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评论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一财朋友圈·薛洪言 | PayPal入华 外来和尚难念经

第一财经 2019-10-22 13:26:35

美国支付巨头PayPal曲线入华,外来的和尚能念好国内的经吗?能为中国支付市场带来什么改变?

美国支付巨头PayPal曲线入华,犹如板结的湖面中投入一块大石,每个人都关心,这块石头能否砸出一道裂痕,撼动国内支付格局。

PayPal不仅是美国支付巨头,也是国际支付巨头。据2018年数据,PayPal已开拓全球200多个市场,美国以外的市场贡献了43%的交易量和54%的净收入。

国内的支付机构差不多都长一个样,PayPal显然与之不同,国际化程度让国内支付机构望尘莫及。正因为这样,PayPal入华才会给人想象空间。问题是,外来的和尚能念好国内的经吗?

PayPal是谁?

很多人认识PayPal,是从支付宝开始的。市场普遍认为,支付宝与PayPal之间,有一段青出于蓝的故事。

PayPal成立于1998年,2002年被ebay并购,成为ebay买卖双方的交易工具;2003年,淘宝上线支付宝,为买卖双方提供担保交易。从先后次序看,支付宝的灵感来自于PayPal。

最初的几年,支付宝与PayPal就像两条平行线,在不同的市场做着相似的事情,例如从支付工具演变成支付钱包,再衍生出信用支付(贷款)产品。2014年,二者开始在战略层面出现重大差异——这一年,蚂蚁金服成立,全面转向综合性金融服务集团,而PayPal则酝酿与ebay拆分,谋求独立上市。

之后的一年里,两者分别完成了各自的大动作,支付宝再次战略升级,从金融服务平台转型生活服务平台;PayPal则如愿上市,开始在华尔街的指挥棒下为规模和营收奔跑。

三年后,二者已决然不同。支付宝变身一站式生活服务平台,而PayPal仍是一家支付机构,支付营收贡献占比高达89%。

那么,仅就支付业务本身来看,PayPal的表现究竟如何呢?

(1)交易规模

PayPal是国际支付巨头,但与国内支付机构比规模,也只是二线水平。2018年,PayPal在全球共计实现交易量5087亿美元(不含网关支付),折合人民币4万亿元,放在中国市场(2018年国内非银行支付交易规模208万亿元),占比不足2%。

从增长趋势看,2013年以来,PayPal交易规模年均增速在20%-30%之间,与同期国内支付机构动辄上百的增速比,只能说差强人意。

(2)盈利能力

交易规模虽不占优势,但PayPal的盈利能力绝对羡煞旁人。2018年,PayPal实现净利润20.57亿美元,折合人民币141亿元。相比之下,国内支付机构困于盈利难的僵局,不得不为三斗米折腰,个别机构甚至不惜铤而走险,违规经营以至罚单不断。即便是几个巨头,也是通过“贷款补贴支付”实现商业层面的可持续性。

PayPal的盈利,取决于其远高于国内同业的收费标准。以美元入账为例,PayPal的支付费率一般在交易额3.4%以上(视商家交易额差异化定价,最高可升至4.4%),且需支付0.3美元/笔的固定费用。若涉及货币兑换,PayPal还要单独收取货币兑换费。而PayPal自身的支付成本费率基本在1%以下,意味着支付交易的毛利空间至少在2.4个百分点以上,扣除其他运营成本,仍然有较大的盈利空间。

从这个角度看,PayPal高盈利并无什么秘密武器,纯粹是低竞争下的高定价所致。一旦深度涉足中国市场,一样会陷入盈利难困境。反过来讲,国内支付机构争相走出去,看中的也是国际市场更高的毛利空间。

PayPal入华,破局点在哪里?

PayPal是一家立足欧美、交易规模中等、盈利能力强、国际化程度高的支付机构,人畜无害,国内支付机构只有发力海外时才会视之为竞争对手。但随着PayPal收购国付宝70%的股权,人们开始关心,PayPal进来后能为中国支付市场带来什么改变?

