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产经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韩国免税产业已过辉煌期 | 独家调查

第一财经 2019-07-07 19:31:50 听新闻

目前正出现的一系列争议及韩国业界“草木皆兵”的背后,折射出曾经辉煌的韩国免税产业正在面临的困境。
乐言商业丨辉煌过后,韩国免税产业缘何落寞?

曾经有一度,韩国免税店内,人头攒动,其中大部分的客人都是中国游客,可以说,免税店是中国旅游团的“必游景点”之一。然而,随着中国游客的访问而兴盛的韩国免税产业,目前正在遭遇着史无前例的危机。

日前,韩国关税厅正式对外公告,将从近日起,针对在韩国本土免税商店渠道购买的化妆品,统一标记“免税品”标签,并要求韩国各大化妆品品牌定期向关税厅申报外国游客购买免税专用商品的规模,且严格限制免税店专用商品在非免税渠道进行销售;针对目前出现的免税品倒卖等现象,韩国关税厅表示,正在考虑针对频繁违规的外国游客,禁止其在现场领取免税店商品的限制措施。

同时,韩国关税厅方面称,若本次政策仍然没有取得预期效果,将考虑收紧外国游客购买免税品的便利政策。据韩国免税店协会所提供的估算,目前在韩国境内免税店所销售的销售额中,有近七成销量来自化妆品及美妆类产品,其中在外国游客销量的比重中,美妆产品所占据的比重更是达到近八成。

一位韩国大型化妆品企业的负责人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其他国家都在鼓励外国游客在本国消费,只有韩国政府要不断限制外国游客的消费欲望,并认为韩国不断推出限制消费的政策,影响的不仅将是美妆企业的销量,更将影响韩国的旅游产业。政策的推出将意味着需要对于免税品和非免税品进行分开生产及库存保管,这将导致生产的成本直接提高,不利于在与国际品牌的竞争中保持价格竞争力。该负责人估算,若这项政策实施,将导致韩国本土美妆产品的库存及运输成本最高提高近三成。

目前正出现的一系列争议及韩国业界“草木皆兵”的背后,折射出曾经辉煌的韩国免税产业正在面临的困境。

中国游客的巨大贡献

公开资料显示,韩国的首个免税店开设于1998年,当时韩国政府为了在经济危机的背景下,吸引海外游客的消费,并为企业提供更加有利的营商环境,表示将批准保税商店的开设,工程企业东和集团领取韩国首个免税店执照,并在韩国首尔光华门广场附近开设免税店,韩国的免税店时代正式开启。

目前,韩国全境共开设26家免税店,而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韩国的免税店处于亏损状态,仅大韩航空的母公司韩进集团所开设的市区免税店一家,就每年亏损近10亿韩元以上。

曾在韩国某免税店担任高管的崔忠明(音译)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从早期来看,免税店多半是由流通企业或旅游企业所开设,主要是为了提升品牌的价值,对外展示其品牌的高端形象,虽然韩国政府为了鼓励旅游,曾对开设免税店的企业提供税收优惠,但仍然无法阻挡亏损的趋势。

不过,这种情况在2000年末开始,悄然出现了变化,中国游客的大规模涌入,彻底激活了韩国免税店行业,也使这个行业从“鸡肋”变成真正的“现金奶牛”,自2009年至2015年,访韩中国游客的总数以每年近35%的速度快速增长,韩国免税店行业的“两大巨头”乐天、新罗的销售额也开始快速增加,部分免税店的销售额增幅甚至超过了其主营业务。

携程的一份出境旅游报告显示,2014年中国内地游客赴日本、韩国旅游增长显著,韩国首次排名第一,成为中国内地游客出行人次最多的国家。由于距离中国地理位置近,日韩游一直是热门目的地,但相比签证繁琐的日本,韩国的签证相对简单,且还在逐年简化,尤其是韩国推出济州岛免签政策后,赴济州岛的中国游客络绎不绝。

当时,邮轮旅游崛起。携程旅游负责人透露,一度在邮轮旅游中,当数日韩游排第一。由于济州岛免签,因此赴济州的便利性大大加强,使中国赴韩国游客激增。公开数据显示,济州岛2013年的全年游客人数达约1000万人次,这是当时国际旅游岛——夏威夷岛、巴厘岛、冲绳岛都未能实现的纪录,其中,中国游客是最“给力”的。

第一财经记者曾经实地采访看到,数年前,中国游客赴济州岛旅游的场面堪称壮观,一艘邮轮就有1000多至2000多名客人,码头上得几十部旅游大巴一起出动。然后抵达免税店开始购物,到离开济州岛时,码头上又专门为中国游客设置提取免税品的服务点。

