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A股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解密安然钻石国际:“千万非凡成就名人”怎样被推上云霄

第一财经 2019-02-28 12:03:17

与神化的产品功能相对照的,是被神化的组织创始人。与创始人动辄千万报酬相对照的是,直销底层人员愈加贫困

春节前,朱清庭犹豫着要不要买一张300多元,从杭州到石河子的火车票,站40多个小时火车回家——她已经两年没回家过年了。

犹豫,不仅仅是因为300多元的火车票钱她买不起,还因为家人已经将她排斥在外。

曾经,26岁的朱清庭在朋友和家人的口中,被亲热地称为“蜻蜓”,但现在不一样了,全家人对蜻蜓陷入的这项“事业”,讳莫如深,现在全家人谈“蜻蜓”色变。

朱清庭曾向父亲许诺,两年内给父亲买辆奔驰豪车。父亲并未当真,在父亲心中,她已经是个废人。

如今,朱清庭又变成了她原本全力维护和一心向往的钻石国际创始人的“眼中钉”——去年年底以来,朱清庭站在了钻石国际的对立面,揭露钻石国际创办人家族对直销底层人员的剥削及其传销本质。

从新疆起家,拥有庞大的会员团队,立志要做中国直销第一“系统”的钻石国际,成立于2012年,以销售山东安然纳米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安然公司)的产品为主业,如今,钻石国际已发展成为超过万人会员的销售组织。

与权健的卫生巾和鞋垫等产品的宣传方式类似,安然钻石国际体系宣称,安然的男性内裤可以缓解男性的前列腺增生和尿频症状;女性的卫生巾可以消弥女性的子宫肌瘤,因为里面在有一个负离子芯片,那个芯片中每立方厘米可释放6700个负离子,可以把子宫肌瘤吸附出来。

与神化的产品功能相对照的,是被神化的组织创始人。与这个组织的创始人动辄千万报酬相对照的是,直销底层人员愈加贫困,朱清庭没有想到,自己发展了100多名下线,给父亲买车的愿望仍然实现不了,不仅如此,还负债累累。

一将功成万骨枯

在重庆一本刊物《知识经济•中国直销》增刊中,钻石国际的领军人物——张志军,2016年还是钻石国际“三千万非凡成就名人”,到了2017年,就成了“四千万非凡成就名人”。 2018年,更是成为了“五千万非凡成就名人”(2018年数据为内部宣布,并未公开出版)。

钻石国际对外宣传和召开大型宣讲会议时,喜欢把团队薪酬较高者的姓名,直接以人民币的数量级别相对应,以彰显财富效应。

在钻石国际创办人和其家族成员收入滚雪球般增长的背后,是数不清像朱清庭这样的底层销售人员,不断向高级别的会员输送真金白银,代价是牺牲原本的工作和事业,葬送人脉关系和信誉。

朱清庭是钻石国际八名创办人之一——李囿谊团队的下线。自2016年加入钻石国际来,朱清庭已经为钻石国际拉来了114个会员,其中31多个是VIP,每个VIP需要购买21180元安然公司的产品;一部分是金卡会员,即需要购买8600元的安然产品;另外一部分是银卡会员,需要购买4350元的安然产品。100多个会员,即使不算孳生会员产生的部分,也有80多万销售额,但朱清庭拿到的报酬只有3.2万元。

朱清庭对钻石国际态度的转变,始于2018年年底直销公司权健事件爆发。2019年1月7日,天津市公安机关对权健实际控制人束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

1月13日,李囿谊的哥哥,也是李囿谊的下线——李晓义通过微信发给朱清庭一份盖有“山东安然纳米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红章的直销员计酬和奖励制度,这份只有200字不到的文件,看起来像是一份应对紧急情况的“临时文件”,它完全迥异于此前上线团队,向她和她的下线讲解的详细的“金字塔式团队计酬”模式——朱清庭花了两个多月时间,才理解了这份复杂的计酬体系。如果按这份文件来计酬,朱清庭拿到的报酬应该至少有20多万。

除这份粗糙的“临时”文件之外,李晓义还给朱清庭等拥有工作室(运营中心)的一钻、二钻人员,发放一份为名《工作室、店铺紧急事件处理办法及应付话术》的文件,文件要求工作室撤掉钻石国际的LOGO、钻石国际“百万非凡成就名人”头像展览照片、业绩优秀人员的提车照片等等,还编发了一些“话术”让工作室覆盖的人员应对“检查”。

