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评论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马蔚华:影响力投资比纯粹的公益更可持续

第一财经 2019-07-19 10:00:37 听新闻

在美国资本市场选择400只按照影响力投资标准的股票在过去十年平均收益率20.8%,超过了同期标普500的18.7%。

编者按:

招商银行前行长马蔚华卸任招行后,加入了壹基金,当上了理事长。“实践派”的马蔚华显然不是去谋了个闲职,壹基金的各种活动、贫困地区赈灾现场常见他的身影。在幕后,他也一直在寻找公益组织在中国存在的最好方式。

近日,马蔚华现身上海交通大学高级金融学院毕业典礼,分享了他对影响力投资的认识,期待越来越多金融人加入影响力投资的大潮中,并接受了《陆家嘴》杂志的专访。

1999年,招商银行还只是一家偏居深圳蛇口的小银行,在马蔚华创新性策略的带领下,招行在14年间走上了星光大道。而这位马行长也在64岁时功成身退,不再担任招行主要领导,卸任总行党委书记。

卸任后的马蔚华谢绝了很多商业机会,而是应李连杰和王石的邀请,当上了壹基金的理事长。人们对马行长的新职位表示出些讶异,随后是理解,可许多人不知道的是,马蔚华仍在招行时就是壹基金的理事和预算委员会主席,并且早就达成了关于社会责任的认识:商业银行的成功需要客户的支持和社会各界的认可,招行的成功来自社会,一定要回报社会。于是认同社会责任的中资企业和一些在华跨国公司共同成立了社会责任同盟,马蔚华曾任主席。

这样一来,马蔚华的选择看起来有迹可循了,而在他真正去实践公益的时候,才发现其中的不易。过去在银行,是别人来找钱,而公益组织要找别人要钱,尽管顶着 “马行长”光环,可身处其中所体会的微妙而巨大的悬殊令马蔚华如鲠在喉。公益组织本身存在的一些问题,社会和公众对公益理解有限,都使得马蔚华在壹基金的工作遇到了不少难题。这些当然不能打倒一位银行家。马蔚华创造性地运用现代企业的管理方式和理念重塑壹基金,将成本控制、风险控制、内审、外审、信息披露等环节融入日常管理中,把壹基金当作上市公司去管理,见效很快。

马蔚华关心的另一个问题是员工的福利。壹基金的员工都很年轻,毕业于名校,在马蔚华眼里,他们要是进金融机构工作都是年薪百万的材料,却因为一份公益的情怀而拿着不足万元的月薪在壹基金任劳任怨。根据《慈善法》规定,慈善组织的行政管理费用不得超过捐赠总支出的10%,且不能超过当地平均工资的两倍。尽管如此,在某个筹款1500余万元的慈善项目花费了127万元支付行政费用时,引发了部分捐赠者的不解和不满,公众的不解和低薪酬也导致了公益行业留不住人才。

看到这个现象,彼时正在哥伦比亚大学做访问学者的马蔚华对影响力投资产生了兴趣。“公益慈善和影响力投资都能解决社会问题,但是影响力投资比纯粹的公益更可持续”,将公益理念和商业结合起来,用新的公益形式来解决社会问题,造就了影响力投资。

什么是影响力投资?

马蔚华提出,人类社会财富的高速增长带来了诸如生态环境恶化、相对贫困、社会不平等加剧等问题,据此联合国发布了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报告,提出包括环保、扶贫以及解决各种社会问题在内的17项指标。所有发展中国家包括中国每年完成这些指标需要3.9万亿美金。但是目前全世界慈善捐赠加上政府投入仅1.4万亿美元,还有巨大的缺口,仅靠慈善捐赠难以解决周而复始的问题。

在中国如何推动影响力投资?马蔚华将这个理念带回壹基金后,积极探索将商业模式引入公益领域的路径,既担负公益组织的社会责任和影响力,又追求整箱的财务回报,其中包含了影响力债券、公益创投、慈善信托、普惠金融等。

首先要解决大众的理念问题。有些人认为慈善公益不能产生商业利益,但是新的公益慈善理念的唯一目的就是解决越来越多的社会问题。过去我们搞经济,先把GDP搞上去了,然后再去解决过程中产生的环境、贫困等问题。如果在经济活动发生时、每笔投资发生时就注意到金融和公益的结合,出现这些问题的可能性就会降低。”马蔚华说。

为了改变金融危机带来的负面形象,华尔街最先接受影响力投资理念,将影响力投资概念和投资贷款并列;高盛花100亿美元收购影响力投资机构以扩充相关的人才和项目。马蔚华还发现,很多影响力投资机构的CEO是从华尔街跳出的,虽然目前薪酬远不及华尔街,但是有很大的潜力,同时愿意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他看到,斯坦福商学院的学生强烈要求商学院加开公益课,下一代对社会责任的承担意识只增不减。

