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科技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华为产业链人士:华为库存准备至少够缓冲一年

第一财经 2019-05-17 13:15:37

华为的一名内部员工对记者说,反击开始了,替代方案已经准备好。

来自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一个“响指”,拨动着全球通信企业的神经。

5月17日凌晨,针对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BIS)把华为列入“实体名单”,华为旗下的芯片公司海思半导体总裁何庭波在一封致员工的内部信中称,华为多年前已经做出过极限生存的假设,预计有一天,所有美国的先进芯片和技术将不可获得,而华为仍将持续为客户服务。

何庭波表示,海思将启用“备胎”计划,兑现为公司对于客户持续服务的承诺,以确保公司大部分产品的战略安全,大部分产品的连续供应,“这是历史的选择,所有我们曾经打造的备胎,一夜之间全部‘转正’!”

而华为官方则在给第一财经的一份声明中表示,华为反对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的决定。这不符合任何一方的利益,会对与华为合作的美国公司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影响美国数以万计的就业岗位,也破坏了全球供应链的合作和互信。

“反击开始了,替代方案已经准备好。”华为的一名内部员工对记者说。

美国“封锁”

“谢谢大家关心。”5月17号上午,华为海思的一名员工对记者说。

虽然在预料之中,但对于华为来说,这是全员第一次进入高度“备战”状态。一天前,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BIS)正式把华为及其70家附属公司列入管制“实体清单”,命令将于周五生效。这意味着,没有美国政府的许可下,美国企业不得给华为供货。

和去年底的中兴“禁运”事件类似,华为与美国企业之间,多了一道屏障。根据第一财经记者的了解,目前多家美国公司已经收到了“禁止供货”的内部通知,而向政府申请相关批准,得到的多是否定的答案。

而排名靠前的多为芯片公司。在2018年华为的700亿美元采购中,大约有110亿美元是来自高通,英特尔和美光科技公司等美国公司。目前,高通等芯片公司并未对记者就华为的问题给予回复。

但可以看到,华为的核心供应商名单中,美国供应商占最多,达33家,占比约36%。华为对美国的集成电路、软件、光通讯等厂商依赖度颇高。

“华为将尽快就此事寻求救济和解决方案,采取积极措施,降低此事件的影响。”华为发言人对记者如是说。

华为表示,华为是5G电信设备领域无可比拟的领导者,我们也愿意和美国政府沟通保障产品安全的措施。如果美国限制华为,不会让美国更安全,也不会使美国更强大,只会迫使美国使用劣质而昂贵的替代设备,在5G网络建设中落后于其他国家,最终伤害美国企业和消费者的利益。

5月16日,外交部发言人陆慷表示,就中方而言,中方一贯要求我们自己的企业认真严格执行国家出口管制法相关的法律法规,履行中方所承担的出口管制相关的国际义务。在海外经营过程中,我们也一直要求中方企业,能够严格遵守所在国的法律法规,合法合规地开展经营。

“但是,中方坚决反对任何国家根据自己的国内法对中国的实体实施所谓的单边制裁。我们也反对泛国家概念,滥用出口管制措施。我们敦促美方停止这样的错误的做法,为两国企业开展正常的贸易与合作创造条件,避免对中美经贸关系造成进一步的冲击。

启动“备胎”计划

“外部可能炸锅了,但是我们在内部要有信心。”华为海思的一名员工对记者说。

华为昨日也在致员工的一封信中表示:美国的所谓“实体清单”决定,是美国政府出于政治目的继续打压华为的最新一步。对此,公司在多年前就有所预计,并在研发开发、业务连续性等方面进行了大量的投入和充分准备,能够保障在极端的情况下,公司经营不受大的影响。

华为运营商BG的一名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十多年前,IBM就在华为内部提出了业务连续性管理,为的就是防止今天的情况,内部有一些替代计划,虽然性能上在短期可能不能媲美原有方案,但维持业务连续性并没有问题。”

2018年华为财报沟通会上,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在谈到美国政府对华为施压的问题时谈到,“感谢神助攻,使得内部的堕怠,因为外部的压力让华为更团结更坚强。”同时,如果华为出现了之前的“中兴事件”,郭平也表示,华为有信心满足客户需求,因为华为有备胎计划。

郭平表示,ICT行业是一个全球合作的产业,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但同时,他也举例道:“开车的时候我都会有个备胎,如果爆胎了的哈,可以再换一个。此外,任总也提到华为有自己的备胎计划。”

因此,郭平强调了两点:首先华为期待和全球合作伙伴保持合作,有助于让大家都获得成长;其次,如果胎破了,还会有备胎。因此,如果发生类似中兴的极端事件,华为有信心满足客户需求。