权健事件发生后“组织”的种种反常,令有一定法律知识背景的朱清庭意识到,自己参与的这个销售组织,可能是非法的——现在一系列的应急调整,是为了掩盖之前的问题。

更早以前触动朱清庭独立思考、质疑“组织”的情境,是她发现周边钻石国际会员的贫困与窘境:李兴是朱清庭的同学,被朱清庭拉来成为下线,李兴放弃了原来的律师助理职业,加入钻石国际一年半来,信用卡透支20多万元。

朱清庭的一位好姐妹,不堪长期没有收入还要不断往钻石国际投钱的窘境,业余卖起了298元一盒的面膜。朱清庭问,姐姐你怎么卖起了面膜?她隐晦地向朱清庭抱怨:“发财的梦想是好的,但是肚子还是要填饱的。”

余鹰是上海人,曾在新疆居住多年,加入钻石国际之前从事酒店管理工作,月薪也有一万多元。2018年6月他加入钻石国际之后,全力以赴运作安然事业,参加钻石国际全国各地的会议和培训,没有了收入,现在还负债20多万元。

李兴和余鹰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钻石国际一场所谓NDO会议的门票,不亚于一个明星演唱会门票,还有来回飞机票,“只要带几个人,1万块就没了。”

第一财经记者在一个钻石国际会员维权群中看到,有人在群里说,“我2018年就退出了,到处开会学习费用真的受不了,做了2年,花掉了积蓄二十多万还不止。“另一人接话说,“我花了30几万。”还有自称会员的人士称:“因为参加会议培训到晚上12点多,身体不堪重负,造成脑梗。”

疯狂的会议

会议是钻石国际创办人及家族成员收入的一个重要来源。2019年1月初,《南方都市报》报道了钻石国际在广州琶洲的会议,2000多人参加,门票票价380元。南方都市报报道直指钻石国际拉人头,无资质违法直销。

除广州会议外,第一财经记者还获取了2017年至2018年,钻石国际在北京、上海、乌鲁木齐、郑州、威海等地召开会议的视频和宣传资料,每场会议少则三千人,多则八、九千人甚至上万人。2018年4月,钻石国际乌鲁木齐体系会议可能是最为火爆的一次会议,参与人数多达八、九千人,会议门票680元/张。

2018年4月,钻石国际六周年庆典万人大会“非凡成就名人”开着宾利入场(乌鲁木齐)

刚入会不久的会员,要想取得业绩,不得不带领自己的潜在下线去各地参加会议,这些费用,包括入场券、差旅费、住宿费,大多数需由带领者垫付,这些带领者多数层级较低,还没有从钻石国际赚到钱。

如果没有下线,或者下线只是购买产品,没有发展出更多下线,这先期垫付的成本就“泡了汤”。

有时候,刚入会的会员,被上线鼓动“冲业绩”,被怂恿为家人占位,又需要掏出一笔钱来为家人入会VIP籍或金卡、银卡籍。比如朱清庭为六位家人占位过4350元的银卡;李兴自己入会员时是VIP会员,还为4位家人占位过4350元的银卡。

占位奖,是钻石国际“排队奖”的一种叫法,占好位的人,躺着坐收排在后面的会员业绩提成。2016年钻石国际曾经公开宣传,创办人张志军的女儿唐唐(音),只有6岁,每个月的月薪三万多,2018年再宣传的时候,唐唐的月薪已是6万多。

直销专家、北京华泰(杭州)律师事务所市场发展部主任叶少华解释说,金字塔式的二八成功法则,使得加入人员越多,相对贫困的队伍越大,这是新的“直销难民”大量涌现的根本原因。

带潜在下线参加NDO大会,听台上“导师”们渲染一个又一个农村小伙、卖菜大妈通过钻石国际成功开上百万豪车的故事,才能“拉到人,报到单”。

广州琶洲NDO会议上,一位“两千万非凡成就名人”说,自己有20多块金表躺在抽屉里。相形之下,朱清庭与带来的伙伴们,五六个人挤在一间廉价宾馆房间里的窘困,这让朱清庭怀疑,创办人及家族成员的财富到底是来自于自身的努力,还是来自于千千万万个朱清庭的供奉。

金字塔塔顶上的明星与“直销难民”