从业务资质看,国付宝持有互联网支付、移动支付、基金支付、跨境人民币支付以及预付费卡发行与受理等支付牌照和业务许可,缺失了收单牌照,意味着PayPal很难在线下市场与国内支付巨头一较高下,战场仍在线上。

线上支付,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线上场景,而国内大的线上交易场景基本均已布局支付牌照,给PayPal的腾挪空间非常有限。

一则缺乏C端用户基础。国付宝没有C端基础,PayPal虽有2.67亿年度活跃用户,在中国市场却没什么积累。一个缺乏C端用户的支付机构,对交易场景方而言,只会额外增加消费者负担(新增绑卡及实名认证等环节),降低交易成功率,合作积极性自然不大。

二则大规模拓客空间不再。没有用户,可以营销获客。但看看中国中小支付机构的生存现状,就知道C端获客有多难、成本有多高。此外,PayPal面临的是C端用户和B端商户的双边获客问题,这两类客户均习惯了国内的补贴打法,习惯了高毛利的PayPal是否愿意走上补贴之路呢?即便做出这个艰难的决定,作为一家独立上市公司,是否有魄力在中国市场投入百亿资金来打赢这场战争呢?大概率是不可能的。

所以,放眼未来三五年,PayPal在国内市场的突破口只有一个:跨境支付。以此为突破口,积累C端用户、累计B端商户,三五年后视市场和政策变化再做打算。

说到跨境支付,PayPal还是底气十足的。

一方面,国际化是PayPal的差异化优势。PayPal支付平台遍及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支持100多种货币支付和56种货币提现操作。

另一方面,跨境贸易支付一直是PayPal国际化布局的重要抓手。近年来,跨境贸易支付一直为PayPal稳定贡献着约20%的交易量。

PayPal对跨境贸易支付的倚重,固然有跨境支付高费率的考虑,更多地还是受限于牌照限制。支付属于持牌金融业务,而PayPal在很多国家没有获得支付牌照,无法进行本地用户间的汇款交易,只好把重心放在跨境支付上,在中国、东南亚和南美洲的大部分市场,PayPal的重心均是跨境支付。

某种意义上,欧美市场以外核心牌照的缺失,也是PayPal交易规模高度依赖美国和欧洲市场的原因。从2018年数据看,PayPal的净收入,54%来自美国,20%来自欧盟(不含英国),11%来自英国,而其他近两百个国家和地区仅贡献不到15%的净收入。

此外,长期在跨境支付市场中摸爬滚打,外汇风险管理能力也成为PayPal差异化竞争力的一部分。2015年之前,PayPal在财务上一直受困于汇率风险,如2014年外汇兑美元损失2500万美元,2013年损失800万美元,之后通过对套期保值等风险对冲工具的灵活应用,PayPal具备了强大的汇率风险管理能力,汇兑损失已无法再对这家国际支付巨头带来威胁。

问题来了,既然现阶段PayPal发力重点仍然是跨境支付,收购国付宝的意义何在呢?最大的意义就是获得了国内支付牌照,可以把跨境支付用户转化为中国境内支付用户,经过三五年的积累,大举发力中国境内市场就有了底气和基础。

PayPal之后还有PayPal们

对任何一家国际化布局的金融机构来讲,进入中国市场都具有战略重要性,恰逢中国金融市场加大对外开放的时间窗口,对PayPal来讲,此时布局中国市场不需要过多的考虑,无论进入中国市场后取得怎样的成绩,都是后话,进来本身就具有战略意义。

对PayPal如此,对其他国际巨头也是如此。PayPal收购了国付宝,其他国际巨头也不会错失机会。国内有一百多张移动支付牌照,除了头部的几家,多数支付机构日子过得艰辛,大概率也愿意把控制权拱手相让。

所以,对于国内支付市场而言,虽然PayPal入华本身影响有限,但PayPal只是先行者,PayPal之后还有更多的PayPal们要进来。进来的机构多了,无论是国内市场竞争规则,还是国内支付机构的国际化布局,都有了新的想象空间,中国第三方支付市场,自会揭开新的一页。

本文为一财朋友圈特约专栏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责编:吴昊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