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科技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他曾节衣缩食,也曾如鱼得水,为何却因一根稻草跌落神坛

第一财经 2019-07-29 17:50:00

冯鑫的背后,折射的是资本烧钱追逐风口的本相,是监管层面对混乱生态的治理过程,创业者心态从耕种到浮躁的转变,也是产业生态回归基本逻辑的必然结果。

源头上讲,现任暴风集团创始人兼CEO的冯鑫并非出身于产品经理,早年间,冯鑫修理BP机、运煤、开馒头厂。其后,冯鑫进入金山担任销售,由于业绩出色,职位一路水涨船高,并先后结识了雷军、周鸿祎、王峰、蔡文胜等人。

7月29日,暴风集团今日周一开盘跌停,股价报5.67元,下跌0.63元,跌幅为10%。舆论旋涡中,舆论两级分化,质疑冯鑫为“贾跃亭第二”者有之,批评他不懂商业逻辑、是“风口上的猪”者有之,当然也有昔日旧友在社交平台为其站台发声,如蓝港互动创始人、董事局主席王峰,美图公司董事长蔡文胜等。

出生于1972年出生的冯鑫混迹江湖多年,一身草莽气,于金山任职销售业务时如鱼得水,于暴风创业筹备上市前紧衣缩食,于暴风估值虚高身价过百亿后,大刀阔斧推进业务布局、却未能及时发现行业风险与资金短板,终于在一根根稻草叠加重压下跌落神坛。

冯鑫的背后,折射的是资本烧钱追逐风口的本相,是监管层面对混乱生态的治理过程,创业者心态从耕种到浮躁的转变,也是产业生态回归基本逻辑的必然结果。

爬升

1988年,冯鑫读了一本《联想为什么》,对杨元庆、郭为、以及整个国内互联网行业产生兴趣,但机缘之下,冯鑫铩羽联想、进入金山,开启了与雷军之间的渊源。

在金山的经历是冯鑫通过销售天分从底层一步步爬升的过程,最为典型的当属在瑞星杀毒软件重围下强推金山毒霸,通过试行“三个月试用版只收五元钱”的策略,冯鑫将金山毒霸推至在国内与瑞星、江民三足鼎立的位置,而他个人也一路升职,历任市场总监、毒霸事业部副总经理。

2004年7月,冯鑫离开金山,被周鸿祎拉入雅虎中国,出任雅虎中国个人软件事业部总经理。一年后,雅虎中国卖给了阿里巴巴,周鸿祎与冯鑫均离职创业。

2005年,是冯鑫的创业起始年,也是中国互联网浪潮中的第一波视频热。

当年2月,三名PayPal员工创立的YouTube上线;4月,王微在上海创立国内第一家视频网站土豆网;5月,周娟创建56网,姚欣在上海注册成立上海聚力传媒技术有限公司,即PPTV;6月,雷量、张洪禹创立PPS;8月,冯鑫推出酷热科技,专注于桌面视频软件开发;9月,风行网上线;12月,冯鑫推出酷热影音。

2006年,由于YouTube被Google以16.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激发国内一波视频创业热与烧钱热。包括六间房、酷6、优酷、迅雷看看与快播等平台相继问世。

乱世之中,美图公司董事长蔡文胜扮演了暴风集团诞生的重要中间人。

2003年,哈尔滨软件工程师周胜军创立暴风影音,但与冯鑫接触之后,周并不愿意将暴风卖给他。其后,蔡文胜以120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买下暴风影音,再转手以另外一个价位卖给冯鑫。2007年1月,冯鑫的新公司暴风网际成立。

