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全球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最大问题是人手不够!安倍力挺,日本便利店要率先“抱紧”外劳

第一财经 2019-04-10 23:05:25

专家认为,女性劳动力的充分释放、老年人活力的进一步发挥、婴幼儿出生率的提高,才是改善日本劳动力结构的长期举措。

假以时日,在劳动力短缺的冲击下,风靡日本全境的24小时便利店,有可能成为过去式了。

近日,日本媒体报道称,作为日本国内最大的连锁便利店7-11正在考虑是否修改24小时营业的原则。原因是,今年2月,位于大阪市的一家门店因劳动力不足擅自缩短营业时间被罚款。当时,由加盟店老板组成的联盟与7-11总部协商,期望缩短营业时间。

人手不足,显然不是7-11一家独有的问题。此前,包括全家、罗森在内的八大连锁便利店集团集中对各自下属门店的调查显示,61%的加盟店老板抱怨,自己的店内存在人手不足的问题。因此,7-11可能修改营业时间的动向在日本社会引发了极大的争议。日本民众普遍担心,此举可能会引起日本便利店行业营业时间缩短的浪潮。

4月5日,日本经济产业大臣世耕弘成(Hiroshige Seko)召集了包括7-11、全家、罗森在内的日本八大主要连锁便利店集团的负责人,希望能与后者商讨出一份具有可能性的方案,解决劳动力短缺对24小时便利店的冲击。

而在4月1日,日本接受外籍劳动力的新制度,即《出入境管理与难民认定法》正式生效。此举意味着,原先日本政府限定的“高技术人才”才能申请工作居留签证,已转变为单纯从事劳动工作的劳工也能申请在日本居留。

对此,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日本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陈子雷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深层次原因还是日本少子高龄化现象非常严重,导致劳动力供给不足。不过,他也指出,鉴于日本社会曾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也放宽过外籍劳动者赴日本的条件,因此,此次制度的改进是否有新意,会不会重蹈覆辙,已成为日本民众的关心所在。

日本企业准备好了吗?

根据最新生效的《出入境管理与难民认定法》,即自2019年起,日本5年内预计接收约26万~34万外国劳动者,以应对130万~135万的劳动力缺口。其中,日本政府预计,2019年一年日本劳动力缺口将达到60万人,接收外国劳动者最多达4.7万人。

根据法案,日本国内14个行业将首先“试水”,迎接规模扩大的外国劳动者。其中,护理行业接收规模最大,有6万人;紧随其后的是餐饮业,为5.3万人;排名第三位的则是建筑业,为4万人。此外,接受外国劳动者的行业还包括农业、建筑物清洁业、机械制造业、电子、造船汽车维修、航空、渔业等。

日本政府预计,今年接受的外国劳动者中,农业接受的人数最多,达7300人;建筑物清洁业将接受7000人;餐饮制造业将接受6800人。

为吸引更多外国劳动者赴日,日本政府也在签证方面做出了调整。比如,1种是具一定知识、经验的“1号居留者”,最多前后加总可在日本居留5年,但不能带家眷。另一种是具备熟练技能的“2号居留者”,居留期间可更新,也可带配偶和儿女在日本生活。取得2号居留资格者必须通过14个业种的技能检定考试,1号居留者则必须通过日语考试。

根据安排,4月12~13日,第一波海外劳工语言能力测试将在菲律宾马尼拉率先进行。

面对敞开国门接受外来劳动力,日本企业准备好了吗?答案,可能要让安倍政府失望了。有日本企业抱怨,政府3月才开始对企业进行外劳新政的宣讲,许多信息其实仍处于等待核实的状态,包括引入海外劳工所需的那些职业能力证明文件等核心要素,因此对于新政仍感觉“一头雾水”。同时,日媒针对企业的调查显示,64%的受访企业表示,欢迎政府填补劳动力空缺的新举措,但目前更多的处于观望状态。

