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A股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ETF“急行军”,大股东花样减持新玩法

第一财经 2019-05-23 16:23:19

今年ETF上市交易份额料将突破千亿。

上半年未迄,ETF基金产品已经发行超过560亿,是2018年全年数字的两倍。ETF已成为低迷的公募基金行业里的一支“急行军”。

“今年ETF上市交易份额肯定会超过千亿”。一位公募基金业内人士判断。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叠加上市公司股东减持冲动,和公募基金冲规模、去散户化“冲动”两项因素,2019年ETF基金出现井喷。

第一财经记者统计发现,上市日期截至5月20日,今年以来全市场已有21只ETF产品上市,上市交易份额总计达568.98亿元。而2018年全年,ETF产品上市交易份额合计只有243亿元。

不过,第一财经记者发现,目前几家上市公司大股东利用ETF减持的案例,大部分合并减持比例,均符合证监会2017年9号文有关减持比例的规定;而证监会2017年9号文令大宗交易减持受限后,找不到大宗交易买家的上市公司大股东,却找到了一次性足额减持的通道。

换购ETF的变相减持潮来临?

今年以来,上市公司股东以自家股票换购ETF的公告频现,东方财富Choice统计显示,三七互娱(002555.SZ)、中兴通讯(000063.SZ)、中国石油(601857.SH)、先导智能(300450.SZ)、光环新网(300383.SZ)、强力新材(300429.SZ)、辰安科技(300523.SZ)等多家上市公司就发布了股东以股份换购ETF的公告。

其中中国石油集团的换购倍受市场瞩目。5月18日,中国石油公告,中国石油集团以其持有的4.13亿股中国石油股份,换购市值对应的工银沪深300ETF份额,认购总金额30亿元。

中兴通讯于5月17日公告称,控股股东中兴新通讯有限公司以4192.67万股(约占公司总股本的1%)公司股份换购市值对应的工银沪深300ETF份额,股份均价为29.77元/股,折合认购金额约12.48亿元。

有中国石油和中兴通讯两家控股股东作为“大户”垫底,工银瑞信的ETF产品规模也颇有底气。根据工银瑞信近日发布的公告,旗下工银沪深300ETF宣告成立,首募规模接近69亿元,成为今年以来发行规模最大的权益指数基金。

今年3月,三七互娱原大股东吴绪顺将其持有的2120万股三七互娱股份换购银华MSCI中国ETF份额。

5月8日,光环新网控股股东以不超过2%的股份认购富国创业板ETF及华夏创成长ETF份额。

“上市公司股东以持有上市公司股份换购ETF产品,本质上是一种减持,因为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换成了ETF产品中的一揽子股票,而且ETF产品流动性决定了换购后股东未来可以抛售基金份额以实现赎回。”一位上市公司高管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称。

通过换购ETF份额减持的细则,在沪深交易所《减持实施细则》中并没有提到,这一花样减持属于“模糊地带”。 不过,第一财经记者梳理发现,上述发布换购公告的上市公司中,绝大部分无论是披露时间还是“减持”比例,均在规则规定范围之内,且将ETF减持纳入集中竞价减持额度。

比如中国石油集团公告强调,“所涉及股票占用竞价减持额度”; 中兴通讯、先导智能、光环新网、强力新材、辰安科技等几家公司,均在公告中声明:在任意连续90个自然日内通过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减持公司股份(含本次基金份额认购所减持的公司股份)不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1%。

通过换购ETF减持股票,属于集中竞价减持还是大宗交易减持并无规定。三七互娱大股东吴绪顺在认购则公告中并未申明,换购ETF减持,是占用大宗交易减持额度,还是占用集中竞价减持额度。

2019年3月12日,吴绪顺通过ETF减持三七互娱1%股份,而2019年2月28日和3月12日,通过大宗交易合计减持1.77%,加上ETF减持,连续90个自然日内减持合计2.77%,如果占用大宗交易减持额度,则该比例已超过大宗交易减持的限制比例。

第一财经记者就此事问询三七互娱,截至发稿时,三七互娱未答复记者。

从吴绪顺的减持纪录来看,减持新规令大宗交易接盘减持者寥寥,以致吴绪顺平均每笔大宗交易减持,不过数百万股。但换购ETF减持,即能一次性达到2000万股以上,ETF减持新法显然方便很多。

统计数据显示,公募行业ETF产品从2010年开始较大规模发展,2012年全年达到过400亿交易份额,但此后并没有直线型发展起来,至2017年全市场只有65亿ETF交易份额。2018年下半年开始,ETF规模逐渐放大。2018年全年交易份额243亿。而2019年未结束的前五年,这一数字已经达到560亿。

形势比人强

有市场前瞻人士早在去年年末已经预计到,为规避证监会2017年9号文减持新规,ETF不失为一个变通的减持办法。

“在前两年去杠杆的背景下,大股东没钱,银行贷款又进不了实体,再加上减持新规。所以大股东一定会想办法,我们去年就讨论过,通过ETF这个方式,是能够‘减持的’。这也是被逼出来的办法。”一位上市公司高管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专业人士解释说,ETF是开放式指数基金,其申购与赎回都是以实物的形式进行的,投资者申购时,是指ETF上市后,将ETF对应的一篮子股票申购为ETF份额,赎回也是。

但认购阶段不同,比如上市公司大股东认购的ETF基金,均为该ETF基金在募集期间网下认购,认购者即可以以持有的该ETF的某只成份股来认购。

因此,不是每家上市公司的大股东都可以选择ETF减持玩法。前提是正好有公募基金管理公司正在募集某一ETF产品,同时该上市公司还必须是该ETF的成份股。

早在2012年,华泰柏瑞沪深300ETF发行之时,成份股海康威视(002415.SZ)的股东曾将持有的600万股海康威视股份换购等值华泰柏瑞沪深300ETF。至2016年,又有汇添富上证上海改革发展ETF发行,彼时上海多家市属国企的成份股股东,认购了这只规模152亿元的基金。

基金管理公司乐于配合上市公司大股东减持新玩法也是ETF发行井喷一大原因。一方面,开放式的、场内交易的ETF产品有助于基金管理公司冲规模;另一方面,对接上市公司大股东认购也令产品规模发行变得容易。

而更大的背景在于,公募基金行业面临“变局”。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总经理胡立峰此前预见了指数化投资的崛起。他发表的报告显示,公募基金面临三大行业变局:一是公募行业在资本市场低位下降; 二是散户持有人在偏股基金中投入减少; 三是基金费率将进入下降周期。

以富国创业板ETF为例,该基金费率为0.3%,甚至低于货币基金的费率0.33%。而一般股票型基金产品的费率大多在1.5%。“ETF的管理费大大低于普通股票型基金产品,这对于机构投资者来说是很有吸引力的,他们在做资产配置时,就会把ETF考虑进去。”上述公募基金人士表示。

除此之类,业内人士表示,分级基金叫停之后,市场上缺乏主题类跟踪的指数基金,但对主题类指数基跟踪的诉求并没有减少,也是ETF出现井喷的一个原因。

责编:黄向东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