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汽车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陆群解密长城华冠为何摘牌:发展节奏与新三板不匹配

第一财经 2019-03-05 18:02:09

“我们的发展节奏确实与新三板的发展节奏不匹配了。”陆群对记者表示,考虑到企业发展阶段要谋求与资本市场平台的匹配度,摘牌是公司慎重考量下的选择。

日前,北京长城华冠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833581)发布公告称,拟申请公司股票终止在新三板挂牌。外界普遍认为,长城华冠摘牌是由于资金受困。“我们的发展节奏确实与新三板的发展节奏不匹配了,长城华冠已不同于一般意义的中小企业。”长城华冠董事长陆群近日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考虑到企业发展阶段要谋求与资本市场平台的匹配度,摘牌是公司慎重考量下的选择。从新三板摘牌之后,将会是一个高效的融资效率。

成立于2003年的长城华冠,初期以一家汽车设计公司进入大众视野,并于2015年成立新造车企业前途汽车。同年,长城华冠正式登陆新三板。

长城华冠先后募资五次,累计金额超20亿元,在新三板上市企业中排在前列。最近一笔募资发生在去年年末,计划募资15亿元,但最终募资为6亿元。“这是由于新三板交易制度上的改变所带来的影响。”长城华冠董秘王立新对记者表示。募资6亿完成之后,长城华冠的估值为80亿。相对于公司的落地成果,陆群认为80亿的估值是合理的。

“接下来肯定是要继续跟资本对接的,寻求产业技术和资本的结合点。”陆群表示。对于融资主体是长城华冠还是前途汽车,陆群称目前正在筹划。此外,长城华冠旗下有融资能力的子公司都可以做股权和债权的融资。对于退出新三板后,是否会在较为火热的科创板上市,陆群称不排除这种情况,在融资方和平台选择上没有任何倾向。

不管是体系能力建设还是品牌塑造等方面,汽车行业重资产的特性决定了造车企业需要大量的资金。蔚来汽车已通过上市的方式筹集更多的资金,累积融资超过100亿的小鹏汽车也计划在2019年底实现累计约300亿元的融资。陆群认为,投资方最关心的是投资回收期和估值,资本方也可以通过企业目前的状态计算出覆盖前期亏损时间点。

汽车的烧钱速度很快。上市后的蔚来仍处于大量亏损。没有上市的造车企业也正处于大规模烧钱的阶段,在造车面临诸多困难的前提下,如果销售收入无法弥补造车成本,产品又未能形成规模效应,资本市场也许不会再加持。企业想要存活不仅要打开市场,在未形成规模效益时更要提高资金的使用效率。

目前,前途汽车形成了5万产能的工厂和电池厂,同时获得了工信部和发改委的双重资质,首款量产车前途k50也已于半年前上市。“如果横向比较,前途汽车的资金效率是所有新造车企业中最高的。”王立新对记者表示。此外,对于产业布局,陆群认为长三角是全中国汽车产业基础最好的的区域,未来计划将产业布局全部放在长三角。

不过,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前途k50自上市以来半年多的时间销量仅为59辆。陆群对此进行了否认:“肯定远多于这个数字,并且是超出我们的预期。”

长城华冠发布的财报显示,2018年营业收入达1.59亿,较去年同期增加24.46%,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06亿。与前几年相比,亏损额不断扩大。但横向对比蔚来汽车的亏损,长城华冠亏损额并不算高。“这个行业不允许前期有巨额的亏损,如果前期有巨额的亏损,意味着需要累计更多的营收,累计更多的营收意味着你要叠加很多的量产车型,而且研发如此之多的车型是需要时间的,需要漫长的时间,又需要持续的再输血,再去烧钱。”王立新表示。

陆群认为,制造业的基本逻辑就是要盈利,通过卖产品来盈利,而不是羊毛出在猪身上。“公司目前投入不到30亿。这种情况下,建了整车工厂、电池箱工厂、碳纤维公司,也成立了合资的轻合金公司,几个车型在开发,第一个车型已经销售,销售渠道已经初步建立起来了。投入不到30个亿元完成了目前的成果,累计未弥补亏损在个位数。这个数字到2019年底,肯定会发生一些改变。2020年前途汽车大批量的车投放市场,整车销量逐步上升,营收增加,对于弥补亏损是可预期。”陆群表示,前途K50从去年开始已经正式销售,整车的业务板块开始产生营收,同时长城华冠是一家整车设计服务公司,有正常的营业收入。“去年开始整车业务板块开始有营收,到今年已经进入了一个完整的销售期。”

责编:李溯婉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