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全球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美国“债王”独断市场近50年,晚节不保黯然退场

第一财经 2019-02-26 19:50:19

最近一年,格罗斯交易失误不断,管理的基金回报不高,价格波动不小,投资人怀疑比尔“廉颇老矣”,纷纷撤资。他的退休身退,多少走得有点凄凉。

在经历了近半个世纪的漫长交易生涯之后,今年74岁的美国老债王比尔·格罗斯即将于3月1日退休。

格罗斯创立并执掌固定收益市场巨头PIMCO长达数十年。PIMCO旗下的旗舰基金在巅峰时期最高资产管理规模达近3000亿美元。从1987年创设至2014年9月底格罗斯离开PIMCO,该基金年度回报率高达7.8%,让格罗斯成为当之无愧的债王。

这位住在加州的老人在接受采访媒体采访时仍旧精神矍铄,然而事实上,最近一年,格罗斯管理的基金表现不尽如人意,不少投资人担心他“廉颇老矣”,纷纷撤资。

破灭的温和熊市梦

2018年,格罗斯管理的骏利环球无约束债券基金(下称“骏利基金”)净值下跌了3.88%,其管理的资产在这样不理想的业绩下也不断缩水,从年初的22.4亿美元下降到年底的9.5亿美元,跌幅高达57.59%。剩余的资金中还包括其个人投资的7亿美元,而造成这一切的主要原因是,格罗斯去年误断美国债市为温和熊市。

根据骏利基金的仓位报告,2018年初,该基金主要资产都投了公司债券、结构化房贷封层债券、国债,以及一些股票与ETF。其中55%的资产投入工业债券,31%为银行等金融机构发行的债券。

“购买企业债券可以得到比国债更高的收益。格罗斯是追求包括利息收益在内的总收益投资者,愿意承担本金小幅下跌的风险换取更高的利息收益,达到总收益最大化。投资公司债务不仅仅要承担投资国债带来的利率风险,还要承受信用利差扩大带来的额外损失。”——美国银行一位风控主管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

去年以来,美联储不断提高利率,从而造成债券价格同时受到利率上升和信用利差扩大的双重打击。但格罗斯仍选择重仓公司债,这缘于他对利率市场和美联储升息的预测。他一直都认为,美联储不能按照自己的想法提高利率,最终美国的利率将比市场预期的要低。

2018年1月,格罗斯在媒体上预测:“美国10年期国债的利率将非常缓慢地上升,利率不会显著增高。”根据这一判断,格罗斯认为,“债券市场将处于一个温和的熊市”。

当时,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为2.46%,而美林投资级债券指数的信用利差平均为100个基本点。如果仅仅是国债利率上升54个基本点达到3%,购买投资级债券得到的额外信用利差足够补偿利率上升带来的损失,那格罗斯重仓公司债券就非常合理。

但真实情况却残酷得多,美联储在去年3月会议结束后就给出2018年加息4次的预期,美国10年期国债利率在4月迅速突破3%,远比格罗斯设想的快,而且10年期国债利率在突破3%之后继续上升并在11月突破了3.2%,这引发了基金投资人大量赎回的要求。与此同时信用利差也大幅上升,让公司债券遭遇了双重打击。

制图:蒋浩明

错判德国国债被迫平仓

格罗斯如果仅仅是重仓公司债券,其2018年的亏损还不至于会达到3.88%的水平。更让投资者心惊肉跳的是,基金净值在2018年5月29日当天大跌了3%。即使对于股票基金而言,一天内净值下降3%也实属罕见,何况是风险级别较低的债券类基金。

造成大跌的原因是当时格罗斯认定德国国债价格虚高,利率被欧洲央行人为地压低,他赌德国国债的利率终究要回到和美国国债利率类似水平。

格罗斯曾于2015年4月21日在推特上高调宣称:“做空十年期德国国债是一生一次的机会,甚至比1993年做空英镑还要好。”