此外,美国有一个明晟KLD-400指数:在美国资本市场选择400只按照影响力投资标准的股票,它们的经济回报好,有比较明显的社会影响力,社会效益也好;400只股票在过去十年平均收益率20.8%,超过了同期标普500的18.7%。这说明了资本市场并不是唯利是图,也会义利兼顾。在中国,则有一个叫做义利99的实验,在深沪300里按照影响力投资的标准选择99支股票,在过去五年到今年的6月28日,义利99指数保收2239.95点,累计涨幅123.24%,近5年年化收益率19.2%,跑赢了沪深300、上证50、中证500,在中国所有的主流指数领冠A股。这说明中国的资本市场也是资本向善。“壹基金最近在和博时基金联合研发以义利99为主题的ETF指数基金,在中国和全球都是首创”,马蔚华颇为自豪地说。

影响力投资是金融人的新机会

马蔚华将影响力投资看做金融人的新机会。家族财富年报显示,360个全球家族财富办公室将超过三分之一的投资投向可持续发展、影响力投资的范畴,并且不断在增加。人们开始了解到唯利是图对世界无益、对自身也无益。一个企业生产产品的时候会对社会产生负面溢出效应,因此必然要承担相对的责任。社会向善、报效社会的责任感要融入企业家精神,一个伟大的企业不仅要向社会提供好的产品和服务,还要尽自己的努力让这个世界更美好。

在中国,影响力投资契合创新、协调、开放、绿色、共享的五个理念,这五大理念也是实践中国经济从高速度发展向高质量发展的必然要求。

马蔚华对这五个理念有如下理解:从创新角度看,影响力投资既是公益慈善的创新也是金融投资的创新;从协调角度,一笔投资、一个企业,有正面的财务回报和积极的社会影响力,一定是协调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协调是最大的协调,当经济和社会效益相协调时,许多社会问题都迎刃而解。开放、影响力投资应该是国际投资的最新理念和最新趋势,在发展过程中需要国际交流和跨境的资本流动,我们如果在“一带一路”倡议执行过程中,坚持用可持续发展影响力投资的理念,就会很快得到“一带一路”相关国家老百姓的支持和认可。我们现在正在组建一个影响力投资的基金,国际上的影响力投资愿意拿钱到中国来投影响力投资基金,因为中国有巨大的影响力投资的市场和项目,所以这是开放的。从绿色看,绿色应该是影响力投资的应有之义,中国在绿色债券已经走在世界的前面,为世界做出贡献;共享,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让这个世界更美好,特别是影响力投资关注弱势群体,让金字塔底部群体生活质量得到改善,这一切都是人类的共享。另外,影响力投资也是我们从高速度向高质量增长的实际步骤。如今,中国的社会矛盾是人们对美好生活的需求和不平衡、不充分发展的矛盾,这个矛盾最多地体现在公共产品的供给,教育、医疗、卫生、养老等方面的需求和供给有很大的不协调,政府出台了一系列鼓励政策,但是光靠政府的努力还不够,马蔚华呼吁社会动起来,将我们的投资都变成影响力投资。

在反贫困方面,中国对世界的反贫困做出了巨大贡献:在过去6年,中国减少了近8000万按现有标准的绝对化贫困人口,贫困人口还剩不到2000万,贫困的发生率降到了1.7%,中国对世界减贫的贡献率达到75%。另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是巩固扶贫的成果,不能返贫,要注意能力建设,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通过产业扶贫培养贫困户改变自己命运的本事。产业扶贫需要条件,最重要的就是金融条件,普惠金融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对此,马蔚华说:“我们的一个扶贫基金会——中和农信在2019年5月累计贷款470亿元、覆盖20多个省、几百个贫困县,通过普惠金融给贫困地区农民找到就业机会,因为金融不是救济,必须帮助他们能很好地发展产业。这些普惠金融需要资本的支持,谁去支持它?中和农信后面是红杉资本、蚂蚁金服等,影响力投资对于扶贫来说就是培养能力的建设,这也是从根本上改变贫困的重要的措施。”

对于中国来说,影响力投资的潜力非常大,但是目前缺乏标准。当今世界美国有标准、英国有标准,马蔚华认为中国也需要标准。今年6月,联合国成立了可持续发展影响力全球指导委员会,马蔚华也加入了指导委员会,制定全球的标准和评估。他提出,这个标准的制定会使中国一大批影响力投资的企业脱颖而出。马蔚华也非常认同管理学大师德鲁克的一句话:所有的社会问题,只有把它变成有利可图的商业机会时,这些问题才能得到根本解决。这些社会企业、社会问题的项目都是影响力投资的项目。

马蔚华坚信中国一定会成为影响力投资的大国,义利并举,开创公益和金融结合的新形式,而且符合可持续发展,是实现高质量发展的新的投资方式。

第一财经获授权转载自“陆家嘴杂志”微信公众号,原标题:《专访马蔚华:影响力投资是金融人的新机会》

责编:任绍敏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