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全球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第二波热浪来袭!欧洲进入高温“烘烤模式”,气候变化下40度将成常态?

第一财经 2019-07-26 15:12:00 听新闻

从事气候归因研究的世界天气归因组织(WWA)对六月底欧洲热浪现象进行研究时指出,正是气候变化,让六月底欧洲热浪发生的概率增加了至少5倍。

在巴黎一家知名医院任职的王欣博士是今年欧洲炎炎夏日中少数的幸运儿:他家里有空调。

“(25日当地下午)我这42度。”王欣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按照巴黎相关建筑法律安装室内空调很麻烦,于是他两年前装修时当机立断买了一台移动式空调,否则今年夏天巴黎太热了。

然而出行也是难题:大部分巴黎人都没有代步车,必须乘坐地铁,地铁内也没装空调,仅有几条线路有所谓降温通风系统。据法国新闻报道,最近测试车厢内温度能高达40-50度左右。王欣说,最近高温天气让他身边一直拒绝空调的法国同事都动摇了。

25日中午,在法国巴黎,一家药店外的温度计显示实时温度为41度。

据欧洲媒体统计,目前只有不到5%的欧洲家庭安装了空调。

从25日起,随着今夏第二波凶猛热潮席卷欧洲,西欧各国连续两天改写了各自国家历史的最高温纪录,这种伴随着极端气温的酷热天气,已对欧洲从航运到核电厂都产生了巨大影响。

欧洲高温图     来源:WMO网站

屡次刷新最高温纪录

欧洲遭热浪侵袭,让民众叫苦不堪。

荷兰皇家气象研究所称,埃因霍温在24日创下了破纪录的38.3度,并持续了近24小时。比利时皇家气象研究所也在昂格勒尔观测到40.2度的新纪录。

25日,荷兰南部布雷达机场的气象站的水银柱升至40.4度,比荷边境的小布罗赫尔升温至40.6度。比利时皇家气象研究所指出,自1833年比利时开始有温度计量以来,这是历史上的最高温。比利时的一家动物园已经开始给老虎喂食冰冻鸡肉,让熊吃冰镇西瓜。

德国气象局称,在24日盖伦基兴40.5度的高温创造全国纪录后,其西北部城镇林根周25日的气温高达41.5度,是德国有温度记录以来第一次出现41度以上的天气,大量灼热的空气受到俄罗斯西部和大西洋东部低压区域的挤压,“就像一口钟似的”笼罩在地中海中部到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地界上。

法国气象局也指出,在巴黎建立气象站72年的历史中,此前的最高温是40.4度。但25日下午的持续升温很快打破了这一纪录,并在4点后创造了42.6度的新高点。此外,英国也创下了7月份的高温新纪录,并有望突破历史新高。

从航运到核电厂都被影响

在高温情况下,欧洲各铁路公司纷纷建议旅客尽量推迟出行,且考虑到高温可能会使轨道被压弯,一些国家的火车实行降速,避免对轨道造成损害。

法国环境部长博恩(Élisabeth Borne)称:“我希望每个可以避免或延迟差旅的人都这样去做。这么高温的情况下,不是只有身体状况脆弱的人才会出现健康问题。”

2003年,法国的炎夏曾致1.5万人丧生,其中大多是老年人。面对本次热潮,法国气象局呼吁称要对脆弱和露天活动的人格外关照”。

法国卫生部长布辛(Agnès Buzyn)则表示,这波热浪将影响约2000万人,此次七月底的酷暑红色警戒不仅包括法国南部,也涵盖了法国北部地区,这在法国历史上尚属首次。

法国各地高温概览   来源:WMO网站

在6月28日,法国南部的维拉尔格(Vérargues)市气温曾一度高达46摄氏度,附近的法国南部加拉尔盖莱蒙蒂厄市(Gallargues-le-Montueux)温度也达到了45.9摄氏度。

这是法国现代历史上第一次出现气温超过45摄氏度的现象,比上一次在2003年出现的最高温纪录还要高1.3摄氏度。

德国铁路公司也表示,已预定25~26日火车票的乘客若因高温希望延迟出行,可以在8月4号前免费改签。

与此同时,就如世界气象组织(WMO)此前预警的那样,高温引发干旱使得河流水位下降,并令农业部门出现风险:以莱茵河为例,其水位下降会严重影响在该区域的灌溉,其中受影响最大的就是玉米。

同时,高温令欧洲一些最繁忙的航道水位下降,这导致大立货船和邮轮无法通过多瑙河以及莱茵河水道,而在欧洲,用于发电的煤炭多通过水道进行运输。

法国电力生产约75%都源自核电,然而高温使得法国电力公司不得不宣布暂时关闭两个核反应堆:用于冷却反应堆的河水如果温度太高,将无法达到使用标准,此外该公司还计划将另外两座反应堆的功率减半,这将直接导致法国电价上涨。

据外媒报道,26日欧洲部分地区将迎来降雨和凉爽天气,缓和这一波高强度的热潮。但与此同时,法国北部的20个省,意大利的13个城市和整个比利时都将继续处于红色预警状态。

气候变化让热浪发生概率增加至少五倍

WMO指出,今年全球的热浪和高温发生频率和强度在继续增加,南北半球均创下了许多新的温度记录。

今年,欧洲过早出现的热浪、法国和西班牙的温度超过40°C——这都只是一系列极端天气事件中的一次。

那么为何欧洲屡屡被热浪频频侵袭呢?从事气候归因研究的世界天气归因组织(WWA)对六月底欧洲热浪现象进行研究时指出,正是气候变化,让六月底欧洲热浪发生的概率增加了至少5倍。

WWA的研究并指出,近期在欧洲发生的每一次高温热浪,气候变化都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气候变化让热浪发生可能性增强,也让高温炙烤的程度加剧。气候变化影响再加上欧洲人口老龄化的趋势,热浪对健康的影响更强、致死率也更高。

无独有偶,最近一群日本气象学家对2018年7月席卷日本的高温热浪也进行了归因研究。

这些日本气象学家收集了近55年的气象数据,结合历史海温数据、海冰厚度数据、历史人类活动记录和其他自然影响因素,分别模拟出从1951年至今下受到极端高温影响的区域,和以1850年碳排放量为基准、其他因素保持一致的极端高温影响区域,最终得出结论:如果没有全球变暖的影响,类似18年夏季在日本爆发的极端高温天气根本不会发生。而一旦全球变暖突破2摄氏度,日本每年的极端高温天数会是现在的1.8倍。

责编:冯迪凡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