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产经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埃塞俄比亚航空CEO:正在评估采购国产飞机C919和运-12

第一财经 2019-04-22 21:19:12

对于自身的发展规划,埃塞航一直野心勃勃,希望将首都亚的斯亚贝巴打造成中非交通的枢纽。

来自东非的埃塞俄比亚航空,近日因为737MAX成为公众的焦点。

“我们已经接收了4架737MAX,四架飞机停场对于我们的运营一定是有影响的,但目前我们还能够克服,可以安排其他飞机来顶替执行相关航班,目前还没有具体计算损失的数额会有多大。”

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埃塞航首席执行官高天德(Tewolde Gebre Mariam)介绍了ET302事故的后续工作进展,以及737MAX飞机的停飞影响。

高天德透露,目前埃塞俄比亚航空已经将第一步的赔偿金支付给遇难者家属,也在跟保险公司沟通下一步的赔付计划。“我们目前优先处理的事情是协助事故调查、做好遇难者家属的工作,以及保证航司日常运行的安全和稳定,之后我们会和波音探讨损失和赔偿的事项,并积极评估波音提供的解决方案是否能够满足安全的需求,以及我们下一步发展的需求。”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不久前,埃塞俄比亚驻华大使特肖梅·托加访问了中国商飞,参观了C919、CR929机身演示模型,而正在试飞取证的国产大飞机C919,正是737MAX的竞争机型。

“我们的确在积极评估C919这款飞机,埃塞航已和中国商飞成立了联合委员会,进一步磋商双方的紧密合作,这个委员会中有双方的工程师,正在开展评估工作。”高天德对记者透露,“在埃塞航的机队规划和发展过程中,我们将会考虑运营C919这款飞机。”

不过,要想短期内使用C919飞机替代737MAX也不现实。在今年两会期间,C919总设计师吴光辉表示,C919将力争在2021年取得中国民航适航证,交付给首批用户,同时也在申请欧洲适航证,争取用3~4年时间完成适航取证。

在非洲,不论是机队规模、航线数量还是旅客运输量,埃塞航都已经坐上了非洲的头把交椅,并且是目前非洲为数不多能够保持盈利的航空公司。这家公司的机队也很年轻,平均机龄只有6.1年。

在北京、上海、广州、成都、香港,经常能看到埃塞俄比亚航空的波音787和空客350飞机执行中国到埃塞俄比亚的航班,埃塞航也是全球首批787用户之一。

高天德透露,埃塞航下一步将积极增加中国的航线和航班的频次,将亚的斯亚贝巴打造成中国到非洲以及南美的门户。“我们希望开通到深圳的航班,在即将在北京召开的‘一带一路’峰会期间,我们也将和重庆、郑州两个机场签署货运方面相关合作的协议,希望与中国企业一起在中非合作、践行‘一带一路’的机遇中,更快地发展客、货运市场。”

对于自身的发展规划,埃塞航一直野心勃勃,希望将首都亚的斯亚贝巴打造成中非交通的枢纽。

这一想法并非天马行空,背后依靠的是亚的斯亚贝巴作为非洲联盟总部的地位,以及埃塞航可通达非洲61座城市的航线网络和机场及旅游的资源。

Q400

记者从很多在非洲有业务的中国企业了解到,从中国到非洲的航线网络并不发达,一般都会从亚的斯亚贝巴转机,因为这里有通往非洲各国更丰富的航线网络。

目前,埃塞航主要用737和Q400两款机型运营由亚的斯亚贝巴出发的非洲境内航线,并在非洲多个国家拥有合资公司,位于非洲西岸的洛美已经是埃塞俄比亚航空的第二个枢纽,埃塞航在这里合资运营ASKY航空。

2013年,埃航还帮助恢复了马拉维航空公司,目前拥有其49%的股份。2018年8月底,埃航又宣布获得乍得航空49%的股份。2019年1月,埃航又与赞比亚政府达成了重启该国国有航空公司的协议。

高天德透露,埃塞航还在与中国航空工业进行积极磋商,未来双方可能在非洲成立一家合资公司,共同运营运-12支线飞机,主要目的是作为Q400机队的补充,执行客流量相对较小的埃塞国内和至邻国的支线航班。

“非洲发展航空业可以用举步维艰来形容,我们所面临的挑战包括高油价、高税收、非洲各国政府对航空市场的不开放,此外还有基础设施非常落后,没有足够的机场、导航设施不完善,这些挑战也是非洲各个国家政府在积极面对、希望去改变的。” 高天德说。

责编:胡军华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