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政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专访人大代表罗鹏:“互联网+尊重”,别总想当时代弄潮儿 | 两会问道

第一财经2019-03-07 20:19:55

罗鹏认为,互联网企业要做幕后英雄。

中国进入新经济时代,“新经济、新业态、新模式”已成为新旧动能转换的重要推动力。如何促进新兴产业加快发展、壮大数字经济?如何更好地利用我国丰富的人力人才资源?怎样促进平台经济、共享经济健康成长?

为此,第一财经记者专访全国人大代表、满帮集团联席总裁兼货车帮CEO罗鹏,他认为互联网企业要做幕后英雄,让互联网、大数据成为未来的基础设施,通过改造传统生产环节,提高效率,来实现互联网与传统产业的良性互动。

罗鹏 全国人大代表 满帮集团联席总裁兼货车帮CEO

关于人才就业

第一财经:今年《政府工作报告》首次将就业优先政策置于宏观政策层面,作为互联网新经济代表,如何看待就业和发展之间的关系?

罗鹏:就业跟宏观发展基本上是正向关系,经济发展得好,就业情况一定好;反过来,就业情况好,经济也就一定有活力。对于我们新经济更是如此,因为我们在快速发展的过程中,需要更多人才;由于我们有了这样的能力去吸引更多的人才,反过来会推动我们的快速发展。对于新经济所吸引的就业人口,以及我们提供的就业条件,本身就是衡量新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指标。

今天我们的就业政策、我们的就业环境,其实是一个双轨制。但今天的就业市场,恰恰是一个自下而上的、纯市场化的、高度流动的市场经济,这两者之间还是有距离需要去弥补的。我觉得依然要用购买服务的方式去推动政府购买市场化的第三方人才运营平台的服务,让这些长期在市场经济当中的专业运营平台成为就业政策制定推进的有生力量。

第一财经:那么作为身处西部的创业企业,在吸引人才的过程是否遇到过困难?中西部如何更有效地吸引和留住人才?

罗鹏:很多创业企业因为自身的快速发展、企业文化,以及能够回馈给人才的回报,在市场上是有竞争力的。但问题是,他愿不愿意去你那个不发达地区,这时候恰恰需要我们的政府来思考问题。人才会考虑城市的配套、城市的医疗、城市的教育,甚至这座城市有没有给到一些在别的城市给不到的人文关怀。安居才能乐业,让这些新经济的人才安居,我相信这座城市会有非常强的竞争力。

关于技术赋能

第一财经:全面推进“互联网+”,运用新技术新模式改造传统产业,利用互联网给行业赋能,5G时代科技如何助力产业的转型升级?

罗鹏:回顾过去五年,所有的移动互联网创业者会非常深刻地意识到,技术的变革和创新是推动商业形态创新的最根本力量。我们无法想象智能手机出现之前,能够有今天的移动互联网;我们无法想象4G出现之前,能有今天那样大量的视频网站;我们也没法想象,性价比较高的智能手机出现前,基层的劳动者会成为移动互联网的受益者。

这种进步依然在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快速发生着。人工智能技术,已经开始运用于现代物流行业的客户服务中心,有相当一部分客户服务中的投诉已经由人工智能的机器人在回答。我们甚至开始用人工智能的方式做互联网上的货运纠纷调解。我们看到今天大量云计算、大数据的技术,对于货车司机群体的信用评分、风控模型的建设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我们也都认同无人驾驶首先会在物流领域开始实施。最后一点,5G,当我们的网速是今天网速5到10倍的时候,过去很难掌握的货车司机精准的行驶数据、行为数据,可能未来就成了天然的数据,而这一切都会对商业带来深刻变化。

关于台经济与监管

第一财经: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要壮大数字经济,还特别提到促进平台经济、共享经济健康成长。应该如何正确引导平台经济和共享经济健康成长?

