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调查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康美药业财务造假套路罕见 会计所内部曾信誓旦旦“勤勉尽责”

第一财经 2019-05-17 22:04:04

这次证监会的调查落脚点,不仅是康美药业,最主要的还是会计师事务所,“如果再往前追的话,当时上市或者持续督导以及融资过程中的保荐机构,很可能下一步也会受到牵连。”

半个月多以来,康美药业涉嫌财务造假一事在资本市场闹得沸沸扬扬。5月17日,终于有实锤。据证监会通报康美药业调查进展称,初步查明其财务报告存在重大虚假,包括使用虚假银行存单,部分资金转入关联账户买卖股票等,有关案件情况将及时公布。

自4月30日康美药业(600518.SH)核销近300亿现金的“会计差错”更正公告发布后,担任该公司审计业务的广东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以下简称“正中珠江”)成为众矢之的,深陷涉嫌财务造假的漩涡。

“康美药业这次爆出的事情,相对于业内来讲还是比较恶劣的。”曾在安永任职的一位注册会计师称,这次证监会的调查落脚点,不仅是康美药业,最主要的还是会计师事务所,“如果再往前追的话,当时上市或者持续督导以及融资过程中的保荐机构,很可能下一步也会受到牵连。”

当前,证监会持续要求中介机构发挥好“看门人”作用。5月15日,证监会副主席阎庆民在公开讲话中指出,中介机构要切实归位尽责,“对不守法规、不讲操守、侵害投资者合法权益的公司及从业人员,要严肃追责。”

多名业内人士指出,随着康美药业等问题公司的“爆雷”,更多中介机构或将卷入稽查风暴中。

马兴田接受监管问询

根据证监会通报,现已初步查明,康美药业披露的2016年至2018年财务报告存在重大虚假,涉嫌违反《证券法》第63条等相关规定,“一是使用虚假银行单据虚增存款,二是通过伪造业务凭证进行收入造假,三是部分资金转入关联方账户买卖本公司股票。”

此次证监会的通报“一锤定音”,直接“打脸”康美药业董事长马兴田。此前,马兴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否认公司存在财务造假问题。之后,第一财经1℃记者向其再次求证确认,马兴田以“在开会”为由,匆忙挂断电话。

5月17日下午,在证监会通报之后,1℃记者又多次拨打马兴田的电话,始终无人接听。随即,康美药业内部负责PR的权威人士回应,“(马总)人还在办公室。”

2018年12月28日晚间,证监会向康美药业下发《调查通知书》称,因康美药业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证券法》有关规定,决定对该公司立案调查。

上述康美药业内部负责PR的人士对第一财经1℃记者回应称,“因为属于调查过程(中),(马总)肯定是要配合(相关部门)去问询,沟通、确认一些情况,这一直在进行。”

对于外界关于马兴田动向的传闻,上述康美药业内部负责PR的人士对1℃记者回应,“正常的问询是会的,有时候去沟通情况。(公司现在)不能说‘没什么事’,领导一直都在沟通,有些东西我们也不方便问。”

“康美药业的财务造假问题还不是普遍现象,一般的上市公司财务造假‘套路’都是虚增下游客户订单,以及少计上游供应商成本等,该公司这种虚增银行单据、虚增存款的问题,还是比较少见。”上述曾在安永任职的注册会计师人士称。

此前,有接触过正中珠江的广州本地上市公司人士亦对第一财经1℃记者透露, “(正中珠江的)会计师已经针对(康美药业的财务审计)这方面,基本上获取了他们职责范围内所能触及的全部材料,此次可能(问题)主要还是在银行那边。”

与康美药业接触过的知情人士对1℃记者表示,康美药业此前负责与银行对接事务的为公司董秘邱锡伟。但在康美药业2018年报“巨雷”引爆之际,邱锡伟选择了辞职。

第一财经1℃记者注意到,邱锡伟几乎是裸辞, “因个人原因,邱锡伟申请辞去公司董事、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董事会审计委员会委员职务。”

此前,1℃记者给邱锡伟发去关切的短信,截至发稿未获回复。有市场人士称,邱锡伟可能系为公司财务问题“背锅”,不过这一说法并不被上述康美药业负责PR的人士认同,他否认这一说法,并称邱锡伟辞职的原因是身体问题。

在4月底披露2018年财务报告并财务“爆雷”之后,康美药业就持续受到监管问询。5月14日,康美药业在宣布延期回复之后,截至发稿也并未回复,“公司正在加快落实、推进相关回复工作,回复公告时间将不晚于 2019 年 5 月 21 日。”

事实上,上交所的问询主要集中在关联性方面,包括要求披露公司各细分项下的前五大客户名称、是否为关联方或潜在关联方、年度交易金额及占比,并比较关联销售和非关联销售的毛利率情况等。

