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商业人文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刘慈欣首部科幻绘本《乡村教师》,瞄准的不仅是少儿市场

第一财经 2019-07-22 20:43:33

一位投资者认为,相较于高风险的科幻作品影视化改编,选择绘本制作,是比较沉稳与保险的方式。

绘本《乡村教师》

数年之后,当在S城做大学老师的赵拉宝,再次回到地图上都找不到的古井村时,黎明的曙光刚刚揭去夜幕轻纱,朝霞正沿着地平线喷薄而出,多年前,他们为老师李老师造好新坟的那个清晨,也是东方将放亮。

站在布满尘土的无名石碑前,他的耳边再次响起李老师熟悉的声音:“当一个物体对第二个物体施加一个力,这第二个物体也会对第一个物体施加一个力,这两个力大小相等,方向相反。”沉默中,曾经年少的赵拉宝说:“我知道是啥意思,可总觉得说不通。晌午我和李权贵打架,他把我的脸打得那么痛,肿起来了,所以作用力不相等的,我受的肯定比他大嘛!”……

如果给刘慈欣的《乡村教师》写系列,这样承上启下的开篇算是循规蹈矩,毕竟十多年过去,乡音可改,但乡村贫瘠并非全部改变。站在现实主义的角度,省乡的赵拉宝或许还会客串老师,讲述百年前的力学定律,台下依旧是带着浓厚西北方言的童音。

《乡村教师》最早是刘慈欣于2001年在《科幻世界》上发表的一部短篇科幻小说。

时间与空间交替想象中,《乡村教师》“变与不变”的衡量,就如对中国科幻产业的衡量一样,当《流浪地球》以破46亿元的高票房开启中国科幻影视的篇章时,中国科幻产业的窘境却是另外一番模样:中国大部分科幻作家很难靠写作出书养活自己;中国发行量最大的科幻杂志《科幻世界》,已从最高峰时期的40万份缩减到现在的10万份左右;而科幻电影市场中,好莱坞电影长期占据C位。

“但必须要承认,我国公民科学素质水平从2010年的3.27%提升到2018年的8.47%,正在逐步缩小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如果从科普角度出发,这可能是目前阶段,刘慈欣与改编的科幻作品,包括《乡村教师》,最大的现实意义与价值所在。”作为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较早一批出国深造的宠儿,在泛娱乐领域有诸多投资的白强认为。

打造合家欢绘本

“我们与刘慈欣先生接洽的时候,他对于新鲜领域,是有尝试愿景的,比如漫画、画集、绘本,他给的方向还是比较宽泛的。”近日,谈起与刘慈欣的版权合作,上海童奕公司《乡村教师》绘本项目负责人赵丰表示。

操刀这个项目,赵丰有一种责任感,一是来自刘慈欣本人对于其作品版权使用较为宽容,二是整个绘本创作团队多是科幻铁粉,自始至终都带着敬意。基于这两点,主创团队经过多次碰撞,最终选择了他们心目中最让人感动的作品《乡村教师》,作为刘慈欣科幻作品绘本版的首次尝试。

《乡村教师》长江文艺出版社 2012年9月版

《乡村教师》是刘慈欣于2001年在《科幻世界》上发表的一部短篇科幻小说,获得当年的中国科幻银河奖读者提名奖。小说内容并不复杂:身居僻壤乡村的李老师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将力学三大定律刻进学生们脑海中,他并不知道,这些捣蛋鬼将被选为碳基联邦文明等级测试的询问样本,而他让学生们背下来的力学定律,最终使得孩子们在世界末日的最后一刻拯救了整个地球。

在许多科幻铁粉看来,相较于刘慈欣的其他作品,《乡村教师》虽没有那么“硬核”,但极具戏剧张力以及震撼人心的力量。一位贫病交加的乡村教师成为人类文明的捍卫者、一群濒临失学的农村孩子拯救了地球……这些在作者朴实的文笔间缓缓流出,并带有几分柔软与浪漫。

