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金融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信托ABS发行规模大增逾三成,仍以事务管理角色为主

第一财经 2019-10-14 22:39:22 听新闻

ABS或将成信托业转型方向。

严监管之下,资产证券化业务(ABS)或将成信托业转型方向。

截至10月14日,信托公司ABS业务规模大幅攀升至逾8000亿,同比增长32%,ABS业务似乎正在成为信托公司转型的新领域。

在业内人士看来,未来ABS市场可能会继续扩张,但信托公司需明确权责归属和信息披露,才能实现长期可持续性的盈利模式。

信托ABS大幅攀升

今年7月以来,房地产信托受到严格监管后增速持续回落。

中国信托登记有限责任公司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8月末,信托存续规模持续回落至21.1万亿元。其中信托资金投向房地行业占比逐步下滑,9月新增规模中,投向房地产的募集金额环比下降32.08%,规模占比环比下降3.02%,滑落至第四位,是连续三个月下降,也是八个月来规模占比首次低于15%。

加之为落实监管要求,全年信托业通道业务也进一步放缓。8月中旬,多家信托公司曾收到监管部门差异化窗口指导,要求控制通道业务规模。

第一财经记者根据wind数据统计,截至2019年10月14日,信托ABS(包含CLO和ABN)规模攀升至8000亿,同比增长32%,ABS业务似乎正在成为信托公司转型的新领域。

根据Wind数据统计,截至10月14日,共有279只信托ABS项目发行,发行总规模8294.45亿元,同比增长32%。

其中有20家信托公司发行了CLO(贷款抵押债券),累计发行119只,发行总额6378.67亿元,2018年同期对应的数字分别为94只,5743.33亿元;以及33家信托公司参与发行ABN(资产支持票据),累计发行160只,发行总额1915.78亿元,已超过去年全年发行总规模96只,1261.25亿元。

中粮资本战略投资部高级经理郎达群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信托公司在ABS项目中扮演的角色主要是发行载体。

其中ABN项目的基础资产类型主要是应收账款债权、租赁债权、信托受益权等,信托公司作为发行人参与ABN发行,选择的基础资产类型以租赁债权、应收账款债权和信托受益债权居多;而在银行CLO业务上,由于基础资产多以较为分散的传统个人贷款为主,例如房地产抵押贷款、汽车贷款等,信托公司一般作为发行人和受托机构来参与发行工作。

市场将继续扩张

实际上,信托ABS规模攀升从2018年就已初见端倪,2018年全年共有252只信托ABS项目发行,发行总规模10584.6亿元。较2017年的167只,6547亿元,规模增长约62%。

对于信托ABS规模攀升的原因,郎达群表示,资管新规政策的出台,令去杠杆、去通道成为信托行业主旋律,信托资产规模从2017年26.2万亿高位回落至2019年的22.5万亿,以通道业务为主的单一资金信托占比由高峰时的80%压降至当前的40%左右。通道业务的受限推动信托行业主动转型发展ABS业务,利用信托的牌照优势,通过设立特殊目的的信托来为发行载体解决风险隔离、盘活存量资产。由于ABS属于资管新规鼓励的业务转型方向,因而受到市场广泛青睐。

根据原银监会发布的《金融机构信贷资产证券化监督管理办法》,应由信托担任特殊目的受托机构发行信贷资产支持证券;交易商协会颁布的《非金融企业资产支持票据指引》中亦规定,ABN的发行载体可以为特定目的信托。

东方证券固收研究团队分析原因称,由于资管新规对“资产管理产品”的定义中并不包括ABS业务,因此ABS不受杠杆和嵌套的相关规定影响,在非标资产被动收缩的压力下,ABS可以成为非标转标的途径,ABS市场可能会继续扩张。

普益标准研究员夏雨对第一财经表示,不论是信贷ABS、企业ABS还是ABN业务,信托公司在2018年、2019年均保持了较快的规模增长,对于信托公司整体ABS业务而言,其增长既有内生动力又有外部动力。内生动力是信托公司在资管新规下的转型诉求;外部动力一方面是ABS业务得到了监管政策的大力支持,市场逐步发展壮大,获得了越来越多的融资方和投资者的青睐,另一方面是委贷新规、银信合作新规、资管新规等在内的一系列强监管措施对银行非标规模、业务回表的监管要求,这刺激了银行通过信贷ABS来实现资产出表、调节资产结构、降低资本压力的需求。

从发展趋势来看,“随着资产新规落地,信托公司开展ABS不再局限于通道角色,开始深度介入从基础资产筛选到产品发行,乃至于后续的管理和信息披露等流程。信托公司开展ABS业务一方面提升了信托公司的管理费收入,另一方面也能促进信托公司由被动通道向主动管理转型,实现财富管理、资产管理、投行服务‘三轮驱动’的发展模式。”郎达群说道。

信托权责待明确

资产证券化业务迅猛扩张的同时,其风险也在逐渐凸显。

联合资信总裁万华伟此前在中国债券市场信用风险展望论坛上表示,由于2019年ABS处于兑付高峰期需持续警惕违约风险,其中个人消费贷款和保理融资成为最大偿付规模的资产类型。而民企发行人方面,则关注再融资压力和信用状况分化的情况,市场需持续警惕资产证券化产品的违约风险。

此外信托公司在ABS项目中绝大部分仍充当事务管理角色,主导权较低,且长期盈利模式不清晰,也导致信托公司权责不明确的问题。

郎达群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过去信托公司参与ABS业务往往是利用牌照优势扮演通道的角色更重,而现在随着监管政策引导行业向主动管理方向转型,信托公司作为发行人和受托人的管理角色将更加重要。信托公司在ABS业务当中,以标的所有权、收益权的转移为权责划分依据将更加明确。对于ABS业务存在的违约风险,信托公司只有充分发挥其作为ABS业务发行人和受托人在项目筛选、产品发行、风险管控上的作用,明确权责归属和信息披露,才能实现长期可持续性的盈利模式。

夏雨对第一财经表示,不同于传统信托业务,ABS业务需重点关注基础资产的现金流情况,以其主体的信用情况,以及原始权益人的风险情况。

责编:林洁琛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