“韩国业者的营销非常精细化。多年前韩国相关部门就极力向中国市场引入韩剧,还结合大量贴片广告,制作精良的韩剧一下子引起关注,于是延伸出诸多影视剧主题旅游。”资深旅游业分析人士瞿佳告诉第一次财经记者,曾经一部《冬季恋歌》让江原道等地区成为中国游客热门旅游点,在江原道的一些景点随处可见该剧场景,这是当地旅游业者故意保留和营造的。同时,低价成为韩国揽客的又一大法宝,除了大家都知道的品牌免税商品,韩国非常推崇韩系品牌,比如innisfree、兰芝等,比起欧美品牌,韩系品牌定价相对低廉。而且去欧美购物的成本很高,去韩国旅游的价格可能仅为欧美游的十分之一。

彼时,韩国的医美旅游也吸引了大量中国游客。

韩国人金女士曾在中国留学,她经常带的就是“美容团”。“不要把这种团叫做‘整容团’,因为在韩国,开个双眼皮这类都不属于整容,这太轻量级了,这些简单的手法都是‘美容’。韩国美容产业非常成熟,通常美容团就是提前几个月预约,然后上午抵达医院‘美容’,半天就完成了,虽然有时还擦着药缠着纱布,但并不影响旅游。下午回到大巴就可以继续旅游和购物,一点也不影响行程。”金女士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

公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赴韩国旅游人次约600万,占到赴韩外国游客总人数的四成多。更为关键的是,中国游客在韩国旅游时出手也更为阔绰。2015年,七成以上赴韩国的中国游客的主要目的是购物,两成左右的中国游客是为了感受韩国文化,另外还有游客专门赴韩整形、观光等。2015年赴韩国的中国游客平均每人消费金额约2200美元(约合14283元人民币),高于赴韩游客平均消费额的一倍以上。

有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在韩国本土免税店的销售额当中,有77%来自于中国消费者。

崔忠明认为,由于奢侈品品牌的引进、通关报税等方面需要积累经验,即便是三星、韩进这样的韩国大型企业,在免税店行业也曾经多次“栽跟头”,可以说是中国游客彻底救活了韩国的免税产业。

企业争夺商机

韩国的免税产业已发展成为韩国流通行业的重要支柱:韩国免税店协会提供的数据显示,2017年全年,韩国各大免税店的总销售额突破8万亿韩元(约合486亿元人民币)大关,相较2012年的3.65万亿韩元增长达142%。韩国免税店产业的市场规模位居全球第一,其次为英国、日本及泰国,乐天免税店也成为全球三大免税店连锁之一。

除了销售额,同时激活的还有就业市场。

根据上述统计数据,韩国免税店产业在鼎盛时期的雇佣人数达到2万人左右,而由于了解中国游客,在语言和销售技巧上拥有优势,且了解免税商品报关的操作流程的工作人员有较大的需求,因此在每一家新兴免税店开办后,行业内部都会出现较大规模的人员流动潮流,这种人员流动也将反向推动行业进入输送“新鲜血液”。韩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也显示,免税店所属的流通行业,是在2015~2017年期间,为数不多人才需求的增长幅度超过一成的行业之一。

行业的持续增长,自然曾引发韩国国内对于免税店特许执照的巨大竞争,韩国先后于2015年和2016年进行了两次免税店特许牌照的竞标,而各大财团企业为了能够获得运营权,也是拼尽全力。

例如,在竞标阶段,三星集团会长李健熙的长女李富真更是亲自“上阵”,针对公司拥有免税店及销售经验,但并没有合适地产的缺陷,选择联手拥有地产,但在销售经验上较为欠缺的现代集团,共同获取免税店营业许可,而多名业界人士均表态,这种在两大企业之间抛弃竞争关系,选择共同联手的案例并不多。

同时受益的还有韩国的美妆企业,第一财经记者整理爱茉莉太平洋及LG生活健康两大化妆品品牌的财报发现,从2010年起,在全球化妆品品牌销售增幅放缓的背景下,两大品牌在韩国本土的销售额出现了近20%的增长,而其中免税渠道的增幅在总增幅所占据的比重最高达78.9%。

畸形的结构

如果说,曾经中国游客的络绎不绝,为韩国的流通产业和美妆产业提供了巨大的市场机遇,那么随后出现的外部环境变化,则使韩国免税产业陷入了危机。

近日,第一财经记者实地走访位于韩国首尔江南的现代百货免税店及新世界免税江南店,这两家免税店均为2016年竞标时获得执照的店铺,地处首尔新城区江南的商业中心地段,且均是韩国大型流通企业所经营的店铺,但即便是在周末下午,店内也是空空荡荡。一位店员表示,相比于传统的免税店,江南地区品牌较少,且目前免税店的消费群体主要依赖于代购商,导致部分曾主打自由行游客的免税店出现重大经营危机。

