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全球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欧洲议会选举:马克龙遭当头一棒,欧盟内部分歧加剧

第一财经 2019-05-27 20:35:04

欧洲议会后欧盟内部意见会更加分散,但欧盟成员国之间的分歧无法靠议会内政党合作弥合,这仍然和各自立场有关。

全球贸易放缓、英国脱欧陷入僵局、民粹主义兴起的乌云,笼罩着刚刚落下帷幕的新一届欧洲议会选举。

欧洲开放智库(Open Europe)政策分析师威尔什(Dominic Walsh)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欧洲议会选举是欧盟政策立场的晴雨表。选举结果将对未来五年的欧盟政策方向产生不可忽视的影响,包括“绿色税”以及国际贸易谈判等敏感事宜。

据目前统计,面对极端势力的侵袭,主流政党坚守住其阵地,中右翼的欧洲人民党(EPP)和中左翼的社会民主党(S&D)两大主流党团分别获得23.8%和20%的票数支持,亲欧盟的自由派和绿党则获得了新世纪以来的最高得票率。

纵观整个欧洲大陆,法国和意大利是为数不多的由极端政党占据上风的国家,但欧洲怀疑论之风已经悄悄在荷兰刮起。欧洲改革中心(Centre for European Reform)高级研究员卡米诺(Camino Mortera-Martinez)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荷兰可能会在未来取代英国成为欧盟内的“坏小孩”,且未来各国在欧盟事宜的决策上会更加分裂。

法国总统马克龙率领的前进党在本次选举中遭遇失利

马克龙欧盟政治宏景遭挫

备受关注的法国总统马克龙所带领的前进党(LREM)在本次选举中遭遇失利,以22.5%对23.5%的支持率惜败极右翼政客勒庞带领的国民阵线党(National Rally)。威尔什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这对长期以来一直怀着欧洲一体化政治图景的马克龙来说会是不小的打击。

马克龙始终在欧盟层面追求更紧密的一体化。卡米诺向第一财经记者解释道,马克龙认为,欧盟现阶段所面临的问题部分是由于欧洲的主流中间派政党已经陷落,导致极端政党肆虐,而其政党将会成为真正的、仅有的、能够替代原中间派的选择。

因此,这次失利显然会削弱其在欧盟层面的权威。欧洲改革中心主任格兰特(Charles Grant)表示:“任何在国内选举失利的欧洲领导人,在推动其欧洲同僚做他想做的事情时,鞭策效果都会减少。”

事实上,早在2017年9月上任后不久,马克龙就积极推动欧盟共同预算计划,试图建立财政联盟。但这一项目并不受荷兰等西北欧富国的青睐,格兰特认为,这也是马克龙在欧盟层面的主体改革思路受阻的原因。今年初,马克龙在欧盟28个成员国的媒体上发表公开信,呼吁欧盟公民团结一致实现“欧洲复兴”,对抗民粹势力。但格兰特指出,此前马克龙在欧盟层面的改革就鲜有兑现,这也连累了其选举支持率。

分析认为,本次欧洲议会选举失利会导致马克龙的注意力从欧盟转移向国内。法国财政部长勒梅尔(Bruno Le Maire)在结果揭晓后称,在此前长达六个月的“黄背心运动”后获得这种结果并不算糟糕,且选举结果给了政府继续推动改革的动力。

去年11月爆发全国性示威运动以来,马克龙就通过减税和补贴等举措安抚民众,目前抗议活动已经趋于平息。据官方统计,上周末全法国的示威人群数字已经落回谷底。

下一步,马克龙将把视线转回国内,想办法为其170亿欧元减税以及其他金融救济计划寻求资金来源,以更大程度化解已经逐渐平息的民众抗议。

民粹主义“同而不和”

此次选举中,支持反建制以及民粹主义等欧洲怀疑论立场的政党未能在欧洲取得突破,但却在法国和意大利这两个发达经济体中占据上风。

具体而言,相比法国极右翼政党以一席之差取得优势,意大利的民粹政党获得巨大胜利。意大利副总理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带领的联盟党赢得了34%的选票,比去年大选支持率翻了一番,显示民粹主义在意大利仍然风靡。

此外,欧洲怀疑论之风也悄悄在欧盟创始国之一荷兰刮起。2016年成立的右翼政党民主论坛党(Fvd)在选举中获得近11%的得票,瓜分到3个欧洲议员席位。

而这对于长期支持欧洲一体化的荷兰来说并不常见,卡米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将来荷兰可能会替代英国的位置,成为欧盟中的那个’坏小孩’。”

截至第一财经记者发稿时,持欧洲怀疑论立场的政党在欧洲范围内赢得28%的席位。威尔什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一方面而言,这些政党的席位数量不足以其影响议会立法;另一方面,由于这些政党内部对欧洲关键问题的看法仍然较为分裂,各方无法达成合作,因此其对欧洲政策的影响会更加微小。

而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之一,则是英国脱欧陷入僵局后的教训。瑞典的欧盟部长达尔格伦称:“减少合作的趋势以及对欧盟说‘不’的后果使得人们想起了欧盟的好处。”

讽刺的是,在英国的欧洲议会选举中占据上风的则是今年才成立的脱欧党(Brexit Party),以31.7%支持率获得压倒性胜利。尽管英国能在欧盟中滞留多久仍是未知数,但脱欧党将在未来几个月中占据29个欧洲议会席位,比保守党和工党加起来还多。

“尽管英国按计划仍会离开欧盟,英国的欧洲议会议员仍将一直待到英国脱欧,而且英国无法被排除在任何欧盟决策过程之外”,威尔什向第一财经记者补充道,“但英国议员具体能发挥多大的影响力,就不是那么明显了。”

欧洲议会选举结果(制图:第一财经记者 高雅)

欧盟内部声音更加四分五裂

尽管亲欧洲派仍然占据欧洲议会多数席位,但其组成却更加四分五裂。

两大主流党团EPP和S&D以44%的联合票数第一次失去多数席位,相比五年前56%的支持率大幅降低。同时,自由派和绿党则成为最大赢家,得票率分别为14%和9%,相比五年前分别为9%和7%的得票率均有提升。

不过,尽管两大主流党团失去多数席位,但威尔什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它们可以依靠其他亲欧盟党派的力量通过立法,比如欧洲自由党和民主党联盟(ALDE)。

威尔什进一步解释说,这一届欧洲议会将在未来欧盟日常立法的批准以及某些关键人员的任命上发挥作用,比如欧盟委员会主席和欧洲央行行长等最高级别职务。

从某种程度上讲,目前的席位组成可以透露未来欧盟的政策取向,比如亲欧盟派会支持与贸易保护主义保持距离,赞同继续逐步整合欧元区以及成员国内分担非欧盟移民的负担,并在英国脱欧事宜上坚决反对重新谈判等。

但是,卡米诺对第一财经记者提醒称,对于一些欧盟内部战略性议题,比如欧元区共同预算计划,很大程度上仍然取决于成员国自身的立场,而非政党阵线。

卡米诺表示:“我认为这届欧洲议会后欧盟内部意见会更加分散,但欧盟成员国之间的分歧无法靠议会内政党合作弥合,这仍然是各自立场的事情。”

她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欧盟未来的挑战是,如何平衡一些成员国的贸易保护主义倾向以及欧盟想要作为国际贸易一员的野心。”

威尔什在此基础上补充称,现在这个看上去更加四分五裂的议会,在未来对欧盟其他机构来说,会是一个很难合作的对象。这意味着将来欧盟大概率仍会延续现行政策,比如与贸易保护主义趋势保持距离,并逐步整合欧元区。

责编:戚德志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