为了做空德国国债,格罗斯卖空了德国国债期货,并购买美国国债期货,寄望两者的利率回归基本面,使两者之间的利差减小。

“用国债期货交易可以得到很高的杠杆。而且卖空德国国债,购买美国国债,两者的市场价值大约能够抵消,看风险报表不仔细的话很容易忽视这里面实际承担的风险。”——美国银行风控主管如是说。

在2018年年初,十年期德国国债的收益率只有0.4%,而美国10年期国债的收益率有2.4%,两者相差足足有2个百分点。而德国国债收益率低,所以卖空的成本也低。德国2017年的GDP增长为2.2%,与美国2017年GDP增长2.3%极其类似,所以在2018年年初按照基本面来分析不难得出,德国国债理应和美国国债收益率类似的结论。

德国国债利率之所以低,是因为欧洲央行在大量购买欧洲各国发行的国债。一旦欧洲央行像美国同行一样减少甚至停止量化宽松,德国国债价格就会出现下跌。与此同时,格罗斯认为美国国债收益率不会大幅上升,所以卖空德国国债,买入美国国债,可以有净利息收入,还能在价值回归基本面的时候从投资组合的升值中得到资本收益。

然而格罗斯误判了欧洲政治的复杂性和美联储升息的决心。

2018年5月29日,意大利选举出现没有政党取得过半议席、联合政府面临难产的新闻,这造成欧洲投资者抛售风险资产,购买较为安全的德国国债,把德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继续压低8.4个基点,达到25个基点,单日跌幅25%。让卖空德国国债期货的格罗斯损失惨重。

随着欧洲不断涌现的政治不确定性,2018年德国国债收益率始终没有上升,而美国国债的收益率反而因为美联储不断加息而不断向上。10年期德国国债与10年期美国国债的收益率的差距从2018年年初的208个基点,扩大到11月的280个基点。格罗斯在亏损严重的情况下在年底前被迫平仓,损失惨重。

曾经风光无限

虽然格罗斯有些晚节不保,但这并不影响他这一生成为传奇“债王”。

格罗斯在1971年以1200万美元资金成立PIMCO,在2014年格罗斯离开的时候,总管理资产已经增长到2万多亿美元。在1971年到2014年之间,基金每年平均回报7.9%。格罗斯基金高额回报主要是因为他成功地把握了过去20多年债市的大牛市,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带来的大牛市。

在1971年到2014年之间,如果把资金投入标普500股票指数,平均每年包括股票升值和股息发放的总回报为8.8%,比PIMCO的年回报高不了太多,但PIMCO的风险和波动则远小于同期股市。

1981年美联储为了对抗通货膨胀,曾把利率设定在20.6%。之后的近40年里,美联储利率不断地下降,固定收益资产价格不断上升。债券市场也因为利率降低而不断扩大。原本的高金融杠杆在高利率环境下曾无利可图。但利率降低之后,公司竞相发行债券扩大投资或者回购股票,使得债券市场出现大发展。

2008年的金融危机更是为PIMCO带来了巨大的发展。格罗斯成功地预测到次贷危机,于是大量购买国债和房利美担保的房贷债券。随着金融危机的爆发,人们抛售风险资产,投入美国国债,使得格罗斯的投资大获成功。随着两房被美国政府接管,其担保的债券价格也随之上涨。

为了刺激经济,美联储推出量化宽松,高价收购美国国债和房地美、房利美担保的房贷债券,使得格罗斯的投资进一步增值。但是当美联储结束量化宽松,开始提升利率的时候,格罗斯却没有充分认识到长达30多年的利率下跌出现反转,将会给他的投资策略带来多大的冲击。

在格罗斯辉煌的年代,投资者们曾歌颂他独断专行的投资风格,称之为远见卓识、力排众议。格罗斯还曾谦虚了一把,在给客户的一封信里写道:“我真的是一位伟大的投资者吗?不,并不是。就如在《太阳照常升起》中,用海明威笔下‘杰克’的话来解释,‘这么想想是不是很漂亮?’或许在这个行业中你越长越久,你必须越来越多地暴露你的阿喀琉斯之踵。无论在哪里,无论可能是什么。”

当初格罗斯写这段话也许仅仅是客套一下,没想到在他退休前的最后一年却一语成谶。

责编:吴将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