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全球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特朗普的汽车税威胁和没完没了的脱欧大戏,哪个让德国出口更受伤?

第一财经 2019-09-04 19:26:40

综合多方测算显示,英国脱欧后的前六个月,德国出口将下降10% ,而如美国对汽车开征25%的关税,长期来看德国对美汽车出口将下降50%。这意味着德国汽车对外出口总量将下降7.7%。

英国脱欧的混乱进程正在让德国出口商感受阵痛。

德国联邦统计局最新出炉二季度数据显示,由于全球经济放缓以及贸易紧张形势加剧,依赖出口的德国第二季度季调后国内生产总值(GDP)终值为-0.1%,内需为经济做出贡献而外需减少则拖累了经济增长,其中进出口环比均现萎缩,尤其是出口环比下跌了1.3%。

牛津经济研究院经济学家拉考(Oliver Rakau)指出,这1.3%的下跌是自欧债危机以来,德国出口最大的一次跌幅。

事实上,德国详细的贸易数据显示,今年4~6月期间,德国对美出口出现同比增长,而对英出口却同比大跌15%,环比下降21%,创下自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大跌幅。

“德国汽车行业的危机,以及与英国脱欧相关的波动因素,构成了近期德国出口下滑的主要原因。”拉考指出,由于一季度英国出现了囤货现象(此前预期英国可以在3月29日脱欧),二季度这一情况发生了逆转,这导致对英出口产品的减少占出口下降总量的70%。

英国脱欧:一季度的蜜糖,二季度的砒霜

英国一直是德国主要的出口目的地之一:2018年,德国对英出口占德国对外出口销售总额的约6%,英国是德国商品贸易第五大重要出口目的国。然而英国脱欧之中没完没了的变数令德国出口商承压,英国脱欧这一变量,对于他们而言,是一季度的蜜糖,二季度的砒霜。

按照此前的约定,英国应当在3月29日脱欧,因此大量英国企业抢在一季度下单,以避免无协议脱欧情况出现后,商品需要支付额外的关税。

拉考指出,今年3月,当英国企业为脱欧的最初期限做准备时,德国对英出口比去年同期高出10%,实际上2019年前3个月英国的这种囤货行为,为2019年德国一季度的出口增长构成了重要支撑。

不过此后,由于英国政府将脱欧日期推迟到10月31日,加之英国企业一直在消化库存,德国二季度对英国出口也出现前文所述的巨大下滑。

“二季度的负面回吐(效应)是巨大的,并解释了德国出口急剧下降的原因。”拉考指出。

德国杜塞尔多夫大学国际经济学教授苏德坤(Jens Suedekum)亦表示,德国出口下降的主要原因并非特朗普政府所导致的贸易摩擦,而是缘于英国脱欧,如果德国陷入经济衰退的话,英国脱欧带来的影响要大得多。

不过德国国内其他经济学家也指出,如果特朗普政府在今年11月中期对欧洲推出汽车税的话,那么这种情况可能会发生巨大变化。

当下,美方在有关进口汽车和零部件的“232调查”报告中已经认定,进口汽车及零配件威胁损害美国国家安全,并将在11月14日左右开启下一步行动。特朗普政府从未撤销过这一威胁。

根据德国Ifo经济研究中心计算,如果美国开征25%的汽车税,长期来看德国对美汽车出口将下降50%。这意味着德国汽车对外出口总量将下降7.7%,大概是184亿欧元。

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俭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指出,如果特朗普政府要坚持其竞选理念,即治理全球对美贸易顺差的问题则无法放弃对汽车业的征税,然而如此他们也将得罪自己的西欧盟友,其中受影响最重的就是德国。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副部长刘向东此前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也指出,美国在汽车业上无论是对日本、韩国、德国还是整个欧盟,从美国的利益来说都没有完全放弃关税壁垒这个砝码。

“汽车市场也是特朗普政府需要重新振兴的行业,因为汽车行业后面跟的是钢铁,所以如果不振兴汽车的话,其他工业就没法复兴。”刘向东对第一财经记者指出, 美国是想从汽车的角度重振美国工业化的进程,美国对日本之外的其他国家想法也是一样的,这是最早做“232调查”时美国政府谋定的一个目标,这个目标到现在也没有改变。

无协议脱欧恐将德国拖入经济衰退

目前看来,由于无协议脱欧风险加大,英国企业恐再次重复今年一季度的“囤货”行为,这在短期将为德国进口商带来利好,德国Ifo经济研究中心总裁富斯特(Clemens Fuest)即指出,一季度所发生的一切可能在第三季度重演。

“德国出口商的情绪现在有所好转,” 富斯特表示,目前可以看到德国8月制造业的出口预期有所改善,这主要是缘于9月对英出口出现了增长:“无协议脱欧”威胁正在让英国企业再次抢着进口产品。

不过,从长期看来,经济学家们均认为,英国脱欧带来的负面影响更大。资本经济(Capital Economics)经济学家肯宁汉姆(Andrew Kenningham)指出,“在美国对德国征收汽车税的威胁之下,德国经济前景已经疲软,英国退欧更是一个重大的下行风险。”

肯宁汉姆预测,在英国退出欧盟后的前六个月,德国出口将下降10%,这将削减德国GDP的0.2%。

与英法不同,德国常年依仗出口拉动经济增长,出口占德国GDP47%左右。在英国和法国,这个比例为30%,美国则为12%,而德国国内的主流经济学界也常年认为,由于德国人口结构的原因,在老龄化社会,以促进内需的方式拉动增长的可能性非常有限。

值得指出的是,相比于法国等国,德国出口产品的结构也更容易受到英国脱欧波动的影响。

譬如,汽车和汽车零部件是英国从德国进口最多的产品之一,2018年英国从德国进口了140亿美元左右该类产品,而在英国脱欧进程中,按照德国哈勒莱布尼兹经济研究所(IWH)的最新报告,如英国出现硬脱欧情景,德国国内超过10万个工作岗位将面临威胁,其中德国汽车行业受到的冲击最为明显。

IWH在报告中指出,德国汽车行业有约1.5万个就业岗位是直接或间接依靠对英出口存在的,占全行业就业岗位总数的近1%。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法国,在贸易摩擦加剧和英国脱欧不确定性加强的情况下,由于法国的主要出口产品为医药、葡萄酒、白兰地酒和奢侈品,产品类型受影响较小,根据法国海关公布的2019年上半年数据,2019年上半年法国出口2563亿欧元,进口2833亿欧元,出口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46亿欧元,创下了近8年以来的最好表现。

法国经济研究所Rexecode在近期的一份调查报告中指出,法国是英国脱欧受益最多的国家之一:2月和3月,法国的药品和汽车对外销售都有所增加。

责编:吴将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