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金融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宜人贷一季报数据下滑,那些转型的网贷公司日子如何?

第一财经 2019-07-12 20:56:42

网贷平台在探寻着转型之路。

在“双降”、“三降”的持续高压监管下,上市互金平台的财报数据并没有延续此前的风光。7月11日,宜人贷发布2019年Q1财报,借款规模和盈利情况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降。

今年初,《关于做好网贷机构分类处置和风险防范工作的意见》(175号文)下发,明确网贷机构以清退为主,并提出网贷平台可转型为网络小贷公司、助贷机构或为持牌资产管理机构导流等。而在近日召开的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座谈会上,监管对于网贷转型的引导方向发生了变化,并未提及“助贷”的转型模式,仅提出对于少数在资本金和专业管理能力等方面具备条件的机构,允许并鼓励其申请改制为网络小额贷款公司、消费金融公司等。

助贷没有政策支持;互联网小贷杠杆率低、牌照暂停批设;消费金融公司门槛太高,网贷平台的转型之路,每一条都不太好走。

头部平台重要数据下滑

7月11日,宜人贷迎来了完成业务重组、高管层履新后的第一份财报,借款规模和盈利情况均出现了不同程度下降。

数据显示, 2019年第一季度,宜人贷实现净收入19.8亿人民币,净利润3.69亿人民币,分别同比下滑47%、 31%。而与2018年第四季度相比,净利润也环比下滑近35%。2018年第四季度,宜人贷净收入为12.71亿元,调整后净利润为人民币5.65亿元。

对于合并报表后规模和盈利下降较多的情况,宜人贷方面回应称,借款规模和盈利同比均出现下降,主要是由于受宏观环境和监管政策的影响,今年主要目标是风险控制,因此提高了风控标准,控制了借款规模。

值得注意的是,在宜人贷业务整合完成后,宜人贷品牌变身为宜人金科,将主要包括信贷科技和财富管理科技两大核心业务板块。记者注意到,整合后宜人金科公司高管层出现大面积换血。

宜人金科董事会主席、宜信公司创始人兼CEO 唐宁担任整合后宜人金科CEO。因个人原因,方以涵辞去宜人财富CEO 职位,裴益川卸任首席风险官。

“被收购”的生存之道

其实,目前一些处于转型期的中小平台面临的挑战颇多。“断臂求生。”一家网贷平台相关人士对记者说,为求合规备案,其所在平台不断压降业务规模,目前全年营收情况只能与过去单一季度持平。

在监管层持续推进“三降”(出借人人数、业务规模、借款人人数)政策以来,由于这些机构生存空间日益狭窄,网贷平台清退动作开始加速,网贷平台数量逐月减少,风险正在逐渐出清。

记者了解到,截至今年5月末,继续开展出借业务的运营机构数量已降至707家,比2018年初下降57%;借贷余额比2018年初下降27%,出借人次比2018年初下降75%;行业借贷规模、出借人次已连续11个月下降。

一边是部分平台的主动清退;另一边是部分大型平台也在积极布局。值得注意的是,“被收购”已成为近期网贷平台谋求合规发展的路径之一。

例如,7月11日当天,宜人金科宣布与北京道口贷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道口贷”)达成收购意向。收购完成后,道口贷将成为宜人金科全资子公司。

而在此前,京东也入股了一家网贷平台——厦门易汇利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服务有限公公司(下称“易汇利”)。记者从企查查信息了解到,6月19日,易汇利发生多项工商登记变更。目前,公司股东为天津京东英华贸易有限公司(认缴金额为4亿元人民币、持股比例为80%)以及国贸启润(上海)有限公司(认缴金额为1亿元人民币、持股比例为20%)。工商信息显示,天津京东英华贸易有限公司为京东数字科技控股有限公司全资控股子公司。

转型之路挑战不小

在网贷备案不断延期、前景不明朗的背景下,网贷平台纷纷尝试转型,头部平台正掀起转型“助贷潮”。

第一财经记者观察到,自去年以来,众多网贷机构转型助贷且机构资金来源占比正不断提高。多家网贷平台财报数据显示,助贷正成为平台重要的盈利来源。

拍拍贷一季报显示,公司一季度营收14.58亿元,主要由于信贷撮合费的增长,通过信托投资贷款的利息收入增加,助贷业务占比持续提升。机构资金促成借款金额已从2018年第四季度的20.4%上升至2019年第一季度的30.9%。

乐信也将权重移向了助贷。此前,乐信分别与工商银行、民生银行等19家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金融合作伙伴数量已超过100家。而在今年一季度新发放的贷款资金中,乐信平台上超过70%的新增借款来自金融机构,通过为各类金融机构服务而获得的收入为9.11亿。

西南财经大学普惠金融与智能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陈文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网贷平台转型助贷困难重重:一是要有低成本的获客能力(线上及线下);二是要有历史数据积累,形成历史逾期率以及违约率数据预测;三是要有资本。

“银行跟助贷机构的合作大多是授信额度模式,额度能拿到多少取决于银行对助贷机构的风控能力判断,以及该助贷机构的兜底能力。而对于无兜底助贷的挑战在于,助贷机构遴选的资产真实逾期率、坏账率水平超过银行容忍度,银行很难通过索要高息覆盖高坏账。”陈文称。

第一财经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即使表面上助贷机构不兜底,但通过关联担保公司或者第三方担保公司提供担保已经成为网贷平台与金融机构合作助贷的形式之一。

公开信息显示,目前趣店、拍拍贷上市网贷平台都成立了融资担保子公司或关联担保公司。“这也是为什么现在融资性担保公司最近受追捧的原因。”陈文称。

不过,监管对于“助贷”转型方向的态度变化,正引起市场注意。

在此前的175号文中,为正常运营的网贷平台指明了三条路:转型为网络小贷公司、助贷机构或为持牌资产管理机构导流等。由于转型为网络小贷公司等方式门槛较高(资金来源受限、资产出表太难),并不是十分想得通。因此,“助贷”便成为了网贷平台求生的最佳选择。近日在互金整治领导小组和网贷整治领导小组联合召开了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座谈会上,监管的表述则为:对于少数在资本金和专业管理能力等方面具备条件的机构,允许并鼓励其申请改制为网络小额贷款公司、消费金融公司等。

“不再提及助贷,可能意味着,监管并不提倡这种形式,以防止风险从网贷行业传递至银行系统。”陈文认为,未来助贷规范的可能方向是:推动助贷机构持牌,或者由监管设定相关标准,由金融机构圈定入围其合作助贷机构的白名单机制。

责编:于舰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