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金融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全球降息潮在路上:澳洲领衔、美联储渐近,如何影响中国?

第一财经 2019-06-04 20:45:55

澳联储宣布了34个月来的首度降息,“全球降息潮”很快就会到来。

本周二,澳洲联储宣布了近3年以来的首度降息,尽管该央行受到的关注度不高,但在贸易不确定性加强、全球经济前景走弱的背景下,澳联储此举是否意味着“全球降息潮”很快会到来?

市场猜测,这波浪潮可能愈演愈烈——澳联储打响头炮,印度央行或在6月6日的政策会议结束后宣布降息,而美联储今年降息的概率已近九成,原本计划启动加息的欧洲央行可能已暗暗考虑如何再宽松,关键的问题在于,这对全球的投资者意味着什么?中国会受到怎样的溢出效应?

澳联储降息只是开始

4日,澳联储宣布下调现金利率(Cash Rate,澳洲准利率)25个基点至1.25%,符合市场预期。这是澳联储自2016年8月以来首次降息,此举是为了应对疲弱的通胀和经济增长,以及不断上升的失业率。

“我们不认为降息是一次性的,预计澳联储会在三、四季度继续降息,”牛津经济研究院经济学家戈达德(Tyson Goddard)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他认为,刺激效应主要通过影响货币(澳元)贬值来实现,尽管澳元的贬值已提前被市场反应,降息将帮助澳联储主席菲利普·洛威(Phillip Lowe)将失业率降至5%以下,从而推动工资更快增长,但国际经验表明,即使失业率接近4%,也需要一定时间来刺激更快的通胀。

尽管澳洲的就业率尚可,但薪资增速始终无法加速,“因此通胀也持续低于澳联储的目标,随着全球经济下行风险加剧,通胀预期开始滑坡,澳联储决定用剩余的刺激方式来鼓励就业。从5月的会议开始,该央行与市场的沟通就开始变得更鸽派,表明即使失业率低于5%,也不会担心通胀。”戈达德对记者称。

当然,澳联储绝不会是唯一一家降息的央行。早在今年2月7日,打响“降息第一枪”的其实是印度央行,其意外宣布降息25个基点,为2018年8月降息以来的首次,当时多家央行更是大幅下调通胀、经济增长预测,第一财经当时曾报道“全球降息潮”将至。

如今,印度很快可能再度行动。“预计在6月3~6日的议息会议结束后,印度央行会宣布降息25bp至5.75%,目前印度通胀温和,降息将支撑经济增长。近期,印度GDP增速弱于预期,全球增长放缓的担忧以及贸易摩擦、油价大跌都提升了降息空间,央行行长也具备降息的足够意愿。”渣打南亚首席经济学家萨赫(Anubhuti Sahay)对记者称。

当然,也有一些因素可能会让印度央行推迟降息,例如,该行可能想等到6月底的G20会议后,贸易形势进一步明确,再观察马上到来的季风季带来的影响,以及等候7月5日印度2020年财年的预算提案。不过可以确定的是,降息只会迟到、不会缺席。

美联储年内降息概率大增

早在去年四季度就有机构预计新兴市场会陆续降息,但令人没想到的是,美联储加入降息潮的概率近期在大幅攀升。在今年4月时,几乎没有一家机构认为美联储2019年会降息。

不过,随着外部不确定性持续增加,降息概率开始大幅飙升。摩根士丹利预计,如果关税持续(如3~4个月),美联储会先试探性降息50bp以缓解经济下行压力。在最差情景下,预计美联储2020年春季前就会降息至0。

巧合的是,4日,美联储首次谈起“降息”的条件。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认为,由于美国通胀疲软,令美国经济增长的风险不断上升,美联储降息“可能很快得到保证”,3个月与10年期关键美债收益率曲线倒挂也支持降息。该言论发布后,联邦基金利率期货市场预期年底前降息概率接近98%。

此外,降息预期的攀升也与美国近期经济数据弱于预期有关。美国5月Markit制造业PMI终值创2009年9月以来新低,产出分项指数终值创2016年6月以来新低,新订单分项指数终值自2009年8月以来首次陷入萎缩区间;美国5月ISM制造业指数52.1,创2016年10月以来新低。就业指数创2017年来最低。

尽管各界认为关税可能会推高美国通胀,而物价稳定是美联储判断加息或降息的首要因素。但是,低通胀已经是一个全球的结构性问题,这与科技进步、生产率下降等经济结构性问题息息相关。

4月29日公布的美联储更青睐的通胀指标——去除了食品和能源后的核心PCE物价指数,同比涨幅仅为1.6%,创2018年1月以来的14个月最低。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认为这主要由于资产管理服务费用、服装等价格和机票价格走低所致,都是间歇性因素,因此他认为利率应该可以在当前水平维持很长一段时间。但5月公布的通胀数据依然只有1.6%,且今年第一季度核心PCE物价指数年化季率升幅下修至1.0%,为三年来最低增速,这让“间歇性因素”这个借口很难再站住脚。

近期,鲍威尔也会公开发表演讲,各界都将关注其措辞的细微变化。

如何影响中国

不得不问,这一全球趋势的转向将如何影响中国?

首先,“全球宽松潮”是全球经济承压的一个缩影,为全球经济贡献近30%增量的中国,既受到全球影响,更深刻地影响着全球。

“在全球增速放缓背景下,中国下半年需要继续推进更多政策来稳增长。经济增速下行可能被此前的‘抢出口’所部分抵消(尤其是在5、6月)。”野村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陆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至于中国的货币政策会如何调节、会否受到“降息潮”带动,民生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解运亮对第一财经记者称:“货币政策大水漫灌不是选项,近期政策不再高度依赖逆周期调节,主要因为还需要预留一些政策空间,用于缓解2020年的增长压力。”

他表示,6月2日,央行有关负责人在针对包商银行事件答记者问时表示,对6月份影响流动性的各类因素已作了全面估计和充分准备,将根据市场资金供求情况灵活开展公开市场逆回购和中期借贷便利操作,6月17日第二次实施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政策还将释放约1000亿元长期资金,有效充实中小银行半年末的流动性。

因此,机构普遍认为,目前仍维持“股弱债强”的逻辑,但债券“高不成低不就”,预计10年期国债收益率将达3.1%~3.2%的区间。此外,人民币的贬值压力或将随着美联储降息部分减弱。法国外贸银行预计,美元指数会在未来12个月走弱至93.51。

责编:林洁琛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