朱清庭拿的3.2万元报酬,并非钻石国际有意克扣,而是按照钻石国际体系的薪酬设计,她只能拿到这么多。

按照安然公司钻石国际的讲授的制度,会员只有发展了A、B两条线或以上,才能计酬。而计酬是以A、B两条线中,发展最差的那条线来计酬(发展得好的线,称为大区团队,被形象地称为“粗腿”;发展得差的线,称为小区团队,称为“细腿”),以朱清庭为例,她的B线“细腿”,线下有40个人,其中 9个VIP,31个银卡,合计PV值为201000元,201000乘以区域奖提成比例16%,就是3.2万元奖金。

钻石国际体系最诱惑人的是育成奖 ,会员达到一定的聘位,就可以拿下线收入的10%,比如五钻会员可以拿他下面一钻、二钻、三钻、四钻以及合格高级经理总收入的10%。

但朱清庭发展了114名下线,仍然没有资格拿到育成奖,只能拿区域奖。这是因为她的聘位始终是一钻,没有上升到二钻。没有升聘的原因,是她的下线基本没有业绩。

作为朱清庭的下线,李兴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他也想做业绩,发展下线,但115元一双的袜子,280元一条内裤,卖给谁?“你跟他说穿上这内裤就能缓解前列腺,穿上这款袜子就能缓解脚气和脚臭,谁信?”

第一财经记者大致估算了一下,两年多来,朱清庭的实际推销业绩是88.7万元,这对于660元一个杯子、75元一个口罩、3.3元一张女性卫生护垫的销售标的来说,已经是业绩斐然了。

产品只是一个幌子,重要的还是拉人头。安然公司的五大类型、11个系列、400多款产品,大多费而不惠。朱清庭说,她发展的下线100多号人,没有一个只是想买了产品就走了,都是想加入这个系统,跟她一起赚钱,但发展下线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安然钻石国际奖金制度

锦天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佑强律师指出,从钻石国际的运作模式来看,基本符合“交入门费”、“拉人头”、“组成层级团队计酬”的三点典型传销特征。

王佑强律师介绍说,我国2005年出台的《直销条例》第二十四条规定,直销企业支付给直销员的报酬,只能按照直销员本人直接向消费者销售产品的收入计算。“金字塔顶端的人,他们面对面的销售额,充其量不会超过100万,但他们却能拿到1000万、5000万的收入,说明什么,说明他们拿是别人的钱,是底层直销人员的钱。”

另外,《直销条例》第十四条还规定,直销企业及其分支机构不得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产品作为成为直销员的条件,但安然钻石体系却以银卡(4350元)、金卡(8600元)、VIP(21180元)等不同身份购买产品才有资格成为直销员。

朱清庭说,每次拉人的时候她也踌躇过,她担心,要是对方赚不到钱,是不是就害了他。她的“百万导师”跟她讲,每一个行业都是这样的,都是拉人头。

朱清庭“反水”之后,被钻石国际高层称为“碰瓷党”,要求所有的钻石国际“家人群”清除朱清庭。朱清庭说,她还收到过来自钻石国际的电话威胁。但26岁的她仍然要求记者以实名报道她的遭遇。

在安然钻石国际的体系,会员入会会给予一个编号、一个账号和密码以登录会员系统。在权健事件发生之前,这个会员系统有一个“业绩中心”模块,与权健的OA系统类似,这个模块会显示登录会员的代理级别、该名会员下A1至A5各条线“抽头”业绩。但权健事件发生后,安然钻石国际会员系统的“业绩中心”这个模块就打不开了。

第一财经记者辗转获得了“业绩中心”模块关闭之前的截图,如下图显示,“查看奖金详细”界面有区域、育成、复销等各种津贴的明细,该名会员的代理级别为“二钻会员”,但该级别并没有显示。

安然钻石国际体系会员系统的“业绩中心”板块

虽然在各个所谓直销体系里,育成奖的叫法各有不同,其实质都是“抽头税”,安然钻石体系育成奖比例是前三代收入的10%,后七代收入的5%。

王佑强律师分析,育成奖奖金制度的实质是,这个体系膨胀得越快,枝干越长旁系越粗,则新加入的人,离塔尖的位置越远,越没有成功的希望。他们努力的效果,不过是把塔顶上明星们送上更高的云霄。

“永动机”

截至2019年1月中旬,钻石国际宣传,全国运营中心已增加至104家。这些运营中心遍布北京、上海、四川、云南、河南、江苏、河北、山西、重庆、山东等地。运营中心在内部称“工作室 ”,作为区域性地开展拉人头、培训的活动场所。