另外,在蔡文胜与周鸿祎的推荐下,IDG入局暴风,并以追加投资的方式促使冯鑫买下超级解霸。

资本运作上,冯鑫很早便为公司的上市做准备,可惜由于政策变动、产业环境等原因,暴风上市历经波折,同时也开启了冯鑫与资方之间复杂的关系。

2006年,冯鑫以纳斯达克上市为目标,引入IDG美元资金,搭建VIE架构,后遭遇中概股危机;其后,冯鑫多次尝试港交所、创业板、拆VIE回归A股。

2011年3月,IDG美元基金与经纬中国相继退出,中信金石与IDG人民币基金接盘,暴风拆除VIE架构,完成A股上市主体搭建;2012年,暴风提交IPO申请后,遭遇IPO暂停,历经长时间的IPO空窗期,为了满足上市要求,暴风坚持低成本模式,未参与当时惨烈的视频网站烧钱补贴战。

回忆这段过往,冯鑫称,“国内上市是蛮痛苦的,要求比在美国上市高多了。美国是披露制,你该干嘛干嘛,只要披露就好了。国内要求很多,利润啊什么的,导致你发展处处受影响。比如说,你可能要为了保持利润,在投入上缩手缩脚;或者你怕违规,所以在版权问题上会比别人严苛,一点不敢出事。”

低谷之后的爬升来得太过陡峭,上市四十天内,暴风科技获得36个涨停板,股价由7.14元发行价暴涨至327.01元。有媒体统计称,因为市值飙升,暴风诞生了10 个亿万富翁、31 个千万富翁、66 个百万富翁,冯鑫个人身价超过100亿人民币。

跌落

资本泡沫不仅迷了追高追涨的股民,也迷了冯鑫的眼,暴风一改过去缩衣减食的策略,开始大幅扩大战略版图。

2015年VR风口,暴风魔镜诞生;2016年体育产业热潮,暴风体育诞生;包括互联网金融、区块链硬件、大文娱等热点行业,冯鑫一个不落。

2015年5月,冯鑫提出公司发展转型“全球DT大娱乐”战略,正式宣布暴风从一家网络视频企业全面转型为一个互联网娱乐平台,推出“联邦生态”五大业务群,分别为电视、VR、秀场(直播)、游戏、文化五个大项目。

擅长投资而非募资的时任暴风集团CFO毕士钧意图重资购买一家影视公司、一家游戏公司、一家游戏发行公司,标的包括稻草人影业、立动科技和甘普科技。

2016年3月,冯鑫在发布会上高唱《野子》,“吹啊吹啊我的骄傲放纵,吹啊吹不毁我纯净花园,任风吹,任它乱,”前一位高唱该首歌的系乐视创始人贾跃亭。

歌唱者未能料到政策的变动,2016年证监会调整再融资规则,首发企业需过一年半才能发定增,发行规模不能超过总股本20%,定价不低于发行日前二十日均价,前次募集资金必须使用完毕。同时对于并购重组也是提高审核标准。两则规定皆打到暴风痛点,增发与重组均以失败告终。

投入过多经历在重组与增发而错过其他资本运作的暴风,再次跌入光大52亿收购案,后者也是压垮暴风集团的重量级稻草。

2016年,光大证券旗下全资子公司光大资本联合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等设立浸鑫基金,出资2.6亿元撬动杠杆资金52亿元,跨境并购全球体育赛事版权公司(MP&Silva Holdings S.A,简称MPS)65%股权。

公开资料显示,浸鑫基金是一家结构化基金,包括优先级出资人、中间级投资人与劣后级投资人。其中,优先级投资人出资金额为32亿元,包括招商财富及其关联人共28亿元的出资。招商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系招商基金全资子公司,此次实际出资人即为招商银行。另外,光大资本与暴风集团分别以LP身份出资6000万元和2亿元,系劣后级出资。

原本的计划是浸鑫基金出资47亿元收购MPS公司65%股权,收购完成后18个月内卖给暴风集团,以实现基金退出和资金收益。然而,2018年10月,MPS公司被英国法院宣布破产清算,浸鑫基金投资期限于2019年2月25日届满到期,因投资项目出现风险无法实现退出。

出资6000万劣后的光大资本因普通合伙人身份成为事件兜底方,光大证券因此计提15.21亿元资产减值损失,直接导致其2018年净利润同比下降96.57%。该事件在光大集团内部引发震动,集团层面调任闫峻接替薛峰为光大证券党委书记,在正式任职董事长之前,闫峻作为副董事长履行董事长职务。2019年4月28日,薛峰引咎辞去董事长职位。