罗鹏:我们一直有一个观点,就是“互联网+尊重”。我们一再讲要尊重传统产业创造了价值的各个环节。互联网也罢、大数据也罢、云计算也罢,最终是帮这些环节提高生产效率,帮他们完成他们生产形态升级的。

我一直说大数据不是一个产业,没有大数据这个产业可言。未来所有的产业都会被互联网化,所有的产业都会被数据化,数据和网络就像水、电、煤一样会成为产业的基础设施。这个是融合的基础,所有的新经济得俯下身去,愿意成为幕后英雄,而不要天天说我是这个时代的弄潮儿、我是这个时代最前台的人。当我们真正愿意从基础设施的角度出发,真正愿意把这个舞台让给更多的传统产业,通过它的升级来实现我们的价值时,融合就完成了。

第一财经:如何看待近期部分共享经济、平台经济企业经营出现的一些问题? 

罗鹏:既然是成长,小孩在长骨头的时候长快了也会疼。无论今天是资本还是技术的推动,或者是某些需求的推动,都可能会产生这样的结果。青春期的烦恼,会比我们今天新经济的烦恼少吗?新经济就是一个青春期的经济形态。经济的核心规律是生产要素和资源在市场上的合理分配,这个合理分配的核心逻辑就是它分配之后能够为整个社会创造最大化的价值。

很早之前我们就说要主动接受监管,甚至去跟监管部门讨论你怎么监管我,因为你的监管不是为了监管而监管,而是把监管以服务的形态呈现出来让成长变得健康。

第一财经:如何让监管跟上新经济快速发展的步伐?

罗鹏:最重要一件事情,不是不要监管,而是监管本身的迭代速度。今天新经济的烦恼在于它的迭代速度很快,不是以年为周期的,是以月为单位、甚至以日为单位的。需要思考的最大问题是,我们监管的调整跟迭代速度和服务的迭代速度如何与新经济发展速度匹配的问题。

监管部门可能确实没有看到现状,那么我们能不能多去主动沟通,让他们来看到我们。作为一个共享平台,天然就是让信息更透明、更对称的,为什么不让自己的信息和数据对社会、对监管部门也更透明呢?

去年我就提出来,希望能够通过互联网平台,解决货车司机的税负问题,他到底是交个人所得税,还是交小微企业的预费税收。后来国税总局找了我,我们面对面做了交流,国税总局给出了他们相应的意见,虽然不是成文的规定,但是有了这样一个分享之后,就有相应的地区进行了先行先试,这些先行先试就成为了下一步监管进行政策调整的新依据,我觉得这是特别好的案例。

关于减税降费与激发民企活力

第一财经:社会各界都非常关注减税降费,此次《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继续降低制造业和小微企业的税收负担。其中交通运输业等增值税率会从10%降至9%。你认为这会给行业带来哪些影响? 

罗鹏:我们非常清晰地看到国家的意图,是真正下定决心要把红利给到民营企业,要让民营企业能够安心发展。当然接下来需要推出接地气、能落地的实施方案。每一个群体的情况是不一样的,对于很多物流公司来说,它的税费从10%到9%了,但是能抵扣的部分也从16%降到13%了,这两个一减到底最终实际交的税如何还需要再平衡,过去进项不足的企业就没有压力,过去有进项的企业就有压力。

这次说到社保缴费的时候专门提到小微企业的社保缴费绝不能提升,这说明什么?说明我们开始精准化施策,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进步,在好的方向前提下,有具体微调的方案,才能保证人民群众真正得到实惠。

第一财经:激发民营企业活力,除了减税降费之外,你怎么看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罗鹏:作为一个市场化的金融机构,它永远是基于对风险的评估去判断应不应该进行某一笔贷款。所以政策带来的价值,并不是说银行必须怎么做,而是由于有了这样的政策导向,银行愿意真的跑到小微企业那去调研,看看他的风控点有哪些,应该通过什么样的风控模型去控制他的风险。过去银行的逻辑是我要做风控,我做一个风控模型能管20亿,要一劳永逸。但不同行业的小微企业,可能适用的风控模型是不一样的,这个时候对金融机构的经营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明确了政策导向,金融机构真正跳进小微企业的水里,跟小微企业一起游泳,一起看哪里有暗礁,这个是解决融资难、融资贵的最大条件。

另外,如果今天中国的直接融资市场是一个充分市场化的,是一个给了创新型企业足够空间的市场,相信间接融资不会有那么大压力。我们都对科创板抱有厚望,期待着科创板能让我们看到一个新兴的资本市场的出现,这是从根本上解决融资难、融资贵问题的关键所在。

(实习生王天禹对本文亦有贡献)

责编:戚德志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