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此刻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A股首单 “同股不同权”过会!阿里腾讯围攻 优刻得业绩或成隐忧丨热公司

第一财经 2019-10-14 18:45:37

9月27日,云计算服务商优刻得顺利过会,10月8日,优刻得在科创板提交注册,距离上市仅一步之遥。这意味A股“同股不同权第一股”的光环很可能花落优刻得。
A股首单 “同股不同权”过会!阿里腾讯围攻 优刻得业绩或成隐忧丨热公司

9月27日,云计算服务商优刻得顺利过会,10月8日,优刻得在科创板提交注册,距离上市仅一步之遥。这意味A股“同股不同权第一股”的光环很可能花落优刻得。

据招股书介绍,优刻得是国内领先的中立第三方云计算服务商。据IDC发布的报告,2018年上半年优刻得在中国公有云IaaS市场中占比4.8%,位列阿里云、腾讯云、中国电信、AWS、金山云之后,排名第六位。

按照优刻得创始人季昕华的说法,目前市场中有70%到80%的APP运用都要放在云上,包括游戏、视频、打车软件、外卖,甚至12306订票网站都是在云上运转。云计算能让创业者实现“拎包入住”,不需要购买服务器和机房、不需要进行数据安全和运营的维护,能随时按照自己的需求调整云端的架构,从而让创业过程更省、更快、更安全和更强壮。

正因为云计算的市场空间庞大,而优刻得作为中立第三方服务商的佼佼者也得到独特的待遇。

优刻得是目前A股市场中,首家设置“特别表决权”(即“同股不同权”,能让管理层以较低的持股比例仍保持公司的控制权)和“超额配售权”(上市后承销商可以根据股价高低再次进行配售)的公司。

此外,优刻得的客户也让人眼前一亮,教育、金融、游戏、视频等一应俱全,爱艺奇、中国移动、百联、邮储银行等都是它的客户。

大牌的客户、特殊的配置、庞大的市场空间,这背后优刻得创始人季昕华功不可没。

从传奇黑客到云计算千亿理想国

1979年出生的季昕华,被媒体称为“中国首代黑客”,他曾公开表示,全世界能成功从ATM上取钱且自己卡上的钱不会少的黑客只有两个人,其中美国著名黑客巴纳拜·杰克已经离奇死亡,如今存活的只剩他一人。

虽然季昕华的说法无法得到印证,但曾是任正非、马化腾重要下属,接受过柳传志的投资,拥有华为、腾讯、盛大等企业工作十多年的丰富履历,还是让季昕华成为业界传奇人物。

公开资料显示,季昕华2009年6月开始担任盛大在线副总裁、首席安全官、盛大云CEO,全面负责过盛大云计算平台的研发和管理。此前,季昕华曾在华为做过2年安全部经理,后加盟腾讯,担任了5年的安全中心副总经理。2012年,他放弃盛大云CEO职位,创办优刻得,这一年,中国公有云增速高达73%。

从“中国首代黑客”到“首席安全官”再到“云服务”,季昕华光鲜的履历很快吸引了一大笔投资。启信宝数据显示,优刻得成立两年不到就拿到了千万美金融资,此后,又陆续拿到中国移动、贝塔斯曼、君联资本等大佬的真金白银。

经过多轮融资之后,优刻得的股东名单早已“藏龙卧虎”。启信宝显示,海澜之家、伊利、华泰证券、江苏广播电视集团、赣州国资委、兴业银行等均直接或间接参股其中。

优刻得深受资本追捧的背后,正是云计算整个市场的高歌猛进。据中国通信院统计数据,2018年全球公有云市场规模增长到1392亿美元,同比增速超过25%,这其中,中国市场领跑全球,增速高达66%,而公有云正是优刻得的最主要的收入来源,收入占比超过85%。

季昕华曾公开表示,上市只是企业的第一步,优刻得的梦想是对标阿里巴巴,让数千万的创业公司实现上市。

然而,也正是季昕华心心念念的阿里,让他在云计算市场中的日子并不好过。

阿里腾讯亚马逊巨头夹击优刻得夹缝求生

虽然优刻得一直对外宣称,自己是中国最大的中立云计算服务商,然而在中国公有云市场中,优刻得仅排名第六,而且巨头们的优势正在进一步扩大。

2018年,优刻得实现营业收入11.87亿,归母净利润0.8亿元,收入增速为41%。然而这一增速仍低于中国市场平均的66%,更远逊于占据中国云计算市场几乎半壁江山的阿里云超过90%的增速。

实际上,在过去三年,优刻得的市场份额一直在下滑,腹背受敌。2017年上半年,优刻得仍跻身在中国公有云IaaS市场的第五名,市场占有率约为5.5%,然而一年过后,优刻得在该市场的份额下降为4.8%,被挤出了前五。

除了阿里和亚马逊的猛烈攻击之外,2018年公有云市场厂商频频发力,华为、百度、京东等均得力于其强大的生态实力,实现了高达市场平均水平2到8倍的迅猛增长。

前有堵截,后有追兵,即便在云计算这个高速增长的市场,优刻得的日子也并不好过。

招股书显示,2016年优刻得净利润为-2.11亿元,2017年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5927.99万元,2018年盈利进一步达7714.80万元。但是,优刻得的净利润增长势头在2019年上半年发生突变——2019年上半年仅实现盈利778.44万元,2019年1月到9月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更是骤降98%,仅剩130万元至150万元。

面对业绩“变脸”,优刻得在招股书中坦言,导致2019年上半年公司净利润下滑的因素包括主要产品降价、固定资产成本上升、下游互联网行业增速放缓以及云计算市场竞争激烈等因素,上述因素在短期内可能进一步持续,公司2019年全年及以后年度存在业绩持续下滑甚至亏损的风险。

章和投资管理合伙人高国垒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和巨头们相比,优刻得提供的独立第三方云计算服务的确具有其独立性、安全性等优势,但是资本支出和市场扩张一直是压在它头上的一把利剑,因此优刻得一直在谋求上市。高国磊表示,优刻得曾经谋求在A股上市,所以可能选择牺牲市场来实现利润,如今科创板的推出,让优刻得没了后顾之忧,可以更专心专注研发和市场开拓,未必不是件好事。

一边是创始人靓丽的背景和云计算高速发展的前景,一边是巨头夹击、业绩的大幅下滑,优刻得是否能在巨头云集的云计算领域突围,挑战巨大,也许只有时间才能给出答案。

责编:赵伟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