“事实上,关联方之间可以有业务往来,但是需要走正常的审批流程,董事会要审批通过,如果金额再大一点,超过一定权限的话,股东大会也要审批通过才行。” 上述安永任职的注册会计师人士称,此次据证监会通报,康美药业通过部分资金转入关联方账户买卖本公司股票,“这个性质就显得更加严重,涉嫌股价操纵。”

“此次对于康美药业的财务造假,监管部门肯定在前期就已摸底了很长时间,如果牵扯到相关方面的关系,就会涉及到如何定性的问题。”上述安永任职的注册会计师人士称,“如果这件事情再严重一点,可能要移送公安部门。”

会计所内部自信“勤勉尽责”

政府机关、国企林立的东风东路555号粤海集团大厦10楼,系正中珠江总部办公所在地,如今这里成为资本市场的风口浪尖之地。

5月17日,证监会还通报称,“近日,我会已对公司审计机构正中珠江涉嫌未勤勉尽责立案调查。有关案件进展情况,我会将及时向社会公布。”

两天前的5月15日,证监会副主席阎庆民在“5•15全国投资者保护宣传日”启动仪式上讲话称,中介机构是连接投资者和融资者的桥梁,在保荐承销、会计审计等方面发挥好“看门人”作用。

阎庆民指出,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是监管的永恒主题,证券期货经营机构,会计师事务所等各类中介机构要切实归位尽责。

前述在在安永任职的注册会计师人士称,康美药业此次财务造假的性质比较严重,因为会计师做审计是要去函证银行存款,“理论上来讲,银行不可能帮上市公司造假。我觉得可能跟会计师事务所之间会有一些‘勾结’,可能存在问题。”

一名前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工作过的审计人士亦告诉第一财经1℃记者,康美药业这次爆出的问题,属于比较严重的财务造假,“而且从整个最后的会计更正情况来看,审计机构与上市公司之间比较难说没有‘勾结’,因为涉及到的金额确实较大。”

事实上,据第一财经1℃记者多方探知,近半个月以来,正中珠江遭遇持续的舆论压力,不断被业内会计师以及市场股民和网民质疑,该所会计师团队成员在业余时间亦被服务的上市公司客户询问。

5月17日,正中珠江内部人士信誓旦旦地告诉1℃记者,“我相信我们公司项目组的同事该做的程序都做了,也做到了勤勉尽责,还是等待调查结果吧。”

当前,已有接受服务的上市公司更换正中珠江。上述正中珠江内部人士对1℃记者多次强调现在是“敏感时期”,“你应该看到的只是个别公司这样的情况。客户有自己的选择,我们不做强求。我们对这么多年的口碑和我们所里同事的专业严谨有信心。”

“因为正中珠江现在被立案调查,有可能会对他们(自身)的业务产生影响,所以我们现在也在评估他们到底‘行不行?’,能否继续担当审计任务。”一位接受正中珠江服务的上市公司内部人士告诉第一财经1℃记者,“虽然我们内部认为给公司服务的正中珠江团队还是比较专业,但是不排除有不专业的人士存在。所以现在只能等待证监会的最终调查结果。”

作为自2001年IPO起担任康美药业的审计机构,正中珠江在长达19年的时间内一直服务这家“潮汕系”龙头上市公司。担任康美药业2018年报的签字会计师分别为正中珠江的杨文蔚和刘清。

5月12日晚间,第一财经1℃记者向杨文蔚的电子邮箱发去采访函,询问其是否事前知晓康美药业此次财务“爆雷”的情况,以及是否目前正在接受证监会调查等问题,截至目前发稿仍未获得其任何回复。

对于康美药业年报审计的签字会计师杨文蔚等人目前是否正在接受证监会调查,上述正中珠江内部人士对第一财经1℃记者回应称,“没听说。”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上述接受正中珠江服务的上市公司内部人士告诉第一财经1℃记者称,“正中珠江内部亦担心监管‘和稀泥’,各打‘50大板’的这种情况。”

不过,有业内人士表示,此次证监会的调查对正中珠江来说是遭遇了“危局”。“对这种‘生死一线’的机会,如果他们能把问题向监管层说清楚,他们应该是没有什么保留的,证监会调查一下也好,有可能还会帮助正中珠江减少社会舆论以及一些客户的怀疑。”上述接受正中珠江服务的上市公司内部人士称,一旦说提供服务的机构,它的工作能力遭到怀疑,其实是对服务机构的一个毁灭性打击。

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王桦宇对第一财经1℃记者表示,“中介机构应该具有独立性,并且这种独立性是资本市场法治化的基本前提。”

王桦宇指出,如果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评估机构等中介机构丧失独立性,对职业操守没有基本的敬畏,不能客观发表专业意见,会严重影响证券市场的规范运行,侵犯投资者特别是中小投资者的知情权并造成相应损失。

责编:张有义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