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评论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秦朔:我从不怀疑增长,只是担心发展

第一财经 2019-02-18 12:18:41

中国需要增长,也有潜力增长,对此我从不怀疑,但我们一定要防止“没有发展的增长”。

在2019年的这个早春,我们国家的经济正在出现一些变化,最突出的表现就是政策暖风呼啸而至。

刚刚结束的1月份,作为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指标,中国的社会融资增量达到4.64万亿元;新增人民币贷款3.23万亿元,均超预期地创下历史新高。强劲的信贷,预示着新一轮的宽信用周期的开启。

1月初,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再推出一批针对小微企业的普惠性减税措施,如对小型微利企业年应纳税所得额不超过100万元、100万元到300万元的部分,使税负降至5%和10%;对小规模纳税人的增值税起征点由月销售额3万元提高到10万元,等等。政策实施期限暂定三年,预计每年可再为小微企业减负约2000亿元。

春节刚过,《关于加强金融服务民营企业的若干意见》和《关于有效发挥政府性融资担保基金作用切实支持小微企业和“三农”发展的指导意见》也出台了。

……

暖暖的春风迎面吹,桃花朵朵开。2018年对中国经济的悲观情绪正在被遏制。

我写这篇文章,主要不是讨论投资拉动问题,而是最近在研究2018年上市公司表现时,深感大量中国企业并没有沿着效益为本、提升核心能力的发展路径,还是习惯于外延扩张,把资本运作和撬动政府资源当成两大经营手段,精力用在夸大其词炒作未来故事上,最后一地鸡毛,害人也不利己。

商业世界不断上演急功近利的故事

春节前,伴随商誉减值风险的集中爆发,一批A股公司开始“比惨”。截至1月31日,404家A股公司预告2018年业绩为“预亏”,106家预亏上限超过10亿元。国信证券的研究报告指出,经手工查阅近700家创业板上市公司的业绩预告,2018年第四季度创业板单季亏损近300亿,创历史之最。其主要原因是2013年之后的外延式并购,没有兑现应有的业绩,因此,必须对通过并购形成的商誉进行减值。但“财务大洗澡”、把能减的商誉都减了之后,创业板的净资产回报率有可能上升,迎来一个拐点。

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通过把2018年业绩做的更亏,一次亏到底,未来业绩不就好看了吗?这些公司还是在动“利润调节”的脑筋,而不是反省这些年,你到底创了什么业?有什么创新?

华谊兄弟曾是创业板的明星公司,预计2018年亏损10亿元。董事长王忠军1月30日在机构调研时说:“我感觉很抱歉,但不用追溯市场原因,我们还是以反思自己为主。”他反思华谊犯的错误,包括“执行力不足”、“花钱大手大脚”、“员工互相甩锅”等等。他说2019年会逐步剥离和电影、实景关联较弱的业务与资产,回笼资金、优化债务结构,把这些钱拿来把内容制作做好做强,收掌为拳,强化核心竞争力。

如果2019年金融市场以宽松为基调,对华谊兄弟这类长期投资比较大、资金占用比较多、资产流动性不太好的公司,肯定会有帮助,但如果还是偏离初心,不聚精会神做好内容,纵然能通过投资赚些钱,也不会成为一家优秀公司。

乔布斯曾经说:“公司是人类最神奇的发明之一,公司非常强大,但即便如此,我创建公司的唯一目的只是为了产品,公司只不过是手段。”

而在中国资本市场上,太多公司不是把心思用在产品上,而是用在所谓“市值管理”上。

为什么要做公司?怎样做公司?什么是公司成功的标志?这些根本性的问题不想清楚。

很多中国人很聪明,也勤奋,是可以好好搞技术和产品的,但是机会主义可能葬送他们。

康得新是A股市场上的“大白马”,创始人钟玉是中关村最早那批创业者中的常青树,是有技术创新的追求和能力的,公司在预涂膜方面也很有实力。但最近,因为几只债券违约,因为被证监部门调查发现大股东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以及被媒体质疑财务造假,声誉一落千丈。从深交所到投资者都在问,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ST康得新账面上显示还有150亿元的货币资金,为什么到2019年1月15日,10.41亿元的超短期融资券都还不了?这个问题,钟玉到今天为止,顾左右而言他,没有一个清楚的说法。

