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有料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凌兰芳:中国丝绸再思考丨中国经营者

第一财经 2019-09-22 12:08:01

凌兰芳:中国丝绸再思考丨中国经营者

本期嘉宾:丝绸之路集团董事长 凌兰芳

凌兰芳,1953年出生于浙江湖州,17岁进入浙江茧丝绸企业从事煮茧工作,2002年,在茧丝绸行业工作了三十余年后,年近50岁的他面临下岗。随后,他带着20多位员工开始创业,并接手了任职三十余年的丝绸企业,带领企业扭亏为盈,现任丝绸之路控股集团董事长。

精彩看点

最好的丝绸企业必须走高端路线?

余明阳:就我觉得中国最好的一批丝绸企业必须走高端的路,就像茅台酒对中国酒类的贡献一样,如果茅台的价格上不去,其它酒的空间腾不出来。正因为茅台价格上去了以后,其它的酒厂都获益。我觉得最好的几家企业就做高端,而这个高端的话,不是一个概念的高端。它从蚕的生活环境,桑树的品种的选项,对丝的各种指标的测试都是极致的,而做出来的产品也应该是极致的。

凌兰芳:也应该极致。

余明阳:而一般的低端的企业可以去竞争一些低端的市场,就有分化的市场,才是一个成熟的市场,大家都走一条路,这个市场是不成熟的市场。

凌兰芳:那个余教授举了一个茅台的例子,这些我们都思考过的。我们丝绸是世界丝绸大国,但不是品牌强国,就是说世界十大名牌里头都有丝绸,可是世界丝绸里头,我们中国丝绸没有十大品牌。我们有一个最大的差距,就是我们在品牌的积累这方面。比如说爱马仕有180年的积累,香奈儿也有100多年的积累。这些品牌积累是经过一两百年,已经在消费者里头形成一个系统的、一成不变的、贯穿着一种设计工艺的灵魂。那么我们目前还没有,所以这一方面是我们跟他们的一个差距。所以我们提出的第一个口号,要走进纽约、巴黎,就是要跟那些大牌来一比高低。

企业从代工到自主品牌的抉择

凌兰芳:我们觉得我们老是给人家做嫁衣厂,这个OEM,也不是个事儿,必须要自己要有一个自主品牌。2008年,我们首先创立了一个品牌。当时是奥运会召开有一个口号叫做“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刘欢跟莎拉·布莱曼去唱了一首歌,叫“我和你心连心,同住地球村”。那么那一年呢,我们刚好要上家纺、床品,那么我想这个很有意思,我们就在刘欢的欢字,莎拉·布莱曼的莎字各取一个字,创立了一个品牌叫欢莎。

刘晔:这个品牌名是这么来的?

凌兰芳:对,欢莎。从床品,这个盖的、铺的、枕头的、地毯的、挂毯的、窗帘的、拖鞋的、家居服的,这一整套。

刘晔:把你们家全包了。

凌兰芳:都包了,这个觉得好像是走高端路线。然后在全国都布点,我们在杭州大厦、南京金鹰等等,这些有名的一线大都市我们都入驻,一下子驻了40多个,特别来劲。

当时呢,我们对互联网有点排斥。我们总认为这个丝绸那么贵,不像你买一双皮鞋,或者买条衬衫这样子的。

刘晔:你总要去摸一摸、看一看,你怎么能在网上下单?

凌兰芳:你总要体验一下,一个是柔滑,一个是色彩的鲜艳,颜色的饱和度,这个厚薄等等。你这个都没有体验过,你也不会下单,几千块或者上万块来买我的产品,我们觉得这个对我们行不通。那么实际上我们是错的。互联网+是对每个行业都可以加的,至于怎么个加法,恰恰是怎么个加法,这个课题是做给你的,要我来回答的,而不是说……

刘晔:让互联网来回答的。

凌兰芳:对。

第一财经《中国经营者》出品

编 导 康菊霜

责 编 朱琳

制片人 蔡如一

责编:程蕾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