这些元素恰恰符合绘本制作的基本要求,主线简单、笔触细腻、画风清新,使读者在孤独、悲伤、释怀、鼓舞中进入到《乡村教师》的“秘密花园”。

为了兼顾不同知识层面与年龄段的读者,绘本《乡村教师》在原作的基础之上,对文中大量有关经典物理学及前沿科技的名词进行了补充阐述。

“我们的初衷主要是想让阅读者能够体验科幻的乐趣,粉丝能够感受原著的魅力,所以在编绘过程中,对原情节进行了精心取舍,但还是最大限度尊重原著内容,从而进行场景化的文字描述,再由画师根据文字对插图给予人物设定、氛围营造、色彩运用等方面的二次创作。”赵丰表示,他们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将作者文中对中国乡村的刻画,以及外星人和宇宙战争的宏大构想,用较为精准的笔触展现给读者。

为了兼顾不同知识层面与年龄段的读者,绘本在原作的基础之上,对文中大量有关经典物理学及前沿科技的名词进行了补充阐述。而这名讲述人为“丁老怪”,取材于刘慈欣多部作品中均出现过的“丁仪”,一位知识渊博、才华横溢,近乎全知全能的科学大咖。

赵丰表示,《乡村教师》绘本的文字量要比普通的绘本大一些,主要就是这些知识点的解读。“我们希望家长能够一起陪读,共同体验一场跨越数万光年的宇宙战争传奇,并与孩子一起探寻前沿科学奥秘。从这一点上讲,《乡村教师》可以算是合家欢绘本,同时也照顾到大刘的忠实读者群,而不是完全面向低幼年龄段的孩子。”

绘本改编较影视化风险低

“刘慈欣对于自己作品的开发,一直还是比较宽容的,这给予我们信心,但作为铁粉,更多是压力。”赵丰表示,选择绘本改编,也在于“风险”可控。

众所周知,科幻作品要成为超级IP,影视化改编是最好的方式,这在好莱坞已得到证明,无论是《变形金刚》还是《钢铁侠》,都是由早期知名漫画或者动画片改编而来。

作为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奖的首位亚洲获得者,刘慈欣与其作品毫无疑问也是影视投资人争抢的对象。

今年春节档,根据《乡村教师》改编的《疯狂的外星人》取得了票房上的成功,却被铁粉称为“挂羊头,卖狗肉”,因为电影只选取原著中“外星人想摧毁地球”的一个点,作为创作灵感。而当《流浪地球》成功突围,取得票房与口碑双赢后,刘慈欣最负盛名的《三体》被寄予厚望,遗憾的是,几经波折,影版《三体》至今未能上眏。

今年春节档,根据《乡村教师》改编的《疯狂的外星人》,票房高达22亿元。

“科幻作品的影视化,风险还是比较大,首先就是科幻影视整体投资巨大,但相关人才储备极少,工业化流程都还没构建起来。想要在短时间内,制作出几部成功影片,无论是想以小博大,还是以大博大,都比较艰难。但若因此,让科幻作品始终停留在文字阶段,是非常可惜的。”曾投资过电影项目的白强认为,相较于高风险的影视化改编,选择绘本制作,是比较沉稳与保险的方式。

公开资料显示,中国少儿图书占整体图书零售市场的码洋比重持续增加,也是图书零售市场中贡献最大的细分板块。开卷2018年少儿图书市场数据显示,中国图书零售市场销售额总规模894亿元,少儿图书码洋占有率达到25.19%,其中。在实体书店,卡通漫画绘本销售排名第二。

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中国儿童年均阅读不到10本,而在欧美、日本等国家年均阅读为50~100本,这意味着,国内绘本市场空间巨大。有分析师认为,预计未来5~10年,整个儿童绘本的市场规模会扩大5倍以上。

在百亿级的绘本市场规模中,国内原创内容成为了巨大的缺口。

“我们给孩子买绘本时,绘本大多是来自国外翻译之作,中国原创绘本少得可怜,更不要说中国科幻小说改编的绘本,就更难看到。”经过一番调研,主创团队认为,将刘慈欣作品进行全新视觉化品读模式开发,或许是一个值得尝试的方向,最终确定了以众筹方式,对刘慈欣科幻作品进行绘本上市前的营销推广。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从小说绘本版权费用到投资成本,绘本《乡村教师》不算太高,但主创团队并没有“以小博大”的想法,“此次绘本出版量并不大,更大的意义在于是一次尝试,目前第二本绘本正在制作中。”

这意味着,如果绘本《乡村教师》8月在市场上得到认可,刘慈欣更多科幻作品将有可能选择全新的可视化方式与读者见面。

(供图/故事银行)

责编:李刚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