新疆是钻石国际的发源地。一名新疆的钻石国际直销员告诉记者,钻石国际在新疆的知名度不亚于苹果手机,他的同学十名中五名听说过钻石国际。

2012至2017年是钻石国际的第一个五年,建树甚微。2017年至2022年,是钻石国际称的第二个五年,也是飞速发展的五年。钻石国际系统创办人张志军说,第二个五年的目标,一是计划突破200亿的销售业绩;二是培养至少一万名百万以上“非凡成就名人”。

也就是说,到2022年钻石国际将有一万名坐拿百万报酬的会员,这样的速度,是其他任何企业都无法企及的。

如何让更多的人加入进来,是这些创办者的当务之急。创办者要做的,是不断用财富包装自己,用梦想点燃新人的希望。

“辛苦一阵子,享受一辈子。努力三五年,保障几十年。把人脉变成财脉,把朋友变为财富!让直销变得高贵起来。”这是钻石国际在各个公开场合宣扬的“直销”理念。

在张志军的口中,钻石国际好像一台“永动机”,加入进来的人不肖多日,便能躺着赚钱。张志军在2018年接受《知识经济》的采访时说,“从2012年起,钻石体系到现在的钻石国际系统,6年的时间,我们的初心一直没有变,那就是建立管道,为系统伙伴提供永续保障。”

“你下线越多,收入越多,你躺在那边,就是永久的管道收入。”朱清庭说。

朱清庭承认自己起初是因为贪念,不甘心拿稳定的工资报酬。朋友拉她进来,她也不是一开始就笃信的,一年多来她并没有动心,但架不住朋友发来的谁谁谁又提豪车了、谁谁谁又拿百万报酬的照片的诱惑。

余鹰说,团队一直宣传的心术是,钱在哪里心在哪里。“不惜一切手段把朋友弄进来,然后断其后路,让他全力以赴,跟着我们干。”钻石国际有每天三小时的晨课和日课,而且要求会员“每会必到,每到必会。”

当金钱和时间都交给了这个体系,讲课也好,培训也好,包装也好,开会也好,所有的目的,其实是让不断加入的新人,为金字塔顶尖的财富裂变添砖加瓦。

钻石国际创办人家族成员

钻石国际会员系统谁主导?

2018年6月之前,钻石国际体系的运营,甚至没有一个公司主体。钻石国际现在的运营实体——新疆子君钻石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注册时间为2018年6月,注册地点为,新疆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宝山路365号1层02门。注册资本金1000万,其唯一股东任梦琦被指为钻石国际创始人张志军的妻子。

在公司注册之前的对外活动,均为“钻石国际”名义进行。

那么注册在乌鲁木齐的钻石国际,与注册在山东威海的安然公司,到底有什么联系?

在公开的宣传册和媒体报道中,安然公司董事长为刘润东,梁浩为总裁,二人为夫妻关系。刘润东还是安然公司的法人代表。

第一财经记者致电安然公司官方电话,接线人员否认自己与钻石国际的关系,称钻石国际只是安然的“经销商”,钻石国际的创始人张志军也和安然公司无关。

查询公开资料,钻石国际和安然公司,双方股东和高管的确没有关联关系;安然公司的官网和安然公司的APP“安然通”上,也找不出与钻石国际的痕迹。

但各种公开场合,安然与钻石国际像“连体姐妹”一样,总是同时出现。

在《知识经济中国直销》杂志上,安然和钻石国际系统不止一次同时出现。这本杂志主办的“第十三届(2017)中国直销风云榜”,将2017年度中国直销杰出系统建设贡献奖 ,颁给了“安然钻石国际系统”。在该杂志社为钻石国际做的“五周年庆典专刊”的封底,赫然印着“安然永流传,钻石恒久远”的字样。

在钻石国际创办人家族成员苏韦豪的公开讲课PPT中,苏韦豪说,安然公司是载体,是合法、安全运作的保证系统;而钻石国际则是一个平台,钻石国际给方向给方法,但不投资不管理。

钻石国际创办人家族成员苏韦豪公开课PPT

王佑强律师指出,安然公司作为拥有商务部颁发的直销牌照的公司,看起来是整个安然钻石国际销售体系运作的“合法保护罩”。在外大肆运作、拉人头的钻石国际,与拥有直销牌照的安然公司隔离的用意,可能是保证一旦钻石国际遭遇违法违规处罚,安然公司仍然“安然无恙”,团队、人员、牌照还在,风头一过,还可以“重头再来”

但是安然公司真的可以“安然无恙”吗?第一财经记者的调查显示,安然公司与钻石国际的关系并不只是厂家与经销商那么简单:整个钻石国际体系、直销人员管理、奖金发放,即使不是安然公司主导,至少安然公司也是知晓、参与并托底了整个钻石国际体系的玩法。

