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全球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财长辞职总统败选,阿根廷新政府可能再次违约

第一财经 2019-08-19 20:42:53 听新闻

阿根廷反对党领导人费尔南德斯表示,阿根廷无法偿还IMF的贷款,希望能够延期偿付,进行债务重组。

严峻的经济和金融形势,不得不让阿根廷再次“哭泣”。

尽管阿根廷央行抛出大量外汇进行干预,但上周阿根廷比索汇率由选举前的45.33比索跌到16日收盘时的55比索,下跌幅度为17.58%。

阿根廷的世纪债券进一步下跌,已经跌落至面值50%以下,创出历史新低。投资者表示,当债券跌落至面值50%以下时,表示市场预期债券将进行债务重组。

在选举中保持领先的阿根廷反对党领导人费尔南德斯(Alberto Fernandez)表示,依现况来看,阿根廷将无法偿还国际货币基金(IMF)的贷款,表示希望能够延期偿付,进行债务重组。

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经济研究室主任、研究员岳云霞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前阿根廷市场剧烈的波动表明,一方面,公众担心左翼政府重新上台执政之后,会实施控制资本流动等经济干预主义措施;另一方面,马克里政府当前亲资本、亲市场政策,与阿根廷实际情况产生了差异,很难帮助阿根廷走出经济衰退。

已经辞职的阿根廷财政部长杜霍夫内(左)与已经离开IMF的拉加德,阿根廷如今严峻的经济和金融形势与他们干系甚大

选民被伤透了心

面对阿根廷市场一周以来的股汇债“三杀”,惠誉和标准普尔两家国际信用评级机构在16日分别下调阿根廷的主权债务评级。惠誉将阿根廷评级从B下调两档至CCC,标普从B下调一档至B-。

惠誉表示,下调阿根廷评级反映阿根廷自总统选举初选以来的政策不确定性和金融市场急剧动荡状况,提示阿根廷宏观经济环境恶化的预期以及主权债务违约的可能性。

17日,阿根廷财政部长杜霍夫内(Nicolas Dujovne)宣布辞职,杜霍夫内在递交给总统的辞职信中说,他出任财长期间,为削减财政赤字、减少公共支出竭尽全力。

“我们犯了错,毫无疑问。(但)我们从来没有意识到错误,并竭尽全力予以更正。”杜霍夫内说,他辞职是因为“听取民意”,经济危机当前,政府经济班子需要进行“重大更新”。

就经济政策的改变,其实在14日,马克里已公布了一揽子的补贴和减税措施,希望能协助低收入群体在这次经济危机中渡过难关,同时赢得民心。这些措施包括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减少劳动者个人税费负担、设置中小型企业债务缓冲期、增加劳动者子女补助、增发奖学金等。

就减少劳动者个人税费负担,马克里表示将会把个人所得税的征税门槛上浮20%,这样将能让全国200万劳动者每人每月获得2000阿根廷比索(约合233元人民币)的减税幅度。

马克里表示,新推出的一系列措施将缓解1700万名劳动者及其亲属面临的困难情况,并惠及目前面临不确定性的中小企业。

阿根廷政府近几天所推经济刺激措施,与马克里2015年出任总统以后施行的财政紧缩政策背道而驰。不过,即便违背自己的“初心”,阿根廷百姓也未必领情。因为对很多阿根廷人来说,这些福利措施不仅杯水车薪,而且来得也太晚了。

25岁的阿根廷人斯卡拉(Brenda Scala)表示,通过马克里的新减税方案节省下来的2000比索,甚至没法覆盖每个月的电费账单:“几乎等于没有,事实上人们每个月都在努力做到收支相抵。还有冻结汽油价格,这需要花费(马克里政府)四年时间吗?2000比索不足以赢回选票。”

阿根廷可能再次违约

市场对于反对派的恐惧,主要在于担心其会再次违约。对于市场的担心,费尔南德斯日前表示,阿根廷将在现有条件下努力偿还IMF的贷款,并表示寻求就还款条件进行重新谈判。

费尔南德斯说:“我想说一个无可争议的现实,那就是阿根廷在当前条件下无法偿还所承担的债务。”他进而表示,“要我帮助总统(马克里)就我提议的方式进行重新谈判,这点我没问题。有问题的是如何向IMF解释总统的过失。”

费尔南德斯承认,如果没有IMF的贷款,阿根廷当时可能即将面临违约的问题。但是他表示,与IMF这样重要的国际金融机构的关系应该是“尊重”,而不是“屈服”。

“我们必须明白,我们现在几乎处于违约的状态,这就是为什么阿根廷债券当前价值(如此之低)的原因,因为全世界都知道,他们无法得到偿还。”

费尔南德斯表示,如果他赢得大选,他的目标将是重启阿根廷的经济,加强出口以赚取美元来偿还债务。费尔南德斯还表示,他会寻求与持有阿根廷债券的人谈判。然而要实现这些并不容易。

如果费尔南德斯赢得大选,是否可能出现如同阿根廷2001年债务违约的情况?岳云霞谨慎地表示:“不排除这种可能,因为阿根廷当前的经济情况实在是太差了。”

引爆此次阿根廷经济危机的,是出人意料的总统选举初选结果。此前根据民调预测,此次初选中执政党与反对党支持率十分接近。但初选结果显示,反对党“全民阵线”领导人费尔南德斯和阿前总统克里斯蒂娜的组合以47.65%的支持率赢得初选,而阿现任总统马克里仅获得32.08%的得票。

阿根廷总统选举是今年主要新兴经济体的最后一场全国大选。按流程,总统选举分为初选、第一轮投票和第二轮投票。

原本各党派应通过初选决定最终候选人,但其实主要政党均已决定了最终人选,因此此次初选被视为对阿根廷现政府紧缩政策的一次全民公投。

马克里于2015年正式就职。他承诺以自由市场政策复兴经济,提高透明度和开放市场,并改善与美国的关系。不过,阿根廷一直没有能够走出经济危机,通货膨胀高企,失业率高达10%。

为了缓解经济危机,马克里在2018年中期与IMF签署了570亿美元的贷款协议,作为交换,马克里政府承诺将实施重大的财政调整,而费尔南德斯称这一协议是“有害”的。

为完成IMF借款的条款,在今年年底前基本消除政府预算赤字的承诺,马克里政府正通过增加税收开源,削减支出节流。他下令政府内部停止招聘,削减对电力等公用事业的补贴,还将今年的基础设施发展预算大砍27%。

一下子要节衣缩食,显然严重影响了普通阿根廷民众的基本生活。而费尔南德斯则利用选民对紧缩政策的反感,提出向退休人员提供免费药品,为普通工人提高工资等政策,从而大受欢迎。

岳云霞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实际上初选之前,不少专家已经预计到,马克里在大概率上是很难连任的。

她表示,马克里的主要成就是让阿根廷重新被国际市场接纳,但是在接纳的背后阿根廷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马克里实施了一系列财政紧缩政策,而这些措施在实际上对经济是有害的。他的竞选承诺,让阿根廷经济重新恢复成长,然而这一许诺并没有实现。

“选民一方面没有看到经济变好,另一方面右翼总统在福利方面、民生方面的做法,确实和左翼总统的做法是不一样的,人民没有得到实惠。”岳云霞对第一财经记者解释道。

责编:戚德志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