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全球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美最大商业团体急了! 日美9月有望通过“打折版”贸易协定,或不包括服务贸易

第一财经 2019-09-13 14:38:54

美国最大的商业游说团体美国商会同其他13个商业协会一道致信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敦促他在日美贸易谈判中不要忘记服务业。

面对有望在9月底签署的日美“迷你”贸易协定,不仅美国农民在观望,此轮谈判中利益未得到充分重视的美国商业团体也在细致计算得失。

当地时间12日,美国最大的商业游说团体美国商会同其他13个商业协会一道致信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称如果美日双方的谈判仅仅止步于促进美国农产品出口和降低特定工业品关税的话,这将浪费谈判机会。

上述信中指出,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应致力于同日本在金融、电信、视听、快递和信息通信技术等服务领域进行谈判,削减市场准入壁垒,且日美贸易协定还应在知识产权、海关管理、投资、政府采购等领域制定强有力的规则。

实际上,USTR在谈判前期的要价期间,曾多次提出对日本谈服务贸易和汇率问题,不过由于特朗普政府急于在贸易方面达成成果,日本得以守住自己立场,将服务贸易排除在这一“迷你”贸易协定之外。

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俭对第一财经记者指出,此次较为明显的是,日本用农业让步换取美方在汽车税和其他领域的豁免,日本同美方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起就有贸易摩擦,积累了丰富的谈判经验。

“被忽略的”美商业团体有点着急

据悉,此次日美将在农业、工业品和数字经济等方面达成一系列协定,但美方此前寄予厚望的服务业几乎没有触碰。

实际上,USTR在呈交美国国会的对日谈判说明文件中,曾将服务业内容列入谈判范围。在2018年年底针对美日谈判的听证会上,美国商会也直接指出,日美之间要达成一个包括农产品、工业品和服务贸易的“综合协定”。

彼时,美国商会、美日商务委员会和美国在日商会还洋洋洒洒列出了17个领域,希望USTR在谈判中可以优先考虑,这其中既包括汽车和化妆品等传统贸易领域,更包括数字贸易、电子支付、金融服务和快递服务等服务贸易领域。

不过,日方从一开始就坚持抵制在服务贸易方面进行谈判,并在同意展开两国谈判的声明中将此次谈判限定为“货物贸易协定”(TAG)。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副部长刘向东对第一财经记者指出,关于日美贸易协定,日方提出来的就是不把服务贸易和汇率放进去,而特朗普政府同意了这样的条件,即日美贸易协定中不再涉及服务贸易和汇率的问题。

不过,如前所述,这一谈判结果引发美商业团体不满,在发给莱特希泽的信中称:“我们敦促政府坚持与日本达成全面、高标准贸易协定的承诺,并确保目前的初步一揽子计划,不会妨碍实现这一更广泛协议的前景。”

周世俭认为,目前的关键问题,是在农业方面有压力的特朗普政府出于选举和农民的双重压力,亟需达成一份贸易协定,美国马上就要秋收了,由于目前美国在全球发起的摩擦,美国很多农产品爆仓,譬如存储大豆对温度要求很高,特定仓库租金昂贵,农民无法承担。

“而日方也看到了美方的这一诉求,双方均有让步,其中美方不再涉及服务贸易已经被视为让步,因为美方毕竟还有汽车税威胁在手。”周世俭表示。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右)与时任日本经济再生大臣茂木敏充(现任外相)

汽车税仍无解

12日,新上任的日本经济再生大臣西村康稔再次确定,会极力确保日美贸易协定在本月内敲定。

根据目前双方所透露的内容,日本计划在牛肉、猪肉等方面对美减税,直接降到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水平,且不需要过渡期。

作为交换,如前所述,日本可能会在汽车税方面得到某些形式的豁免。

此前特朗普表示,他不会“立即”征收更高的汽车关税,但不承诺这一决定是永久性的。

时任日本经济再生大臣茂木敏充表示,这个问题将在“谈判的最后阶段”处理,汽车关税谈判会一直持续。

当下,美方在有关进口汽车和零部件的“232调查”报告中已经认定,进口汽车及零配件威胁美国国家安全,并将在11月14日左右开启下一步行动。特朗普政府从未撤销过这一威胁。

据日媒报道,参与谈判的日本政策制定者都表示,他们不知道如何从特朗普方面获得放弃汽车关税威胁的保证,且担心美方恐对日本对美汽车出口数额设置限制。

“这对谈判代表来说非常困难。”一位日方官员表示,“特朗普随时都可以改变主意。”

目前看来,现已就任日本外相的茂木敏充仍要接过汽车税这一烫手山芋。

刘向东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安倍重新组阁,也是为他接下来的两年起平稳过渡的作用,以便在将来对国内经济和对外布局进行调整时能够稳住。所以,他保留了基本的班底中几大元老,主要在外交上进行了调整。

“茂木之前在做谈判代表的时候,在日美贸易谈判中推动了一定进展,安倍对茂木在这方面的工作表现得十分认可。” 刘向东表示,其实一直以来,日本对外贸易谈判的角色,一直是外务省外相的基本职能,所以在这方面茂木是有经验的,他此前也在外务省担任过职务。

为了稳定接下来面对美国的一些问题,茂木可以发挥一些很重要的作用。刘向东表示:“特别是在日美贸易谈判的过程中,他是很关键的一个角色。接下来,日本要稳定日美之间的关系,需要有这样的一个人来继续对美谈判。”(第一财经记者高雅对本文亦有贡献)

责编:盛媛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