另一当事方暴风集团则计提了1.9亿元的资产减值损失。其后,光大证券将暴风集团与冯鑫告上法庭,请求法院判令公司向光大浸辉、上海浸鑫支付因不履行回购义务而导致的部分损失6.88亿元及该等损失的迟延支付利息6330.66万元,合计为7.5亿元。

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冯鑫此番被批捕,主要涉及在此项目的融资过程中存在行贿行为。与冯鑫被相关机关采取控制措施相关的,还有8名人员,这8名人员中既包括暴风集团内部工作人员,以及前工作人员,也包括在MPS并购过程中为冯鑫工作的公司外部人员,其中包括暴风集团前董秘毕士钧。而光大资本一位负责MPS并购项目的关键人物光大资本投资总监、国际并购业务负责人项通,因涉嫌收受贿赂已被公安机关批捕。

暴风集团公告显示,暴风该笔交易权益性减值金额1.4亿,存在4800万坏账损失,同时,冯鑫将自身的1800多万股暴风集团股票质押给浸鑫基金优先合伙人招商资管。

病症

根本上讲,暴风集团重组与增发被否,也侧面印证其虚高股价与业务的泡沫性。家电行业资深分析人士刘步尘认为,冯鑫本人能力也有较大短板,光大52亿海外收购案件是将一切负面因素激化的导火索,但他认为,即使没有光大案,暴风集团更大概率也是走向衰落。

具体到回顾暴风收购稻草熊影业、立动科技、甘普科技股权这件失败案例,冯鑫表示,这场“挫败”是颇为让他后悔的事,“如果不是上市,我会做这个事情吗?我觉得是不会的”“我有点膨胀了”。

梳理暴风集团财报发现,2015年上半年,暴风财报显示实现扭亏,但利润下降七成。当时的原因主要在于公司销售费用、研发费用增长较快,以及股权激励和VR业务带来的亏损;到了2016年财报显示,亏损的业务从暴风魔镜变成了电视,前者已经被暴风拆分成为业务独立运营的公司,而暴风集团旗下硬件生产商、持股27.3%的暴风统帅(暴风TV主体)收入9.29亿元,亏损达到3.58亿元。

暴风集团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11.3亿元,同比下降41.2%;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10.9亿元,上年为5513.9万元,未能维持盈利状态。其中资产减值损失为7.68亿元。

其2019年一季报显示,该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7120.5万元,同比下降81.6%;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1749.5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资产仅剩684.6万元,较去年同期相比大幅下滑71.75%。近日,暴风集团发布业绩预告,预计2019上半年亏损2.35亿至2.30亿元,同比变动-121.33%至-116.62%。

截至今日,暴风集团开盘一字跌停,报价5.67元,封单逾10万手,总市值仅剩18.68亿元。

另外,针对冯鑫作为掌舵者的信誉也屡被质疑。今年3月,冯鑫因涉及服务合同纠纷被法院采取限制消费措施,后因纠纷已了结,限制消费措施被解除;3月14日、4月8日和6月14日,均因“全部未履行”缴纳执行案款而被法院立案,后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标的涉及金额共计约242.2万元;4月,有关暴风TV解散的消息见诸报端,暴风TV多位员工被遣散,业务员被拖欠超过半年工资;7月,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发布的两份裁定书显示,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通过财产调查系统对暴风集团的银行存款、车辆、房产、股权及其他财产进行调查,未发现暴风集团有其他可供执行财产。法院决定将暴风集团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对其进行信用惩戒。

刘步尘对第一财经记者称,乐视有的问题暴风都有,乐视具备的优势暴风未必具备。结果就是乐视倒下了,暴风一定会倒下。具体来说,二者出的问题都是步子迈得太大,资金跟不上投资计划。就暴风而言,其2018年调整战略聚焦TV,加速了集团的衰落。

责编:宁佳彦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关键字

冯鑫暴风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