从我简单的了解看,ST康得新今天的问题,是因为大股东康得集团大量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康得集团为什么这么做? 2017年7月,康得集团先是宣布在山东建设康得碳谷,号称总投资500亿元,2023年将成为“全球最大的高性能碳纤维生产基地,推动我国碳纤维行业赶超世界先进水平”;11月又宣布在江苏建“两园一程”,即占地5.15平方公里的先进高分子材料产业园、占地1.49平方公里的康得新碳纤维航空复合材料产业园和占地5.2平方公里的康得新未来城,要投资1800亿元,计划2025年全部达成。

有研发能力、技术能力的人也把心思用到圈地造城、政策套利上,太可悲了!要是建个创新城就能解决创新问题,那不是太容易了吗?!

过去这些年,我们听够了故事,急功近利,速胜暴富,虚荣吹牛,动不动就是几年投个几百亿,超越世界水平。我们忘了常识、常态、正常的规律,连一些本来很优秀、有可能做出大的建树的企业家也异化成故事高手和诚信叛徒。其实,一个目标的达成都要千辛万苦,那么多炫目的目标,怎么可能?!

要防止“没有发展的增长”

我一贯主张和呼吁从政府到金融机构和社会,理解民企之艰,创设好的环境,激发企业家精神。但我也希望,民企要诚实和有尊严地活着。否则中国的商业环境永远是一锅粥,只谈政策冷暖,不问是非曲直。

风险投资人朱啸虎前不久在朋友圈发了一张照片,配写了一段话:

“经常参加达沃斯论坛的公司股价表现远逊于标普500指数!浮躁的年代更要远离名利场,才能安心做事。很多创业者喜欢在商业计划书里列上各种荣誉,什么30 under 30/40 under 40,其实这些在投资人眼里都是负分项,而不是加分项,远远比不上扎实的业务数据!”

我看了一下,这张图反映的是2009年到2014年的情况,这个结论能不能推演到全时间段,还不能确定。但我查了一下福布斯30岁以下精英榜,确实发现,有的在发榜前已接受刑事调查的P2P平台CEO也入选了,有的在哈佛只参加过某个短期课程的也标榜成哈佛商学院毕业生了,怪不得朱啸虎说是负分项。

给朱啸虎留言的有几位我也熟悉。印象最深的一条是,“名是最空的。出名的唯一价值就是成为大家讽刺娱乐的对象,sooner or later”,作者是非常低调的独角兽公司创始人。还有一条是,“经常在说给世界上的问题找答案的人,通常是世界上的问题的根源”,作者曾是哈佛中国论坛主席,非常沉静的一位投资人。

事实上,我们中国并不缺乏优秀的、沉潜的、真正把一个产业的规律弄明白、做出世界级产品的公司。前些年的康得新也曾有这样的潜质。但这些公司的领导人,大多都是深潜者,悄无声息地当隐形冠军。

中国需要增长,也有潜力增长,对此我从不怀疑,但我们一定要防止“没有发展的增长”。

我们要深思,为什么中国经济的投资率这么高,但投资的效率并不高。

高质量发展,在宏观上的表现应该是全要素生产率(TFP)的提高,而不是GDP增速和股票指数;在微观上的表现应该是效率、效益和核心竞争力的提高,而不是靠政策套利和资本运作就能赚大钱;在制度环境上的表现应该是市场化和法治化合二为一,而不是忽冷忽热缺乏稳定预期;在商业文化上的表现应该是正道光明,doing good doing well,而不是骗与瞒,不负责任的瞎吹,以及互害。

机会主义是高质量发展的最大敌人。它可能来自经济的任何方面,政策、企业、市场监管、投资者文化,等等。

丘吉尔曾说,Never waste a good crisis,永远不要浪费一场好的危机。

如果说,中国经济在2018年事实上经历了一场危机的话,当我们一起度过危机、创造新的生机的时候,不能只是用拉动增长的方式,更要用内涵发展、能力跃升的方式。政府在经济托底方面有很大作为,但在驱动创新方面,更应让市场发挥作用。

用简单和轻易的方式就能解除一场危机,只是说明危机暂时被旁移了,稀释了,而不是真的消失了。没有深刻的自我反思与自我超越,我们在危机时犯过的那些错误,将不可能真正得到救赎。

第一财经获授权转载自“秦朔朋友圈”微信公众号,有删节。

责编:任绍敏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