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产经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波司登驳斥指控被指力度不足,股价未能收回失地 

第一财经 2019-06-25 20:05:05 听新闻

分析人士认为,波司登的反驳对于此前做空报告带来的质疑有所缓解,但部分回复仍显力度不足。

6月25日,遭遇Bonitas做空、股价闪崩的波司登(03998.HK)发布公告一一否认指责,当天波司登股价最终上涨15.03%,但未能收复前一天的失地。

分析人士认为,波司登的反驳对于此前做空报告带来的质疑有所缓解,但部分回复仍显力度不足。

24日暴跌之后,波司登于1.73港元暂停交易至收盘,跌幅近25%,随后Bonitas做空波司登的中文报告详细版本开始在网上传播。而作为回击,25日一早,波司登就发布澄清公告并复盘,其股价从1.898港元开盘,最高到过2.02港元,最后收于1.99港元,上涨15.03%,但和下跌前仍有一定差距。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从当天波司登的股价表现上看,市场对做空报告的质疑有所缓解,但是市场信心并没有完全恢复,主要是波司登提供的反驳内容力度不足所致。

当天波司登的澄清公告对于做空报告提到的四个问题进行了逐一回复。在最主要的前两个问题上,第一个问题波司登反驳明确。对于做空机构关于“2015年以来捏造了8.07亿元净利润”的质疑,波司登方面表示,该指控属于恶意中伤,因为国内信用报告和国际财务报告的准则不同,且结算日期不同,而且未涵盖所有子公司,因此这一指控不真实且具有误导性。

但在第二个指控上,做空报告花费了大量的笔墨和引用了数据,但当天波司登回复较为笼统。

做空报告指波司登利用三个虚假交易将波司登的现金和股票转移给未公开的关联方,其中指责周美和以较低的价格收购女装品牌,以高溢价向波司登出售。比如周美和2008年收购杰西代价为1650万元,而2011年波司登收购为6.6亿元,溢价近40倍。

对此,波司登反驳称指控事实不正确,称收购女装品牌是集团的多元化策略,同时指收购三个女装品牌的代价是经过参考各种因素后确定,而对于杰西品牌的指控,波司登称2011年收购的杰西品牌由周美和于1998年创立,并非2008年收购而来,但波司登方面并没有提供相关的证明。

企查查数据显示,做空报告中提到的深圳杰西服装有限责任公司注册于2001年,2005年11月之前,其地址位于深圳市福田区沙尾工业区东片312栋,而另一家与周美和关系密切的深圳美宝和服装有限公司恰巧也在同一个工业区的311栋。2003年,美宝和搬家到深圳杰西所在的312号楼,在5楼同一层做了对门。

但两年后两家公司却分道扬镳,2005年11月22日,深圳杰西的地址也变更到了深圳市福田区车公庙天安数码城天祥大厦7A(仅办公),当时深圳杰西的两个投资人为赖雄亮和张林海,注册资本为150万元。2006年,美宝和则搬到了深圳市福田区沙嘴金地工业区114栋5层,一直到2013年底。

波司登在2011年的收购公告中显示,其收购的目标公司通过香港迪晖有限公司及其附属公司拥有JESSIE和LeMauve等多个女装品牌,迪晖公司2007年4月10日注册于香港。

工商资料显示,2007年成立3个月后,迪晖控股的迪辉达进出口(深圳)有限公司注册成立,后者也是目前深圳杰西的股东之一。成立一年后,2008年8月17日,迪辉达公司办公地址搬到了深圳杰西的楼下,天祥大厦的6B2。同年8月26日,原执行董事翁穗强退出,新增执行董事周美和接替他,这也是周美和第一次在这家公司的工商资料里亮相。

同一天,迪辉达的经营范围也发生了变更,原本迪辉达的经营范围是从事电子产品、五金配件、家用电器的技术开发,转让自行开发的技术成果货物及技术进出口业务(不含进口分销)。而此时增加了生产经营服装这一项。

显然迪辉达最初本身并不是为经营服装业务而设立,但第一财经记者查阅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公司注册处信息发现,公司资料中并没有迪晖公司设立时的股东构成,因此也无从知晓迪晖公司是否由周美和创立。

与此同时,2008年10月10日,赖雄亮退出深圳杰西,周美和新增为公司的执行董事,性质从有限公司转为法人独资,2009年3月,深圳杰西的投资人发生变更,迪辉达增资1500万元,占100%股份。2009年4月24日,深圳杰西成为美宝和的股东之一,占30%,但到2009年11月13日,又全部退出。

从工商资料上看,周美和在2008年之后出现,但在之前并无法证明深圳杰西和周美和的关系。

在沈萌看来,这里并不好判断两家公司最初的关系,只能猜测在一些巧合的背景下,两者关系紧密。

对此,波司登方面通过第三方向第一财经回应,重申了杰西品牌由周美和创立。

波司登方面也表示,女装平台的成立,是当时战略转型的结果。做空报告关注的重点是”人为地多付了20亿给内幕人士”。品牌的价值在于多年经营、营销、赋予涵义、形成公众认知,需要时间、渠道、资源、设计等多方面的沉淀。第一不能断章取义的选择性关注一些交易时点,第二不能够简单地说波司登多付20亿给未披露人士,第三公司收购看的是同行pe和未来盈利能力,是公允的,而不是做空机构所用的净资产价值。

责编:陈姗姗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