外劳成劳动强力军

一直以来,移民,是日本社会中较为敏感的话题。此次,安倍政府能突破重重阻碍,在移民方面修改之前的制度,被日本媒体视为大胆的尝试。而这背后是困扰日本社会已久且积重难返的高龄少子化现状。

日本厚生劳动省在1月出台的报告显示,日本2017年有劳动力6530万人,预计到2025年将减至6082万人,到2040年只有5245万人。上述报告预测,到2040年,日本男性就业者将比2017年少711万人,女性就业者少575万人。

从行业来说,批发和零售行业劳动力萎缩情况最为严重,预计2017~2040年间将减少287万,采矿行业将损失221万劳动力,制造业将损失206万劳动力。而唯一能出现增长的将是医疗福利相关行业,预计将新增劳动力103万人,这也间接反映出日本人口老龄化的市场需求。

在劳动人口减少的同时,日本却在向超高龄社会加速前进。厚生劳动省去年年中公布的数据显示,日本全境的百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数量达6.97万。这是厚生劳动省自1963年录得数据以来,连续48年出现增幅。一边是老年人口的剧增,另一边却是日本新生儿数量在不断走低。厚生劳动省公布的数据显示,去年日本新出生婴儿数量下降至约94.6万个,这是1899年这一数据开始记录以来的最低值。

随着日本人口萎缩,外国劳动者人数自最近4年飞速增长。去年,日本国立人口问题研究所的数据显示,日本社会中的外国劳动者已达108万人,4年里增加了40万人。该研究所将在日本的外国劳动者形容为“日本社会的劳动强力军”,并强调若是无法解决劳动力短缺的问题,日本生产力下滑将使得安倍政府面对每年约6万亿日元的经济损失。

“虽然日本内阁府的统计显示,日本2018年的失业率为2.4%,但并不意味着日本经济已恢复到正轨。”陈子雷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日本厚生劳动省的最新数据显示,日本2018年平均有效求人倍率比上一年上升0.11点,达1.61倍,仅次于1973年,为历史第二高位。所谓有效求人倍率,指劳动力市场需求人数与求职人数之比。当这一数值超过1,就表明劳动力出现供不应求。2018年5月以来,日本这项数据一直维持在1.60倍以上,处于40多年来的高水平,显示日本劳动力短缺形势严峻。因此,在陈子雷看来,未来人力资源如何挖掘、劳动力供给如何提高,都是安倍政府不能忽视的问题。

这三方面改革说了算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日本也曾有过放宽签证、引入外劳的举措,当时主要是解决中小企业用工不足的情况,尤其是劳动密集型的服务性行业、制造业、建筑业等,但这其中也出现了诸如压榨外来劳动力等丑闻,令日本的国际形象在外劳集中来源地的发展中国家中大打折扣。此外,这些外劳也没有获得日本国民相应的生活福利和社会待遇。

“目前,我们并没有看到安倍政府在社会福利、劳工保障方面有相关方案出台,来支持改进后的《出入境管理与难民认定法》。”陈子雷说道,“此次鼓励引入外劳的依旧是所谓的‘3K工作’,即危险(日语kiken)、脏(日语kitanai)、辛苦(日语kitsui),再加上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速较日本显著,来自发展中国家的外劳愿不愿意来日本,依旧是个未知数。”

此外,“此次放宽外劳赴日的条件,是人才引进方案,还是解决劳动力短缺方案,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陈子雷说道。他认为,目前的外劳新政依旧是针对劳动力群体,在真正能为日本经济发展、产业结构转型做贡献的高层次人才引进方面,却没有看到相应的针对措施。

在陈子雷看来,日本社会的劳动力短缺现状是安倍经济学尚没有起到预期效果。“女性劳动力有没有充分释放?老年人的活力有没有进一步发挥?婴幼儿的出生率有没有提高?安倍经济学在这三方面的鼓励都没有体现。”陈子雷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而不涉及上述三方面的改革,都只是改善日本劳动力结构的短期行为。”

责编:谢涓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