在终端方面,今年3月份华为消费BG负责人余承东也对外透露了华为已经开发了自有操作系统,并且能够覆盖智能手机和PC。“华为确实已经准备了一套自研的操作系统,但这套系统是Plan B,是为了预防未来华为不能使用Android或 Windows 而做的。当然,华为还是更愿意与谷歌和微软的生态系统合作。”余承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

而华为旗下的芯片公司海思半导体总裁何庭波在一封内部信中写道,海思将启用“备胎”计划,兑现为公司对于客户持续服务的承诺,以确保公司大部分产品的战略安全,大部分产品的连续供应。据悉,海思全名是为海思半导体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10月,主要负责华为自己的芯片设计。

海思开启“保密柜”

在通信行业,华为已成长为了一家“巨型”企业,根据华为发布的2018年财报,公司在当年的营收录得721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9.5%。净利润59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5.1%。

华为曾披露,去年核心供应商名单共有92家,美国供应商占最多,达33家,占比约36%。其次为中国,有24家,比例为27%。按产品类别划分,华为对美国的集成电路、软件、光通讯等厂商依赖度颇高。

富瑞发表报告称,若华为失去美国零件供应,基站核心芯片和高端光学产品将缺乏替代品,如FPGA芯片、射频芯片和讯号处理芯片。软件方面,尤以用于智能手机、电讯设备的电子设计自动化(EDA)工具,用于设计集成电路(IC)及印刷电路板(PCB)的技术,均由美国公司主导,中国或其他地区没有替代供应商。

“但从华为去年的布局情况来看,已经预料到了相关的情况,并且在一些关键芯片领域做了大量的库存准备。”产业链的一名人士对记者说,在未来一年的时间中,华为给自己留了缓冲期。

不同于中兴,华为的海思部门被内部寄予厚望。主管华为芯片业务的何庭波在一封内部信中表示,“华为曾经打造的备胎,一夜之间全部转正!多年心血,在一夜之间兑现为公司对于客户持续服务的承诺。是的,这些努力,已经连成一片,挽狂澜于既倒,确保了公司大部分产品的战略安全,大部分产品的连续供应。”

据记者了解,海思全名是为海思半导体有限公司,正式成立于2004年10月,负责华为自己的芯片设计。其中大家熟知的华为手机芯片麒麟系列就是出自海思,除了手机芯片,海思的产品还有服务器芯片(鲲鹏系列)、基站芯片、基带芯片、AI芯片等等。海思公司总部位于深圳,在北京、上海、美国硅谷和瑞典设有设计分部。

据DIGITIMES Research发布的2018年全球前十大无晶圆厂IC设计公司(Fabless)排名,海思以75亿美元营收排名全球第五。

对于为什么要做海思,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曾在2012年说过这么一段话,“华为需要做手机操作系统和芯片,主要是出于战略的考虑。假如这些垄断者不再对外合作的话,华为的操作系统可以顶得上,华为的芯片主要在别人断粮时有备份。”

据华为人士介绍,海思芯片对华为内部产品的配套,不仅能帮助华为带来价格竞争力,还有助于提高其产品的上市时间,抢占市场先机。比如,中国移动对4G定制机提出五模的新要求,而目前能够量产五模芯片的厂商只有高通、海思,这意味着华为可以借助海思芯片快速推出符合市场要求的4G手机,而其他厂商则不得不采用更加昂贵的高通芯片。

早在1991年,华为就成立了ASIC设计中心,业内人士介绍,该设计中心可以看做是华为芯片的前身,主要是为华为通信设备设计芯片。

随着欧洲逐渐开始进入3G时代,华为正式成立海思半导体,准备从3G芯片入手,并且将产品先后打入了沃达丰、德国电信、法国电信、NTT DoCoMo等全球顶级运营商,销量累计近1亿片,与当时的3G芯片老大高通大概各占据了一半的市场份额。到了2009年,K3v1发布,这是海思成立以来发布的第一款智能手机芯片。虽然由于技术上的不成熟导致这款芯片最终没有走向市场化,但这颗芯片为技术的迭代贡献了突出力量。

海通通信认为,未来趋势看,打破目前僵局唯有打造一个脱离美国仍能可控的全球供应链。短期预计4G、5G建设继续正常推进,中期看美国的定点出口打击如果上升为芯片全面出口限制则中美双输,针对华为的这种未来定点打击风险对全球5G中期进程可能会有干扰、但仍有一定时间去协谈或通过供应链脱美来解决。

责编:刘佳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