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金融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有关人民币汇率改革、资本项目开放、国际收支,潘功胜这样说!

第一财经 2019-03-25 12:48:28

“我国资本项目已具有较高的可兑换程度。下一步资本项目开放将着力推动少数不可兑换项目的开放。”

“下一步,资本项目开放将着力推动少数不可兑换项目的开放,提高可汇兑项目的便利化程度,提高交易环节对外开放程度,构建高水平的开放型经济。”3月25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9年会上表示。

3月23日至25日,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9年会在京举行。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哈佛大学教授、美国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前主席杰森·福尔曼,美国科恩集团董事长、首席执行官威廉·科恩,出席了25日主题为“中美经济形势展望”的早餐会。

会上,围绕人民币汇率改革、国际收支、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等多个热点问题,潘功胜进行了详细阐述。第一财经记者梳理了五大重点内容。

重点一: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

“2018年以来人民币汇率在全球货币中表现相对稳健,”潘功胜在会上表示,2018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贬值4.8%,小于新兴市场货币指数10%的跌幅,与发达经济体中的欧元、英镑变动幅度基本相当。2019年以来,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总体升值。

“过去几年,中国努力在提高汇率灵活性和保持汇率稳定之间求得平衡的做法,有效避免了人民币汇率无序调整的负面溢出效应和主要货币的竞争性贬值,对国际社会是有利的。”潘功胜称,灵活运用宏观审慎政策工具,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近年来,通过汇率市场机制的不断形成和完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已迈出了实质性的步伐,汇率的弹性日益显著。同时,随着我国外汇市场持续创新发展,汇率“自动稳定器”功能正在逐渐增强,央行已经基本上退出了对汇率市场的日常干预。

潘功胜表示,未来,将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要更好发挥市场在汇率形成中的决定性作用,保持人民币汇率弹性,提高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形成的规则性、透明度和市场化水平,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潘功胜称,当前中国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财政金融风险总体可控、国际收支大体平衡、外汇储备充足,中国经济基本面持续良好。市场普遍预期美元汇率大幅上升的空间受限。从各方释放的信息看,中美贸易谈判已在多个方面取得重要进展。这些因素都为人民币汇率稳定提供了支撑。

重点二:国际收支基本平衡

2018年以来,在国内经济下行、中美贸易摩擦、美元指数升值背景下,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先涨后跌。但这并没有引发市场恐慌,境内外汇市场经受了汇率波动的考验。

此前,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记者会上,潘功胜表示,2018年中国整体国际收支基本平衡,从一个长周期看,我国经常账户会保持在一个基本平衡的合理区间,资本项目的流入也会增加。

会上,潘功胜再次重申,中国国际收支基本平衡。并表示,2018年中国的经常和资本项下均呈现小幅顺差,人民币汇率在调节国际收支中的作用进一步增强,中国国际收支基本平衡。

潘功胜表示,主要发达经济体在进行宏观政策调整时要更多考虑其对全球经济的溢出效应。新兴经济体应推进结构性改革,优化经济结构和进出口结构,促进国际收支平衡,降低内部脆弱性,实现经济可持续增长。

重点三:资本项目开放将着力推动少数不可兑换项目的开放

观察我国国际收支结构变化的一个重要层面就是资本项目。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次论坛上,潘功胜表示,将稳妥有序推进资本项目开放。

“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有关标准,我国资本项目已具有较高的可兑换程度。下一步资本项目开放将着力推动少数不可兑换项目的开放,提高可汇兑项目的便利化程度,提高交易环节对外开放程度,构建高水平的开放型经济。”潘功胜称。

在2018年5月央行召开的2018年跨境人民币业务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潘功胜曾指出,下一步工作要稳步推进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而此次提法与去年相比,则更加具体。

公开数据显示,按照IMF对资本与金融项目管制七大类、40个子项分类,目前,我国已有37个子项达到了部分可兑换及以上水平,比率达92.5%,资本项目不可兑换子项目仅剩3项,主要集中在境内资本市场一级发行交易环节,如非居民境内发行股票、货币市场工具和衍生品业务。

一直以来,推进资本项目可兑换是我国改革开放中的一项重大课题。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赵庆明对第一财经表示,从目前来看,我国资本项目管制可以归结为四大方面:一是境内个人资本流出方面;二是境内企业和金融机构从境外借款;三是境外资本投资中国证券市场,尤其是股票市场;四是境外资本投资中国的不动产市场等。

近年来,我国对资本项目采取了逐步放开的做法,例如,允许有条件的企业用自有外汇或人民币购汇用于境外直接投资,启动QFII(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制度等。

赵庆明表示,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进程也取决于相关制度的完善。比如在利率和汇率市场化方面,资本项目完全可兑换应该在完成汇率市场化之后进行。

重点四:经常账户更趋平衡

此前,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央行记者会,潘功胜表示,我国经常账户会保持在一个基本平衡的合理区间。一方面,我国制造业具有成熟的基础设施、完备的产业链和大量的技术工人,加上正在推动转型升级以及出口市场多元化等,我国货物贸易具有较强的国际竞争力。另一方面,在服务贸易方面,服务贸易逆差增速在收窄。随着我国国内服务业质量的提升,以及我国生态环境和教育水平等软实力的提升,我国服务贸易逆差变动将会逐渐走向平稳。

此次论坛上,潘功胜表示,中国经常账户更趋平衡。“中国经常账户更趋平衡是我国经济结构不断优化和内外部平衡的反映,对全球经济再平衡作出了重要贡献,也客观反映出中国并不以追求经常账户顺差或者货物贸易顺差为目标。”

潘功胜表示,推动制造业转型升级,扩大服务业对外开放,有助于未来中国的经常账户差额保持在合理区间。

重点五:健全跨境资本流动“宏观审慎+微观监管”管理框架

金融业开放的话题无疑是本届高层论坛探讨的焦点。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目前,扩大金融业开放多个具体成果已经落地,外资金融机构进入中国市场取得明显进展

“中国仍是全球吸引外商直接投资最多的新兴经济体。”潘功胜称,2018年,中国吸引外资规模在全球排名第2位,在新兴经济体排名第1位。未来,中国仍将是对长期资本具有吸引力的投资目的地之一。

潘功胜表示,近年来,我们在放宽市场准入、扩大投资者范围、丰富风险对冲工具、便利跨境资金汇兑等方面进行了较大幅度的调整与改革,在境内外资本市场互联互通、信用评级市场开放、会计、税收政策安排等方面,开放的速度也明显加快。

国际金融市场的高波动性是当今全球金融市场的一个突出特征,防范跨境资本流动和外汇市场高强度的波动和冲击,提升在开放条件下的管理能力和风险防控能力,是外汇管理部门面临的一个挑战。

潘功胜称,中国将建立健全跨境资本流动“宏观审慎+微观监管”两位一体管理框架,并不断在实践中加以完善。

责编:林洁琛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