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金融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季节因素致信贷社融不达预期,或将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

第一财经 2019-08-12 21:00:01 听新闻

数据回落与季末冲存款行为有关,是预期之内的事情,并且符合过往规律。

8月12日,央行发布7月金融数据,社融和贷款均大幅低于预期,M2、M1也低于前值。

7月,广义货币(M2)同比增长8.1%,增速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均低0.4个百分点,前值8.5%;狭义货币(M1)同比增长3.1%,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1.3个和2个百分点,前值4.4%。

从社融数据、新增人民币贷款来看,实体经济融资需求重回低点。“金融供给侧改革持续发力,金融风险事件在6、7月有所发生,引发银行间市场信用分层,本月社融数据的低迷或许是金融供给侧改革影响信贷投放的一个缩影。”中信证券研究部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明明认为。

此外,多位业内专家分析称,数据回落与季末冲存款行为有关,是预期之内的事情,并且符合过往规律。

社融增速小幅回落

“金融供给侧改革持续发力,金融风险事件在6、7月有所发生,引发银行间市场信用分层,7月社融数据或许是金融供给侧改革影响信贷投放的一个缩影。”明明表示。

7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1.01万亿元,存量同比增速10.7%,较前值回落0.2个百分点。社融新增比上年同期少2103亿元,其中,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增加8086亿元,同比少增4775亿元。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分析,7月信贷增量环比同比都明显回落,除季节性因素外,银行体系内的信用分层压力也一定程度上影响到银行的风险偏好,加之当前实体经济运行压力仍大,表内信贷融资供需两端都不同程度受到影响,进而导致信贷增速明显回落。

联讯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奇霖认为,表外业务项和企业短期贷款成为社融主要拖累项。

此外,由于信贷投放低于预期,也小幅拖累社融增速。连平认为,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大幅减少4563亿,则是7月社融增速小幅回落至10.7%主要因素。考虑到对存量不合新规的表外融资清理期限有所延长,短期表外融资收缩过快对于社融增速的影响可能是暂时的。

企业短贷减少、长贷转好

7月份,人民币贷款增加1.06万亿元,同比少增3975亿元。其中表外业务和企业短期贷款大幅度减少。

“7月企业短贷减少2195亿,表明当前部分金融机构信贷投放依然受到不同程度的流动性约束。”连平称。

分部门看,住户部门贷款增加5112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增加695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4417亿元;非金融企业及机关团体贷款增加2974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减少2195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3678亿元,票据融资增加1284亿元;非银行业金融机构贷款增加2328亿元。

对于企业长贷转好原因,李奇霖分析,一是与监管有意引导银行加大中长期贷款,优化贷款结构有关,二是与二季度末地方债重新放量,基建领域的信贷需求可能有所起色。

为何企业短期信贷增速同比环比均大幅走低?李奇霖认为,企业短期贷款的大幅减少可能与6月季末冲存款行为有关。一般在季末月,为了应对存款考核,银行一方面会利用企业短贷来派生存款,在6月过后,这些短期贷款陆续到期,带来企业短期贷款的大幅减少;另一方面会使企业选择用票据来应对资金结算,在6月过后,替代作用消失形成反馈,此外由于1月份票据冲量较多,6M的票据大量到期也间接造成了票据的大跌。

近期,监管层多次强调不将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地产政策收紧再确定。“地产信贷监管强化,冲击房企信贷。”华泰证券首席宏观研究员李超分析,这成为企业贷款少增的原因之一。

地外,存贷款增速差仍然较大,制约信贷投放,7月末人民币存款余额同比增长8.1%,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0.3个和0.4个百分点,尤其是中小银行风险事件的后续影响逐渐显现,负债端逐渐受限。在此过程中,央行MPA在一季度纳入对制造业企业中长期信贷的考核,银行为了满足中长期贷款比例的监管指标,压降了短期信贷。居民信贷少增则可能源自地产金融监管中对虚假消费贷的打击。

“目前外部环境趋紧,经济内需减弱,未来企业短贷需求是一个重要抓手。”明明预计。

M1、M2增速双双下滑

由于信贷不及预期、市场流动性分层压力、货币政策维持相对稳健等因素综合影响,M1、M2增速双双回落。

7月末,M2余额同比增长8.1%,较前值下行0.4个百分点;M1余额同比增长3.1%,较前值下行1.3个百分点。

“银行表外融资减少叠加信贷不足是M2增速下滑的原因,M1低增速与企业短贷低增相互印证,后续应当继续保持观察,以确定狭义货币增速的底部区间。”明明分析。

8月10日,央行发布《2019年二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透露出短期内货币政策不会轻易大幅宽松的信号。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强调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增大,但要保持宏观调控定力。在这种情况下货币政策仍然坚持以内部为主,兼顾外部因素,保持定力、做好中长跑打算。

明明认为,这意味着和货币政策短期内大幅宽松的可能性很低,会考虑为后续做政策储备。预计年内将以定向支持、金融供给侧改革、贷款利率市场化为主要内容。

李超认为,目前央行货币政策维持稳健灵活适度,仍着重结构性调节支持民营小微企业,预计后续仍会有针对性的定向降准,难以全面宽松。而对于可能存在的信用收缩风险,李超表示,央行大概率将通过多措并举进行对冲,如研究完善中小银行制度性支持,预计TMLF扩围扩量及类似工具存在可能。

连平表示,7月货币政策的主要调控目标在于缓解市场流动性分层压力,并兼顾外部贸易摩擦背景下的压力,并未大幅向松调整对M2增速形成必要支撑。

“未来政策依然会维持稳健状态,鉴于M1、M2增速双双回落,若美联储持续降息,外部降息潮推动,国内适当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引导国内市场利率缓降,降低企业融资成本以及再次实施定向降准等都在可选项之中。”连平称。

责编:石尚惠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