层一路经历了计划处处长,二级分行副行长、行长,一级分行副行长、行长,直至金字塔的顶端。

2013年,工商银行元老级高管、原行长杨凯生卸任,易会满接任杨凯生成为工行行长。这被外界看来是易会满的第一次“逆袭”。彼时,49岁的易会满在工行任第四副行长,根据2012年工行的业绩报告披露信息,王丽丽、李晓鹏、罗熹等工行副行长均排在易会满之前。

易会满的第二次“逆袭”则是他走入公众视野以后,顺利完成了从行长到董事长的跨越。2016年5月,一代银行家姜建清谢幕工行,在工行体系内部已经锤炼31年的工行原行长易会满接任董事长一职,成为工行新的掌舵人。

从过往经验看,国有四大行的董事长人选一般都是由央行或其它副部级单位领导接替。例如,2016年原银监会副主席周慕冰接棒农行董事长职务。2017年,原中国银行董事长田国立平调至建设银行董事长。这样的例子屡见不鲜。相较之下,从行长职务升任大行董事长的则相对少见,易会满的能力可见一斑。

一位接近易会满的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祖籍温州的易会满业务能力强,市场经验极其丰富,学习能力也很强。

两年来,在易会满掌舵下的工行,资产规模已经突破20万亿,但2018年利润继续保持高速增长,资产质量逐步改善。

2018年三季度财报显示,截至报告期末,工行实现净利润2,401.20亿元,同比增长4.82%。年化平均总资产回报率为1.18%,年化加权平均权益回报率为15.15%;实现营业收入5,770.55亿元,同比增长7.71%;利息净收入4,236.30亿元,同比增长10.28%,并获得第一财经2018年度金融价值榜年度银行称号。

在工商银行历届年报、半年报业绩发布会上,易会满对记者们的提问都详细回答,直言不讳。例如在2017年,工商银行连续多个报告季中,拨备覆盖率连续低于150%,贷款拨备率低于2.5%。时任工行董事长的易会满在回答第一财经记者关于拨备的提问时表示:“过去工行拨备覆盖率曾下降至150%以下,去年工行不良贷款绝对额上升不多,并且盈利保持较稳定,按照审慎性原则,拨备提取较少。按照新的会计准则,拨备覆盖率按新口径已经到了169%,风险抵御能力比较强。”

如今,易会满任证监会主席,开启了人生的另一个阶段,也可以说是他人生的第三次“逆袭”。与此同时,他将面临更多挑战。

纾困民企

尽管掌管资产规模超20万亿的全球第一大行日理万机,但从近期易会满出席各大论坛的发言讲话中不难发现,他在思考的不仅是一家银行的经营业绩,针对金融行业如何健康发展他都有非常深入地思考,并针对行业发展弊病,提出多项改良建议。

例如,2017年,银行业曾有过简称为“三三四”的金融同业监管整治风暴。易会满在“2017中国银行业发展论坛”上说,治理金融乱象不能一蹴而就,治理金融乱象,要建立一张能反映金融业运行整体情况和风险实质的超级资产负债表。他认为,一张能反映金融业运行整体情况和风险实质的超级资产负债表能从根源切入,在基础问题上进行顶层设计,可以使我们对各类金融风险做到心中有数、手中有方、对症施治。在今天看来,易会满的思考颇为全面,在2018年下半年金融政策转向,强调有针对性的去杠杆这一想法颇具前瞻性。

又如,在2018年8月的“2018中国银行业发展论坛”上,易会满针对支付产业鱼龙混杂的乱象喊话,呼吁规范支付管理刻不容缓。这也与后来支付行业“断直连”有序平稳过度,行业进一步规范相呼应。

在2018年下半年,民营小微企业的发展是行业关心的话题。四大行中,工行董事长易会满率先亲自带队来到浙江杭州和绍兴两地,实地走访调研普惠金融服务对象中小微企业的融资服务工作。易会满称,在如何扩大信用贷款范围、额度及抵押物方面,银行需要在把握实质风险上进一步解放思想,增强主动性和创造性,降低对典当文化的依赖。

易会满调研归来,工行立即召开发布会,全面升级该行普惠金融服务,此外还发布倡议书支持小微融资,后来又与100家民企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

不过第一财经梳理发现,易会满对于资本市场和股市的言论和观点较少。他称,要建立统一的金融基础制度。要对市场各类不同监管对象的同类业务实施标准一致的统一化监管。要坚持基础资产透明。对各类通道、委外类金融产品要穿透识别底层基础资产,防止“套娃”式包装,消灭不透明,做到不管风险如何改头换面,始终有一双火眼金睛。此外易会满特别强调,要重视监管部门的有效联动,要完善中央与地方监管分工。

面临挑战

易会满即将执掌的证监会主席的位子,被业内称为“火山口”,2019年资本市场走向,是对易会满最大的考验。

2016年初,57岁的刘士余接棒肖刚出任证监会主席,从“害人精”、“野蛮人”再到“资本大鳄”,刘士余怒怼大鳄,花大力气整治资本市场乱象,但也称,“开了眼界,也很震惊”。

两年来,资本市场已经发生一系列积极变化。 一个显著变化是IPO“堰塞湖”几乎消失。排队企业积压,一直都是注册制的“克星”——注册制实施后企业扎堆上市造成二级市场股指承压,是监管层和投资者的共同担心。仅2017年一年,证监会就审理了633家企业的IPO申请。截至2018年12月13日,证监会受理首发及发行存托凭证企业还有278家,与高峰时期的800多家相比已经大大减少。

第二个显著变化是,证券违法得到有力打击,且监管日益常态化。如果上市公司不诚实、从业者不守规矩、投资者不依法交易,在此情况下贸然推行注册制,那必然是一场灾难。严厉打击违法行为,规范各类市场主体,也成为净化注册制改革市场环境非常关键的内容。以2017年为例,全年新启动调查478件,新增立案案件312件,其中重大案件90件,同比增长一倍。特别是市场操纵,在近几年得到有力打击。监管理念在转变,配套法律在完善,特别是数据监控手段的提升,都让市场操纵越来越无处遁形。

第三个显著变化是,退市制度逐渐发挥作用。注册制改革是对证券市场的“入口”进行完善,只有在“出口”也通畅的情况下,股市的新陈代谢功能才能得到有效发挥。

2018年下半年资本市场再次大幅波动,摆在易会满面前的,仍旧是一个十分脆弱,制度建设亟待完善的市场。2019年资本市场能否迎来“野百合的春天”,易会满面仍将面临诸多艰巨挑战。

责编:于舰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