钻石国际的直销人员登录的会员系统,是安然公司一项重要的直销人员管理、业务流程的OA系统。第一财经记者键入该信息管理系统网址:www.v1v1v1.com,并以某会员账户登录进去,网址首页显示便是安然纳米的宣传海报以及产品介绍。

www.v1v1v1.com会员系统登陆后的首页界面

网站首页显示,该网站备案的许可证号为:鲁ICP备11031436号-1。第一财经记者利用互联网工具查询到,该网站的服务器位置位于“山东省滨州市电信”。主办单位为:威海溶锦贸易有限公司(下称:威海溶锦)。网站审核时间为2015年11月18日。

启信宝数据显示,威海溶锦成立于2015年4月,该公司只有单一自然人股东“邹宜静”,经营范围也是纳米服装服饰、床上用品、日用洗涤用品等 。

虽然从股权上,看不出威海溶锦与安然公司有何关系,但公开信息显示,该公司注册地址就在安然公司内。威海溶锦注册地址为:山东省威海经济技术开发区环山路610-1号503室;安然公司的注册地址为:山东威海经济技术开发区环山路610号。

另外,威海溶锦的唯一股东邹宜静,还是威海铂丽斯国际大酒店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铂丽斯)和威海市安然国际旅游行社有限公司两家公司的监事。

启信宝公开信息显示,后者是安然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前者铂丽斯大酒店,则一直是安然公司在对外宣传、网站等公开场合宣称的旗下产业。

铂丽斯注册资金5000万,其股权结构如下:天益龙纳米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天益龙)持股80%,刘金雨持股10%,梁秀宁持股10%。

天益龙由梁秀宁持股55%,刘天瑜持股25%,刘金雨持股20%,注册资本金11亿元,成立时间为1998年9月。注册地址也是安然公司注册地门牌号码内,为:山东省威海经济技术开发区环山路610-2号。

公开信息显示,天益龙及其控股的铂丽斯,与安然公司并没有直接的股权关系。安然公司在其各种公开宣传资料宣称的旗下安然地产、六和园置业等产业,也均非该公司直接持有,而在天益龙旗下。

然而根据公开信息,安然公司穿透后的大股东正是梁秀宁,而刘润东和梁秀宁作为两家公司自然人股东登记的住址,均为山东威海市某小区的同一个门牌号码。

这些安排令人生疑,似乎除了将直销牌照与营销团队做了隔离,安然公司也对旗下资产有特别的安排。有业内人士分析称,这种安排的目的无非是,优先保障资产的安全,然后是“直销牌照没事”。

而安然公司对外宣称,梁浩是刘润东的妻子,但刘润东又与梁秀宁的登记住址相同,那么,梁秀宁与梁浩是什么关系?这个信息目前外界没有人知道。

业内人士指出,从邹宜静、梁秀宁与安然公司的诸多勾连,大致可以判断威海溶锦与安然公司之间的关系。

此外,第一财经记者还通过安然公司的400服务电话,证实了www.v1v1v1.com与安然公司之间的联系。

第一财经记者以忘记网站会员系统的密码为由,拨打安然公司400电话(4000991616),客服称,如果忘记密码或退换货事宜,请发邮件至公司邮箱:yewu@hongkonganran.com。客服随后还将该邮箱发送至了记者的手机上。

钻石国际的直销人员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新会员一旦“报单 ”,也就是成为钻石国际的一名会员,就会被这个系统分配一个会员编号。会员占位、报单、结算、提现,与上一代的关系,以及有哪些下一代,均与这个编号挂钩。这个编号是登录上述会员系统的唯一账号。

另外,与该会员管理系统有关的业务,都通过这个域名为hongkonganran.com的邮箱来沟通,比如忘记密码,上传身份证、退货换货等等。

安然400电话发送给记者的短信

钻石国际所谓直销会员的报单、复销、结算、提现,均通过上述系统进行。虽然在股权关系上,这个系统的主办单位威海溶锦完全与安然公司隔离 ,但注册地址与安然公司重合,股东、高管也存在关联,线上系统维护、线下产品服务、资金结算与发放,均由安然公司来完成,也指明了钻石国际这套会员系统的真正主导者。

一家打着“中信”旗号的港资企业

了解了钻石国际与安然公司的关系,那么安然公司又是谁控制的?

