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全球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一波比一波更强烈的衰退信号笼罩美国经济

第一财经 2019-02-17 20:30:58

零售销售数据、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国债收益率……经济学家警告美国经济衰退的风险。

美国与经济衰退的距离,正越来越近。

情人节当天,因美国政府部分停摆而推迟四周发布的2018年12月零售销售数据创9年多来最大跌幅,仿佛回到2008年金融危机时的那个寒冬。根据标普全球市场情报公司旗下的数据部门潘基瓦(Panjiva)的最新报告,美国从海运进口的情人节相关产品量大幅下降。

当然,零售销售数据只是众多经济指标中的冰山一角。其他不少经济指标更让人担忧,这引发了经济学家们对美国经济即将陷入衰退的担忧。

零售销售数据疲软

美国商务部的统计数据显示,美国2018年12月零售销售环比下跌1.2%,此前经济学家预期增幅为0.2%。另外,2018年11月前值由增幅0.2%小幅下修至0.1%;相较而言,2017年12月的零售销售为环比增长2.3%。

其中,排除了机动车、汽油、建筑材料和食品服务后的消费数据是经济学家推测消费者需求基本面的核心数据。2018年12月的核心零售销售环比下跌1.7%,创2001年9月11日美国遭遇“恐袭”以来最大跌幅。

而这样的趋势自2018年12月以来仍在持续,潘基瓦的研究报告显示,截至1月31日的四个月内(历史上的高峰运输季节),包括玩具、贺卡和装饰品等情人节礼品的海运量同比下降16.6%。以绝对值计算,处于2014年以来较低的进口水平。

美国著名投资人杰弗里·冈拉克上个月表示,消费者对目前形势的信心和对未来预期之间的差距正在扩大,这是“目前最严重的经济衰退信号”。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仅仅看美国的消费数据来预测美国经济前景还过于片面。牛津经济研究所的报告显示,消费的疲软也有可能是信贷紧缩的结果。虽然美国家庭债务在2018年攀升至新纪录,达到13.5万亿美元,但自金融危机以来,债务占收入的比重一直在稳步下降。

“供应方面(银行)的谨慎可能会导致信贷增长缓慢,特别是对于循环信贷,在失去增长动力的情况下进一步抑制消费者支出。”牛津经济研究所资深经济学家南希·海顿(Nancy Vanden Houten)在研究报告中指出。

另外,也有不少分析师质疑美国商务部报告的可信度和准确性,特别是在线零售销售的意外疲软非同寻常。牛津经济研究所的资深经济学家博萨沃(Lydia Boussour)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零售数据“可疑的低,消费支出的急剧下降与消费者板块的基本健康状况很不一致”。 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经济顾问、白宫全国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也认为,可能是受到政府部分停摆的影响,这份零售数据存在“诸多故障”。现在经济学家就等着看是否12月零售销售的修正值会有所改变。

各类经济指标让人警惕

此前美联储公布的1月工业产出数据也不尽如人意。美国1月工业产出环比下降0.6%,预期增加 0.1%。美国1月制造业产出环比下降0.9%,创2018年5月份以来最大单月降幅,预期持平。其中,1月汽车和零部件产出大幅下挫8.8%。除了采矿和公共事业之外,美国其他所有工业类别都出现下降。这包括机械、化学、电子设备和航空航天设备在内的产出。

经济的疲软反映在工业产出上,自然也反映在就业上。美国劳工部上周四宣布失业数据。首次申请失业救济的人数超出预期。截至2月9日当周,美国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为23.9万,预期22.5万,前值23.4万。

而国债收益率也是交易员们首要关注的数据,这也是经济衰退中最受关注的市场信号。当经济看起来健康时,长期政府债券的收益会高于短期债券,因为投资者需要更长时间才能获得全额回报。但是,当交易者对经济产生严重怀疑时,情况就会发生变化,这可能导致长期收益率跌破短期收益率。而这种被称为“倒置收益率曲线”的动态往往预示着经济衰退。也正因为此,根据三个月和10年期国债收益率之间的平均每月差价,纽约联储制定了一个经济衰退概率跟踪器。最新数据显示,截至明年1月的12个月经济衰退可能性为23.6%,是自2008年7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经济放缓的风险加大

令人失望的经济数据迫使经济学家下调2018年第四季度的GDP预期,同时专家们也更加担忧2019年美国经济的动力。

由于美国政府部分停摆,官方的2018年第四季度GDP要到2月28日才能发布,但经济学家们早早地下调了预期。亚特兰大联储在上周零售数据公布后,将GDP预测下调至1.5%,较2月6日的2.7%下降了近50%。而高盛将其第四季度GDP估值下调了0.5个百分点,至增长2.0% 。巴克莱也加入了这股潮流,将此前第四季度GDP预测的2.8%下调至2.1%。摩根大通则从之前的2.6%下调到2.0%。

如果经济学家对上季度GDP的预测准确,那么美国2018年全年的GDP增加将无法超过特朗普此前许诺的3%。

另外,经济学家也不看好今年的经济前景。美联储已经预测今年GDP增长为2.3%,明年为2%。

博萨沃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他认为美国经济很可能已经过了经济增长的最高速时期。“虽然全球(经济)逆流是引发‘鲍威尔看跌期权(Powell put)’的最初原因,但疲软数据和低通胀数据的结合为美联储长期不加息提供了更有力的理由。我们估计,如果美联储在2019年保持利率不升,那么正如市场预期的那样,这将为2020年的实际GDP增长提供0.3个百分点的缓冲。”

而高盛则在上周四的报告中明确指出,全球经济增长的放缓可能对美国造成重大影响,“我们的模型显示,如果美国以外的全球经济体经济增长率下降1个百分点,美国经济衰退的可能性将从我们目前预测的14%上升到20%;如果下降2个百分点,美国经济衰退的可能性会增加到32%;如果下降3个百分点则增加到46%;如果跌4个百分点,则为上升到64%。”高盛在研究报告中指出。

责编:戚德志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