对于2015年~2016年新进入市场的五家免税店来讲,除了极个别情况外,大多数韩国免税店都面临着超过200亿韩元的大幅亏损,以至于开始出现严重的闭店潮。

2017年9月1日,位于韩国平泽港国际客运码头的“韩亚免税店”(HANA DUTY FREE SHOP)因营业状况不佳,提出闭店申请,成为时隔八年首个申请自主闭店的免税店,而截至闭店时,该店已有近40亿韩元的亏损。

此后,闭店潮在新兴免税店当中此起彼伏,作为韩国十大流通企业之一的韩华集团旗下的盖乐丽雅免税店也因无法承受近10000亿韩元的亏损,在2018年年底宣布闭店,而此前该店为了拯救颓势,曾决定所有高管降薪10%、全体员工返还当年度的奖金,但仍然无济于事。

出现集体性的行业危机以后,韩国多家免税店的负责人集体向仁川机场运营方“逼宫”,要求机场方面降低租金;韩国第一大免税店连锁乐天免税店方面甚至表态称,由于该分店难以负担机场运营方高昂的租金,正在考虑从仁川国际机场撤店。

业内人士透露,中国游客赴韩国旅游的高潮期已过,如今中国游客赴韩国旅游的人数减少也导致免税店的生意越来越难做,在此状况下,目前支撑韩国免税店销量的人群主要为代购群体,这一群体主要青睐品牌全面,且在优惠政策方面拥有竞争力的三大免税店(乐天、新罗、新世界),目前三大免税店在行业的占有率已经超过90%。

在韩国多年从事美妆产品代购的留学生张怡(化名)表示,如今在韩国的免税店购买产品,若挂靠在某个旅游团或旅行社,可以获得近30%~40%的“返点”,而“返点”金额也随着免税店行业的“不景气”水涨船高。

韩国关税厅的统计数据显示,虽然赴韩国的中国游客总数出现了增长停滞,免税店向旅行团或机构所提供的返点及手续费总额却一直在增长,从2015年的5630亿韩元,增长至去年的1.32万亿韩元,三年增幅达到近九成,虽然由于TOP 3免税店的销量有所增加,导致行业的销售总额未出现重大影响,但收益却出现了大幅度的下滑。

免税业的竞争

目前韩国免税产业面临困境,韩国高丽大学政经学院教授李国宪认为,目前可供中国消费者选择的渠道更加多样化,且国内对于代购行业的信任度降低,导致过度依赖于代购群体的免税店出现巨大危机。

张怡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目前的韩国代购市场,存在销售假冒产品等鱼龙混杂的不良现象,逐渐使消费者失去对于代购的信任程度,进而将目光转向国内本土开办的免税店,或前往海外直购等其他渠道。

李国宪则表示,目前中国国内正在海南、上海等地区尝试开展免税产业,并在通过立法等方式确立代购行业的相关规定,且一些原本在购物方面并没有凸显优势的东南亚国家正在吸引中国游客的消费,这种背景下,中国消费者的选择在不断增多,选择韩国免税店购物的必要性越来越低,而过于依赖某一个特定行业及阶层的消费趋势,必将导致其销售和收益的不健全性。

公开资料显示,中国国旅的免税业务取得了亮眼的成绩。其年报显示,免税业务贡献营业收入达到332.27亿元,占公司营业收入的70.69%。尤其是在将海免、日上上海收入囊中后,日上免税被中国国旅一网打尽,使得中国国旅在国内免税市场占有率不断提升。

而目前以网易考拉、天猫全球购等为主频繁出现的网络直购平台,也给韩国的免税产业带来一定的危机。

正在开办韩国产品直购平台的青岛寰瀛汇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责人李艳君认为,虽然目前大型的直购平台不断出现,但直购平台在其品牌和影响力得到保障的前提下,仍然有机会继续占据免税商店等其他平台的行业份额,并进一步帮助中国消费者购买韩国产品。

目前,韩国政府为了激活免税产业,并促进行业竞争,计划在韩国追加批准5家免税店,并批准在仁川机场入境大厅开设免税商店,且推出包括决定公开所有的审查委员名单和审查分值的改善方案,试图挽回免税产业目前正在面临的危局。

不过,一位业内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韩国政府不断干预免税店产业,并收取过高的特许牌照费用和租金费用,这才是新免税店发展的“绊脚石”之一,并希望韩国政府停止对免税店及产业的干涉,促进其健康合理发展。

责编:彭海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