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全球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重回国际债券市场的希腊,真的从此告别金融危机了吗?

第一财经 2019-03-10 19:45:48

希腊借助十年期债券进行了一次提升信心的融资练习,不过要成为一个健康的经济体,希腊的路还远着呢。

虽然仪式感超过真正内涵,然而通过成功发行十年来首次十年期债券的希腊,终于重新杀回了国际债券市场。在经历了近九年的经济萧条后,希腊真的已经能同危机说再见了吗?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经济研究室主任陈新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十年期债券体现的是国际资本市场对希腊经济的长期展望。”

“解决债务危机的逻辑链是‘发新债,还旧债’,以前希腊需要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这样的救助方提供周转资金,但现在希腊可以自行发债,显示了希腊经济的回血和国际资本市场对其信心的恢复。”陈新表示。

不过,同时也需看到的是,尽管希腊在国际债权人的推动下,国内改革目标不断达标,其沉疴宿疾却仍未根除:投资水平欧元区最弱、债务水平全欧洲最高,以及弹性较差的劳动力市场,仍是希腊经济中的结构性难题。

制图/张逸俊

提升信心的融资练习

从2017年起开始恢复经济增长的希腊,已在去年8月退出了救助计划。今年3月5日,希腊更是发行了十年来首只十年期债券,以3.9%的收益率出售了一批价值为118亿欧元的债券,并筹集到了25亿欧元。

根据希腊债券的二级收益率来判断,仅有微弱溢价,低于4.125%的初步指引。此前希腊在今年1月曾经发行五年期债券,也卖了25亿欧元。今年希腊政府的目标是从国际债务市场筹集70亿欧元的资金。

希腊上一次发行十年期债券还要追溯到2010年3月。然而当时的希腊在国际资本市场吃了闭门羹,最后被迫在2010年5月向欧盟和IMF请求救助。

此后,国际债权人通过三轮救助计划,共向希腊提供了2887亿欧元贷款。

希腊此次发债时机较好:一方面,评级机构穆迪在3月1日将希腊的信用评级从B3改为B1,足足提高了两个级别。尽管这仍属于风险较高的垃圾评级,但至少表明了希腊经济正在复苏。

欧盟委员会(下称“欧委会”)在今年2月初发布的最新经济展望报告中预计,2018年希腊经济增速为2%,2019年为2.2%,2020年为2.3%。

另一方面,由于欧央行多次称全球利率在未来数月都不会上涨,低利率时代对于有债务可出售的政府来说是福音:投资者通常会被长期债券所提供的额外收益吸引。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欧洲投行资深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考虑到目前欧元区利率之低,且欧元区内可投资产品有限,而希腊的债券物美价廉,在市场上受到欢迎并不让人奇怪。

据报道,此次有400多位投资者表达了对希腊十年期债券的兴趣,其中对冲基金认购了11%、养老基金认购了4%,其余68%则被其他基金类经理买走。此外商业银行和各大央行也分别认购了14.5%、2.5%。

从国别上看,来自英国的投资者最多,占总体的37.5%,来自希腊的投资者占11%,来自德国与奥地利的买家占9.5%,另有9.5%买家来自法国,9%来自美国和加拿大地区,6%来自北欧国家。

法国巴黎银行(BNPParibas)的高级债务市场银行经理卓(ChristinaCho)对本次希腊发行的债券分析道,希腊的战略是“恢复正常状态,再次成为资本市场上正常的主权国家发行者,并连续在此后的每次发行中逐步添砖加瓦”。

卓表示,在连续的债券出售中,希腊正在吸引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和国际关注。她称:“在2020年之前,他们都不用再为了融资需求发行债券了,因为他们的现金缓冲能力可以涵盖所有支出。所以,现在希腊进入资本市场的意义更像是一种提升信心的融资练习。”

据悉,目前希腊政府手中有大约270亿~300亿欧元的现金缓冲,完全可以在不依赖市场的情况下维持到2021年。

在去年8月完成第三轮救助计划之前,希腊在国际债券市场也曾发行过两次债券,分别是于2017年7月发行的五年期债券和2018年2月的七年期债券,各筹集到了30亿欧元。

陈新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去年8月救助计划的结束标志着希腊债务危机告一段落。而此前希腊政府试探性发行的中短期债券就被认购一空,意味着国际资本市场对希腊已经开始恢复信心了。”

陈新对第一财经记者称:“从希腊经济本身来看,它也在走向更加稳固的状态。经过三轮救助输血后,希腊在自身经济的结构性改革方面也有一定进展,这体现在希腊已经连续两年实现基本预算盈余了。”

去年,希腊财长察卡洛托斯(EuclidTsakalotos)宣布,希腊的目标是从2018至2022年实现每年占国内生产总值(GDP)3.5%的基本预算盈余。

沉疴宿疾仍未根除

虽然希腊的经济有复苏迹象,但该国一些根深蒂固的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

根据希腊统计局3月7日公布的初步数据,去年12月希腊失业率从11月的18.3%降至18.0%,为2011年7月以来最低水平,不过这仍是欧元区最高水平。

经季节性调整的数据显示,失业人数约85万人,其中以年龄在24岁以下的年轻人为主。在15至24岁的年轻人群中,失业率仍高达39.5%。换而言之,这意味着每十个希腊年轻人中,有接近四个处于失业状态。

欧委会在今年2月对希腊做出了最新的测评,除了肯定希腊的改革成果外,也指出了希腊经济中目前仍然存在结构性难题。

首先,目前希腊的投资额度仍然严重不足。目前,希腊的投资仅占GDP13%,是所有欧元区国家中最低的。按照欧委会测算,其投资赤字约为800亿欧元。如希腊希望获得更高的GDP增长率和生产率,必须吸引到大量的外资。

其次,希腊劳动力市场效率低下,潜在(充分就业)GDP和实际GDP相差甚远。在这种情况下,当人才流失或人口老龄化时,潜在的GDP可能会下降。同时,繁重的税收是希腊在欧洲劳动力市场效率最低的主要原因。

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数据,希腊2017年税收占GDP的比率为39.4%,而2007年为31.2%。

第三,希腊经济严重依赖出口行业,考虑到2019年全球经济放缓,希腊恐怕会面对一个疲软的出口行业,这也意味着希腊应当从国内寻找GDP新增长点,或吸引更多的外国直接投资。

第四,希腊净公共债务已于2016年触顶,如希腊能实现年均3.5%的经济增速,债务占GDP的比重有望由当前180%的水平在2025年降至137%,即使如此,希腊仍是欧元区第一大债务国。

然而在现实中,根据欧盟数据统计,2018年第三季度,希腊的债务水平在182.2%,还比2018年第二季度增长了4.8个百分点,在欧元区内增幅最大。

陈新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希腊经济仍未恢复到危机之前的水平,并且现在希腊整体债务仍排在欧洲第一,同时其债务水平也没有出现稳步下滑的态势。但一个好的信号是,希腊现在已经完全返回了国际短期和长期债券市场。”

责编:吴将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