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全球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只给90天,特朗普施压WTO改革“发展中国家地位”,外交部:做人不能太“美国”了

第一财经 2019-07-30 18:22:40 听新闻

华春莹表示,美方曾在WTO先后提交两份类似提案,每次都是碰了一鼻子灰。美方应有自知之明,清楚这种主张是不得人心的。

在世界贸易组织(WTO)和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进入8月夏休之前,美国特朗普政府再次丢出一份旨在撼动WTO核心价值和基本原则的备忘录,要求USTR在90天内使用一切可用合法方式,对WTO中发展中国家地位问题进行改革。

该备忘录指出,要防止那些“自我指定”为发展中国家,但不具备合适经济指标支持的成员,仍利用WTO规则和谈判中的灵活性。美方还在该备忘录中威胁,若自备忘录签署90天后,USTR认为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则USTR有可能采取单方面取消其作为发展中国家地位、不支持其在经合组织(OECD)中成员地位等多项反制行动。

针对美方所说,如无实质性进展,或采取单方面行动的说法,第一财经记者采访了多位WTO法以及WTO谈判方面的资深专家。各位专家均指出,WTO法中从未授予美方这样的权力做这种事情,且美方此次打击面过为广泛。

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日前的例行记者会上回应称,“特殊与差别待遇”是WTO核心价值和基本原则的重要体现。大多数WTO成员都主张,无论WTO怎么改革,都必须维护这些核心价值和基本原则。

华春莹指出,美方曾在WTO先后提交两份类似提案,每次都是碰了一鼻子灰。美方应有自知之明,清楚这种主张是不得人心的。

年内第三次发难发展中国家地位

白宫在当地时间26日发放的这份备忘录中指出,许多WTO成员方自指定为发展中国家,但在目前经济情况下,这种认定已经不合时宜。并举例称,如以购买力平价计算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文莱、新加坡等世界上最富有的10个经济体中的7个都自称拥有发展中国家地位。同时,在二十国(G20)集团和OECD的成员中,墨西哥,韩国和土耳其等也声称拥有发展中国家地位。

今年1月和2月,美国曾向WTO提交了相关提案和文件,特别是在2月,在提交的一份WTO总理事会草案中,美方提出了如何排除发展中国家地位的四项标准,即是OECD成员、是G20成员、是世界银行规定的高收入国家或者其贸易规模至少占全球商品贸易的0.5%。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贸易学院教授、中国WTO研究会研究部主任崔凡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若按这四条划分,则打击面很大,可能会涉及30多个WTO成员方。

中国世贸组织研究会常务理事、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俭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特朗普政府的这四条标准简单粗暴,WTO成员方中目前约有三分之二都是发展中经济体,且如果只是最后一种算法,恐怕连越南也要算进去。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经济学院教授程大为则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样以多个国际机构的标准去划分WTO成员的方法如此简单,是特朗普政府的特色,不过需要观察的是在此次备忘录中,并未再次提到这四项标准,未来出台名单是否按照这四项标准进行划分还有待观察。

值得注意的是,该备忘录用较大篇幅和各种衡量经济发展的方式提到了中国,但却“巧妙地”没有使用人均GDP的方式来衡量。

周世俭指出,发展中国家关键还是要看人均GDP排名,按照排名来看,中国目前在全球排名在85位。

崔凡亦指出,目前美方在备忘录中提出的许多指标,还是由中国经济体量、经济规模来决定的,但从城市化、和人均GDP水平来看,中国和发达国家(的标准)仍有很大差距,但是美方在备忘录中对此就没有强调,只强调他看到的中国发展起来的指标,这样是不全面的。

华春莹在前述例行记者会上表示,谁是WTO的发展中成员?按照什么样的标准,依据什么样的程序来确定?这也不是一个国家或少数几个国家说了算的,也应由广大WTO成员协商确定,特别是要尊重广大发展中国家的意见。

美方口口声声说公平,事实上只有维护发展中国家定位才能实现真正的贸易公平。华春莹指出:“美方单方面片面夸大一些发展中成员的发展水平,已经多次遭到大多数发展中成员坚决反对。近日,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发布研究报告认为,发展是一个多维度概念,目前关于发展中国家分类是合理的。”

“自指定”并非回避国际责任

华春莹表示,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坚持发展中国家定位,不是回避应尽的国际责任,而是在主张发展中国家的基本权利,也是在维护国际公平正义。

崔凡对第一财经记者强调,自指定方式虽说不是没有缺陷,但仍是整个WTO谈判机制的一部分,而“自指定一国是发展中国家并不意味着就能享受发展中国家的全部优惠,而只是提高了自身谈判地位,使自己在谈判之中,能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具体谈判结果,还是谈判决定的”。

在特朗普政府发出该备忘录后,被“点名”的新加坡亦第一时间回应道,虽然新加坡拥有发展中国家地位,但并未在谈判协议中利用WTO所赋予的“特殊与差别待遇”及其灵活性来获得不公平优势。虽然新加坡仍自指定为发展中国家,不过新加坡同其主要贸易伙伴之间均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关税水平极低。

崔凡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中国在世贸谈判中采取的是实事求是的方式,谈判结果显示,中国有很多发展中国家应当享受的差别待遇并没有完全享受,比如在农业补贴上,发达国家可以补贴农业生产总值的5%,发展中国家可以补贴10%。中国最后谈判的结果是可以补贴8.5%。以此为例,中方并没有达到10%的补贴比例,最后享受到多少还是是谈判决定的。

崔凡指出,中国也曾提出,WTO可以鼓励发展中国家根据自己的发展阶段来承担义务,比如在2005年之后,中国对最不发达国家就给予零关税待遇,这是中国发展阶段提升后,承担更多义务的表现。

华春莹则表示,中国将在WTO谈判中继续作出与自身能力和发展水平相适应的贡献,也将一如既往地帮助其他发展中成员实现共同发展,为维护多边贸易体制、推动世贸组织改革朝正确方向发展贡献力量。

崔凡说,整个发展中国家对全球的治理能力有限,在参与世贸组织谈判时,对规则的谈判能力有限,通过自指定方式,可以提高谈判地位,否定了这种自指定的权利,这是对WTO谈判机制的一种否定,如要改革自指定的谈判,应全面考虑对整体谈判机制进行改革,特别是要维护发展中国家谈判能力,否则很多发展中国家就难以参与。

而针对90天之后的反制行动,程大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这件事情上看不到美方的实际行动,WTO法规没有赋予美方这种权力。

崔凡则表示,以WTO下针对发展中国家发放的促贸援助为例,给不给促贸援助也是WTO统一决定和发放的。“可能的影响就是在涉及到未来谈判中某些国家的便利问题上,可能影响到该国的谈判地位。”他说。

值得注意是,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WTO和USTR都将进入夏休阶段,难以在9月之前进行大规模提案讨论,而该90天的“有效工作时间”实际上也就剩60天左右。目前计划能够在2019年12月结束的谈判为WTO下的渔业补贴谈判,未来还在进行的则是有关电子商务等诸边谈判。

华春莹表示,相信大家的感受和我一样,美方这次就WTO涉发展中国家地位的言行进一步暴露了美国的任性狂妄和自私自利。这种做法与其作为“世界第一大国”的地位是不般配的。现在中国有句很网红的话:做人不能太“美国”了。希望美方有些人能够深刻地反省一下。

责编:盛媛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