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区域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田七牙膏被拍卖,分析人士称“拦住炒房客,意在恢复生产线”

第一财经 2019-05-31 20:56:54

拍卖处置单位广西壮族自治区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向第一财经记者介绍,由于广西奥奇丽拖欠债务,债权人申请强制执行,但其并未透露债权方具体身份。

近两日,因为一则拍卖公告,沉寂数年的田七牙膏闯入了公众视野。

据阿里拍卖·司法平台显示,田七牙膏母公司广西奥奇丽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广西奥奇丽”)以起拍价1.63亿元的价格拍卖公司所有的梧州市园区一路1号土地使用权、梧州市旺甫外向型工业园区A7、A8土地使用权及地上的房屋、建筑物,生产设备(牙膏、湿巾),“田七”57个商标。保证金3260万元,增价幅度100万元。截至发稿时间,该拍卖尚无人报名,有134人设置提醒。

此次拍卖资产属于广西奥奇丽的核心资产。

拍卖处置单位广西壮族自治区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向第一财经记者介绍,由于广西奥奇丽拖欠债务,债权人申请强制执行,但其并未透露债权方具体身份。

综合天眼查、启信宝等工商注册信息,广西奥奇丽自2014年以来便频频遭遇司法诉讼。公司逾二十次被最高人民法院公示为失信公司,公司董事长兼法定代表人曹旭侃也被列入限制消费人员。

此次拍卖的申请执行人对于竞买对象的身份提出了比较细化的要求,这在司法拍卖中并不多见。

拍卖公告显示,竞买人需是牙膏生产行业全国前二十名或者与行业领先企业有合作关系;拍卖成交后一个月内,在梧州厂区的生产线恢复“田七”牙膏的生产,不能在外地生产牙膏;梧州市高新技术开发区对买受人恢复牙膏生产给予优惠政策支持。

“细化竞买者条款并不是为某些特定身份的竞买者定制。”上述法院向第一财经记者介绍,“这一方面是为了更好地恢复生产,另一方面也是对买卖双方负责任。”

有日化、并购方面的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竞买者条款的细化首先将炒房客、资本运作等财务投资者“拦在了门外”。

“牙膏等日化生产早已实现轻资产运作,生产线、建筑物等固定资产并非必选项。真正符合上述条件的竞买者肯定是认可田七品牌市场价值的实业经营者。”日化分析人士高建锋表示政府要求竞买者恢复梧州当地生产线,不惜给予优惠政策也有从增加地方税收、拉动就业等层面出发。

寄望网上挂牌拍卖重振品牌实力的背后是已“休克”的生产线。

司法拍卖平台公示的评估报告显示,经现场勘查,目前奥奇丽公司位于梧州市工业园一路1号厂区内的机械设备多处于闲置停产状态。

评估报告书显示,在牙膏车间中,“除了1300制膏机及配套正常进行生产和维护保养之外,其他制膏机处于闲置状态”。此外,香皂车间中的两条生产线“外观局部生锈、脱漆、磨损,目前处于闲置状态”。另有洗洁精、湿巾等车间的生产设备也处于闲置或停运状态。

“田七”品牌由奥奇丽集团创立于1945年,是广西知名品牌。但此后受多元化战略失误、品牌老化、进口牙膏涌入等综合作用,奥奇丽集团于2014年停产整顿。后经两年调整,2016年5月,奥奇丽集团进行资产重组,成立田七日化有限公司,恢复了田七牙膏生产。

重回市场的田七牙膏面临的是牙膏市场品牌集中度日趋提升的现实。高露洁、佳洁士、黑人、云南白药、中华等外资品牌、功能性牙膏强势把控市场。“笑口常开”的田七被业内认为存在品牌老化、功能定位不突出、既缺乏拳头级产品又缺乏矩阵型产品阵营等短板,核心竞争力薄弱。

同时,屡被业内提及的“田七”商标使用混乱的问题至今仍未得到解决。除了奥奇丽旗下的“田七”商标外,成立于2015年的“田七集团(香港)国际有限公司(下称“田七集团”)”也在使用“田七”商标。该公司以“田七”为商标生产蚕丝皂、马油皂、面膜、沐浴露等产品,且主要在微商渠道销售。

田七集团内部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解释称,“的确很多产品是用‘田七’商标推的。但公司不存在‘田七’商标侵权的问题,获得了‘田七’商标所有者的授权”。

数位人士提及,相比于固定资产,此次拍卖的“田七”品牌更具有价值。但对于竞买者来说,即便耗资恢复产品生产,也仍需面临解决商标使用混乱、品牌形象重塑等系列难题。

责编:杨志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