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此刻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北京电影节记者观察 丨青年导演的晋级之路

第一财经 2019-04-19 14:41:58

北京电影节记者观察 丨青年导演的晋级之路

本周第九届北京国际电影节登场,青年导演作品的展映『注目未来』在第一单元,目前青年导演的出位多半依靠的是艺术或纪录电影,从国外的经验来看,有票房过千万的影片,也有投资不足几度停滞甚至导演离世的无奈现实,青年导演的晋级路径和资本之间有没有可能找到一条共生之路?

对话现场:

时间:20194121900北京电影学院

入围2018威尼斯电影节的青年导演竹原青凭借处女作《星溪的三次奇遇》成为本届北京电影节『注目未来』单元的开幕影片。在现场主创回答了第一财经记者的提问。

第一财经记者 高远

回报的方式是什么?是为当地(马来西亚)做旅游的推介吗?

还有目前我看你的国际发行这块也在做。你的投入跟你的产出的情况是怎样?

《星溪的三次奇遇》导演竹原青

大概总投资是600万。要不制片人来答这个问题

《星溪的三次奇遇》制片人 季 伟

说实在的,投资这样一部艺术片挺冒险的。而且现在年轻导演的第一部更冒险,之前没有太多的商业考量,也不是给马来西亚旅游局做的什么宣传,一点没关系,

青年导演与艺术院线

目前制片方在申请政府针对华语电影对外出口的资金奖励,投入的600万能否回本还不得而知,上映渠道也会考虑艺术电影联盟等渠道。这也是目前国内青年导演作品上映的主要渠道。但《星溪的三次奇遇》制片人 季 伟担心的是艺联院线 ,最近几部片子的票房比较惨,他们在考虑双线发行的模式。

艺术电影联盟是指,成立于2016年的一个院线组织 ,多半依靠的是商业院线每周安排固定场次播放一定比例艺术电影的方式形成,从最初的成立的110家到如今的3000家影院、3700块加盟银幕,在这三年中,参与影院有出有进,多半由于艺术电影的票房不够稳定。

《星溪》&《四个春天》

80& 70

1600&1500

艺术片&纪录片

与《星溪的三次奇遇》投入600万不同,同样在2018年获得第12届FIRST青年电影展最佳纪录片和第55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提名最佳纪录片奖的《四个春天》,投入只有1500块钱。在全国发行上映后,票房总收益达1058万元,《四个春天》导演的陆庆屹对第一财经表示:与《星溪》相同的是,在创作之初都没有商业考量。拍摄剪辑都是他一个人,演员(或者说是纪录片主角)也都是自己的家人,不过说只投入1500块也不算特别准确,老陆还付出了两年的时间,这两年中他完全没有做任何其它工作。陆庆屹的经历更是相当曲折,说是草根并不为过,当过工人、踢过足球、不过这个70后的经历转换成了作品朴实的张力和表达,或许在镜头背后的他,透露出的是自己对生活的态度。

陆庆屹说,在片子获奖后,有一些企业来跟他合作,让他拍摄的也多半是按照《四个春天》的模式来做企业宣传片,虽然有回报,但是目前还在接洽中,并没有完成品,有业界人士认为,目前青年导演为五斗米折腰的的确有,但多半不会接受合作方的商业诉求。同样《星溪》创作过程中,制片方也没有给导演任何压力,当然这与制片人就是导演的母亲这一点不无关系。与《四个春天》用的是导演自家人出演零成本不同,《星溪》则是请到了法国知名演员帕斯卡尔·格雷戈里。

《星溪的三次奇遇》制片人季伟告诉记者,为了片子好看,他们也想找大腕来演,可是目前的大腕出场费是天价 ,一天的价钱几乎就是整部电影的成本。男主角帕斯卡尔·格雷戈里看完剧本后就表示特别喜欢,也并没有谈及多么高的出场费用。在本片中男主角的表演相当出彩。

青年导演的晋级之路

目前青年导演进入电影行业的路径多半是艺术电影或者纪录片的渠道,在他们创作之初,资金筹集来源相当单一,目前针对青年导演的创投中介平台也并不成熟 ,甚至有些还是以影视项目的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电影《四个春天》导演 陆庆屹也认为目前缺少这种机制,他本人确实缺一个经纪人或者说是缺少一个中介的平台,但是他目前请不起。本身是电影学院管理系制片专业的教授也是《星溪的三次奇遇》制片人 的季伟老师也认为,当时他们没有机会碰到(理念合拍的资本),也没有一些媒介能让他们接触到。

而在北京电影学院 中国电影文化研究院院长 吴冠平教授看来,确实艺术片的发行今天看来并不是特别乐观,但对于青年导演来讲,某种坚持是也必要的,如果真的认为自己的才华是能够让业界让观众眼前一亮的青年导演,其实第一步和后面的尝试都很重要 。

后记:第一财经记者 高 远

无论是70后的陆庆屹还是80后的竹原青,无论是半路出家还是科班出身,无论是投资1500,还是600万,在这个时代,他们都共同站在了国际电影节的舞台。青年导演寻找投资,犹如是初创公司寻找天使投资人,后者的成功率是4%,而前者成功率还要低。而当作品在国际上获奖后,作者对于作品的溢价期待提高,资本再去追逐,双方很难达到某种共识。一方面是青年导演遍寻找投资无果,另一方面是机构花重金却很难到鲜活故事以求建立与受众的情感连接。在传统成片的,宣发赞助之外,在青年导演和资本方之间的缺乏一个中介平台,目前这一领域仍是空白。

记者 制作 高远 摄影:侯天一

责编:姚素梅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