多位钻石国际的会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导师”曾经告诉他们,并让他们将这些信息传达给下线:安然公司是香港中信集团投资的,安然公司的纳米技术,也是香港中信集团独家的专利转让给安然公司。

第一财经记者在商务部直销企业信息系统查询到,安然公司获得直销牌照的时间为2012年10月9日,彼时在商务部登记的股东为两家注册在香港的公司——香港艾美国际化妆品有限公司(10%);中信(香港)国际投资有限公司(90%)。

记者继而在香港公司注册处网上查册中心查询这两家注册在香港的股东,结果显示,这两家公司不过是刘润东和梁秀宁名下的公司,与大名鼎鼎的央企中信集团没有任何关系。

网上查册中心显示,中信(香港)国际投资有限公司,注册资金100万港元,英文名为:SINNO(HK) INTERNATIONAL INVESTMENT LIMITED,其唯一股东为梁秀宁。

而在商务部登记备案的安然公司股东之一——香港艾美国际化妆品有限公司,显示已经于2012年4月解散。

倒是有一家名称类似的“香港艾美化妆品国际有限公司”仍为注册状态。这家公司注册资金1万港元,持股98%的股东正是中信(香港)国际投资有限公司,持股2%的股东为刘润东。

中信(香港)国际投资有限公司和香港艾美化妆品国际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址均为: 香港新界上水新丰路55-57号2楼B座。

一名办理香港公司注册业务的注册师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香港注册公司,只要你注册的公司名字没有重名,香港都会给你注册,名称关键字是否与知名公司重名,并不会成为公司名称成功注册的障碍。

2012年安然公司办理直销牌照时的公司股东名单中有中信(香港)国际投资有限公司,后来变更为单一股东。

综合各种公开信息看,应该是在拿下直销牌照之后,安然公司就将两名股东,变更为单一股东——香港艾美化妆品有限公司。

上述信息表明,不管是两家股东还是单一股东,安然公司不过是打着香港企业的名号,实质上是“出口转内销”。

另外,除公司资本性质外,安然产品的销售区域和产品类别,也已经超出了其在商务部备案的范围。

第一财经记者在商务部网站查询到,安然公司备案的直销区域只有9个,但安然产品实际发展的直销区域早已扩展到除这9个区域之外的新疆、广东、北京、上海、山西、浙江等多省市。

安然公司报备的直销产品只有5类55种,包括护肤品、部分保健品和家用清洁产品。而安然钻石国际对外直销的产品,一共五大类11个系列共400多种产品,包括安然公司主打的纺织品、健康睡眠系列、电子系列、水杯系列、内衣系列等,均不在允许商务部备案的直销产品范围内。

安然公司注册的直销培训员只有10名,但实际上为安然公司服务的直销培训员远远超过10名。

叶少华指出,直销行业经过这些年的发展,有不少普通民众认为只要是拿到了牌照就是合法公司,企业也往往会将“拿到直销牌照”来彰显自己的合法性。至于具体运作过程中,真正的销售方式 、计酬体系如何、怎样运作,没有人关心。也就是说,普通民众区别直销和传销,有的只看有没有直销牌照。“直销牌照反而成了非法传销公司的‘挡箭牌’和‘护身符’,以至于大量直销公司涉嫌违规甚至,行业形成‘劣币驱逐良币’的态势”。

在王佑强律师看来,直销本身是个好东西,一是不存在三角债,二是不存在中间商赚差价,三是生产商和消费者互动直接,对改进产品有好处;四是让利给消费者,催生质优价廉的商品。但由于多层次销售体系的普遍存在,直销的这些优点并不能实现。集中体现在直销产品价格仍然很高,中间环节的利润全部给了早期加入的上层人员。因为只有价格高,利润厚,才有空间给团队分“抽头奖”。

他认为,另一个可能产生的矛盾是,直销组织千方百计地会给新入会员洗脑,让新加入者不满足只做一个消费者,通过灌输金字塔塔尖的伟大成就,给新加入者画饼,加剧了基层人员迅速致富的扭曲心态,通过培训洗脑,让新加入者抛家舍业,去运作一个“乌托邦”。

第一财经记者获得的最新消息显示,截至发稿时,包括朱清庭、李兴、余鹰在内,钻石国际各地已有超过100多名会员,分别向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杭州滨江区工商局、山东省威海市环翠区公安局、以及上海静安区工商局联名举报安然公司和钻石国际涉嫌违法。

朱清庭希望,知错就改,她仍然是父亲的好女儿。

责编:黄向东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